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百零六章 無詩酒不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 無詩酒不雅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自己與彭雲傑沒有矛盾,再者這彭雲傑也是為了贏所以可能一時激動說錯話。比起那徐寒山惺惺作態,林宇反倒覺得這個彭雲傑看起來順眼多了,雖然好勝心極強,但整個過程沒有表現出任何驕傲蠻橫的態度,反倒是主動與人搭訕交流。

那梅花酒雖然酒精濃度不高,但這具身體顯然還不是很適應喝酒,林宇微微醉意走在眾人前邊,忽然一陣寒風吹過,頓時清醒了不少。

沿著雪道一陣晃悠的走著,忽而一陣奪目璀璨的光線映入眼帘,林宇抬起惺忪的眼睛,而後慢慢睜大,臉色平靜的他慢慢開始有了變化,最後臉色滿是驚訝的表情,林宇直接被眼前的的畫面震撼到。

各式各樣五彩繽紛的燈籠掛在梅花樹上,紅色的梅花艷若桃李燦如雲霞,又猶如燃燒的焰火、舞動的彩旗,極為絢麗,頗具感染力。整個畫面猶如一幅繽紛壯麗的彩色墨畫在林宇的面前慢慢鋪陳開來,令人目眩神迷!

而在其中一棵巨大的梅花樹下,遊客們圍坐於樹下,林宇的目光掃向眾人,立馬發現了幾個不算熟的熟人,徐寒山目光冰冷的瞥了他一眼冷哼一聲轉向別處,溫庭易仍然一副醉意濃濃的樣子似乎隨時都會睡著,陸居正身子直挺挺的站在幾人的身後目不斜視。

「奇怪了。」

後邊跟著的一位才子疑惑說道:「我方才聽聞那怡紅院的紅姑娘也會參加此次遊園賞詩大會的決賽,怎麼沒有看到人影呢?」

「以訛傳訛而已,紅姑娘只是來觀看比賽的,你沒看到紅姑娘已經正坐在那觀眾席上面嗎。」另外一位才子說道。

林宇尋著他們所指的方向,果然在觀眾席上看到了一道紅色的倩影。

……

……

觀眾席上,幾位遊客臉色有些緊張,目光時不時的看向旁邊,那裡坐著一位女孩,身著一襲紅色紗衣,膚若白雪美眸如水,她的臉上依然是帶著那一面紅色的面紗,寒風將她的紅髮吹起,猶如一朵暗夜裡的玫瑰在的悄然綻放。

紅姑娘將手上的糯米糰子放進懷裡,因為天冷的原因這些糯米糰子變得跟石頭一樣硬。

她忽然似乎有所意識,美眸望向梅園園林大門的方向,剛好看到一張還算熟悉的面孔。

就是那一張還算熟悉的面孔,催使她前來梅花園林。

見到他還在看著自己,紅姑娘鬼使神差地竟然輕輕點了點頭。

像似在打招呼。

又像是在說,

我認識你。

……

……

林宇嘴角微微仰起,心裡想到,這位紅姑娘不會是在跟自己打招呼吧,應該是自己的錯覺。

想起前段時間怡紅院裡邊的賞曲覓知音,林宇愈加覺得實在太荒唐了。而且,自己既然就這麼莽撞的往怡紅院裡面沖,得罪了曲焱不算,最後偷雞不成還反被小娘子姐姐發現了唇櫻..

這時,有幾位小廝一臉恭敬的將林宇等人都引進梅花園林里,李玉還有白小雪等人則是被安排到觀眾席上邊。也不知道,偶然還是錯覺,還是大會的安排,林宇發現紫蘇竟然坐在自己旁邊。

而在其他的八個位置上,還坐著陸居正,徐寒山,還有一直像似沒睡醒一般的溫庭易,另外五個位置則是跟林宇一同通過行花令的五位晉級者。

旁邊一位老者向林宇等人走了過來,只見這位老者滿鬢白髮,下顎還留著一撮小山羊鬍,他雙眼凹陷且有些渾濁,一副老態龍鐘的樣子,身上穿著一件褐色的仕服,尖著喉嚨突然高聲喊道:「此番遊園賞詩大會的決賽,八位候選者已經產生1

觀眾席上邊立馬傳來一陣騷動啞然,見到紫蘇還有溫庭易還有徐寒山等人大家倒不覺得意外,畢竟幾人一開始就是大會最終頭魁爭議的焦點,不過今年反倒是出現了幾張陌生面孔,尤其是林宇眾人還是第一次見到他。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林宇臉色平靜,倒不覺得有些意外,或者說現在眾人的反應是他一開始就已經有所預料,不過現在聲勢還不夠,必須還有有一些添加劑才行。

「遊園賞詩大會乃是天都城的一大盛會,下面我們先感謝白家酒樓此次對遊園賞詩大會全程的贊助支持1老者尖聲喊道。

林宇心裡覺得好笑,看來白富貴這次廣告是下了血本,這老者開口直接先感謝贊助商了。

只聽老者繼續介紹道:「在大賽開始之前,讓我們歡迎文學院院士莫大人,朗州都郡郡主曹大人,天都兆尹薛大人1

林宇的嘴角上揚一個弧度,看向那位天都兆尹薛大人,這位薛大人跟墨上易貌似關係也不錯啊,都是喜歡跟在墨上易後邊搖著尾巴的護犬。至於另外兩個人,反倒是有些陌生了,尤其那文學院的院士,從未聽說過,看來下次得將文學院打聽清楚才行。

老者又繼續喊道:「八位賞詩大會的候選者已經就位,此次遊園賞詩的大會的決賽與往年相同,賞梅品詩,要求八人輪番斗詩,最終決出最終的勝利者。各位候選者請稍作休息,先品鑒梅花酒1

老者話剛剛說完,便陸陸續續出現幾位靚麗的侍女身穿粉色琉璃長裙,美人手裡提著一壺梅花佳糧來到眾人身邊,眾人的面前都擺著酒杯,侍女輕輕的在酒杯里倒上梅花酒,酒杯八分滿。

侍女這才行了一禮,轉身準備退下。

「別!別!別1

就在這時,坐在旁邊的溫庭出聲易阻止一位準備離開的侍女。

「這酒壺還是先放在我這邊吧,這酒聞著就香,一杯哪能夠我喝呢。」

徐寒山心裡一陣氣悶,這都什麼時候竟然還顧著喝酒!陸居正則是臉色憋得通紅,溫兄怎可如此無禮,這可是大庭廣眾之下,不應當是謹言慎行才是嗎!

侍女面露難色眼神尋問老者,老者臉色尷尬捋了下山羊鬍,示意侍女將酒壺放下。

林宇點頭笑道:「有酒必有詩,無詩酒不雅,無酒詩不神,也給我留一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