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一百零五章 毫無壓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 毫無壓力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原本以為這裁判已經介紹完規則,沒想到還在那邊碎碎念。

「諸位可以看到自己圓桌上邊有個簽筒,諸位先進行抽籤然後依照簽裡邊的天干地支進行分組,每組為七人總共分成七組。」

裁判停頓了一下,突然眼神微眯笑道:「諸位也看到了面前的梅花酒,所以此次飛花令的關鍵字是『梅』。諸位請1

規則終於講完,坐在位置上的眾人紛紛進行抽籤,大家面色緊張開始尋找座位,他們都在擔自己會不會碰到一些有才華的書生。

林宇心情愉悅,絲毫沒有感覺到任何壓力,順手在圓桌上抽出一個簽,上邊寫著「乙」字,便尋著一個貼有「乙」標誌的位置坐下,緊接著又陸續走過來六個人,其中一位竟然是彭雲傑。

一見到面前的林宇,彭雲傑先是臉上露出欣喜的神色,旋即趕忙臉上笑容收斂,待會圓桌這邊七人當中只能勝出一人,現在大家可都是敵人了。

酒桌上除了林宇跟彭雲傑兩人認識之外,其他五個人都是陌生人互不相識,大家都是為了遊園賞詩大會的頭魁而來,所以很快的氣氛就明顯變得有些火藥味了。

彭雲傑這次又當先一人說道,:「諸位,我先作個引子,梅花嶺里見新詩,感激情深過楚辭。」

「越梅半拆輕寒里,冰清淡薄籠藍水。」第二人人面色緊張,趕緊吟詩。

「柳,柳色梅芳何處所,風前雪裡覓芳菲。」節奏越來越快,到了第三人開始出現猶豫。

「一樹寒梅白玉條,迥林村路傍溪橋。」第四人心裡已經想好,迅速說道。

……

……

第一**家有驚無限的過了,林宇笑容淡淡,舉起酒杯有喝了一盞,這梅花酒香氣淡淡,非常爽口。

到了第二輪又有兩人敗下,現在場間只剩下五個人,緊接著第三輪開始又是一人敗下陣來,期間林宇又喝了幾杯梅花酒,臉色泛出些許醉意,剩下的四個人目露驚異的看著他,現在可是賦詩,這人竟如此大膽喝酒,不怕亂了思緒嗎?

只聽第三個人念道「江南幾度梅花發,人在天涯鬢已斑。」

林宇面色輕鬆笑道:「聞君寺后野梅發,香蜜染成宮樣黃。」

很快到了第四輪又有兩人搖頭嘆息退下,現在桌子上邊,竟然只剩下彭雲傑還有林宇。

而遠處已經有幾個桌子決出了最後的勝者,林宇看了下紫蘇的桌子,沒有任何懸念紫蘇已經勝出,臉色平淡的向著林宇這邊走過來。

這時候,彭雲傑念道:「梅雪爭春未肯降,騷人擱筆費評章。」

「有梅無雪不精神,有雪無酒俗了人。」林宇洒然一笑,便又將手裡梅花酒一飲而荊不一會兒,桌子上那一壺對於輸者作為懲罰的梅花酒已經被林宇一飲而荊

彭雲傑臉色激動道:「塞北梅花羌笛吹,淮南桂樹小山詞。」

林宇淡淡笑道:「千點寒梅曉角中,一番春信畫樓東。」

彭雲傑已經快要詞窮了,在肚裡一陣搜刮,最後咬緊牙關道:「年年芳信負梅紅,江畔垂垂又欲開。」

彭雲傑此詩一出,站在旁邊的紫蘇眉頭輕皺,林宇淡淡一笑道:「梅花得意佔群芳,雪后追尋笑我忙。」

終於別的桌都已經比完了,最後只剩下林宇兩人兩人,眾人心生好奇紛紛過來圍觀,走進一看林宇這般放肆喝酒,實在佩服,甚至眾人心裡邊還有些羨慕林宇這般喝酒,竟然顯示得這般瀟洒肆意。

「…我輸了。」

就在這時,彭雲傑突然出聲說道,他心裡不甘,最後只能淡淡一笑,舉起桌上的梅花酒對著林宇敬了一杯道:「余林兄弟高才1

「彭兄客氣1林宇一飲而荊

彭雲傑見林宇這般瀟洒,不由自主的洒然而笑,能夠一邊喝酒,一邊作詩自己輸得不冤埃旁邊圍觀的眾人也是目瞪口呆,別的桌上都是殺得你死我活,這邊反倒是客氣的互相敬酒,這畫面是不是太和諧了。再看林宇,眾人見他一邊飲酒一邊作詩,而且還是信手拈來,似乎沒有任何壓力,眾人眼裡滿是佩服。

這時,裁判官眯著眼睛,臉露微笑來到眾人面前大聲說道:「諸位,七組比賽已經勝出,今日眾位能夠來到此地皆為飽學之士,即便已被淘汰但都是文采斐然之士,切勿寒心,明天遊園賞詩大會,等候諸位再來明志1裁判又舉起一杯梅花酒說道:「今日郊區梅園,梅花怒放,諸位已經念了如此多的行花令,可要好好前去欣賞一番才是,這梅花酒便是梅園裡的梅花糧造的,諸位請1

原本正在喝酒的林宇白了裁判一眼,這裁判不會是自己想喝,然後碎碎念找的借口吧。不過,自己能勝出林宇倒是沒覺得意外,這行花令若是比酒量跟詩詞,林宇可能有壓力,畢竟酒量不行,但是比詩詞的話《唐詩三百首》這個buff加成也不是虛的。

喝了點梅花酒有點頭暈但還不至於酒醉,林宇站了起來跟紫蘇等人匯合,按照規則,他們兩人都得了第一自然是可以直接前往梅花園林了。

原本一些人才子垂頭喪氣準備離開,忽然人群中有人傳來一些消息,眾人立馬炸開了鍋。

「聽說紅姑娘今年參加了遊園賞詩大會1

「紫蘇姑娘已經準備前往梅花園林了1

「聽說怡紅院裡邊那位傳說中的「傻瓜公子」也已經前往梅花園林了1

……

……

「走吧1林宇眼睛惺忪笑道。

紫蘇跟在後邊,突然說道:「你方才為何不佐證他的詩句,他明顯錯了。」紫蘇說的是方才彭雲傑說的詩句,「年年芳信負梅紅,江畔垂垂又欲開。」,應當是

「聽說怡紅院裡邊那位傳說中的「傻瓜公子」也已經前往梅花園林了1

「聽說怡紅院裡邊那位傳說中的「傻瓜公子」也已經前往梅花園林了1

「聽說怡紅院裡邊那位傳說中的「傻瓜公子」也已經前往梅花園林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