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百零七章 斗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 斗詩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溫庭易聽到「無酒詩不雅,無酒詩不神」臉上露出欣喜神色。

他本就是好酒之人,所以這位大才子,極其崇拜且喜愛古人喝酒作詩的飄逸洒脫之感,在他的之前的所有作品當中,「酒詩」佔有非常大的比重。

而且作的酒詩要麼豪氣衝天,要麼愁悶無奈,有得寫得非常靜美雅緻,有得則是一股淡淡的哀愁,但更多的「酒詩」卻是彰顯他隨心所欲與隨遇而安的個性。

認識溫庭易的人都知道,這位大才子若是遇到志同道合的人,飲起酒來那可是「一杯一杯復一杯」,好不痛快!

要知道這位大才子還有眾人皆知的習慣,那便是每到喝至盡興醉態朦朧之時,如若隱約覺得自己有睡意,便會趁著心底還有一些雅興,抱著一架古琴在檐下、湖邊、亭榭隨意彈奏一曲。

總之,這位溫庭易大才子習慣享受一切隨意、隨喜、隨遇而安的感覺!

「古人言:有酒學仙,無酒學佛。這位兄才竟然說出如此絕妙之語,我倆定要互敬一杯1

溫庭易取過侍女放下的酒壺,往桌上銀白色的酒杯倒了一盞,緊接著又往林宇桌上的酒杯倒了一盞。

「兄才,請1

林宇覺得好笑,自己之所以將酒壺留下,一部分原因是覺得這梅花酒味道不錯,另外一個原因是為了打發無聊。見溫庭易態度如此誠懇,不像弄虛作假,自己也不好拒絕,只能拿起酒杯一飲而荊

坐在一邊的徐寒山瞬間氣得臉紅脖子粗,尤其是見到溫庭易親自給林宇倒酒的時候,恨不得把他的臉摁在雪地上面摩擦!

「無酒詩不雅,無酒詩不神。就憑兄才剛才說的這一句話,你這個朋友我溫某交定了。」

溫庭易話剛說完,又給林宇倒了一杯。觀眾席上邊,見到兩人你來我往竟然喝起酒來,似乎已經忘記現在是在參加比賽,眾人面面相覷一臉懵逼。

裁判老頭臉色尷尬,輕輕咳嗽道:「諸位若是已經休息完畢,就請回到座位做好準備,遊園賞詩大會的決賽即將開始1

「此次決賽乃是斗詩賽,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所以本次決賽依然採用淘汰賽制,最終將會有一位決勝者勝出。本次決賽總共有八名候選人分別進行對決,所以會比賽採用三輪對決,前兩輪由三名大人進行投票表決勝出者,最次者直接淘汰。最後一輪,將會剩下兩位才子進行對決,則是由觀眾席上邊的一百位遊客進行投票表決,以票數多者,勝出1

林宇點了點頭,這個規則還是挺符合這個遊園賞詩大會的主題的,尤其是最後一輪由觀眾席上的大家進行投票表決,直接是全民參與,應了「賞詩」兩個字的主題。

「各位才子可是聽清了老朽說的規則?」

老朽擠出一個微笑,見到眾人點頭表尖著桑子大喊道:「第一輪比賽開始1

「當——」

隨著裁判老頭這一聲大喊,後邊一位小廝舉起鑼錘用力的敲了一下大鑼。

裁判老頭大聲說道:「第一輪比賽題目,請諸位才子各賦一首《詠梅詩》1

林宇注意到桌上諸位臉色皆是平靜淡然,似乎對第一輪這個詠梅詩的題目並不是很意外,他仔細一想便想通了,既然此次大會眾人游的是梅花園林,此時若不是詠梅詩反倒少了一些應景的感覺了。所以,參加大會之前,眾人應該也想到了這一點,私底下或多或少在詠梅詩上邊都費了一些功夫。

不過,在裁判老頭說完比賽規則跟題目以後,即便眾人已經提前做好準備,但桌上的諸位卻並沒有著急上前賦詩。畢竟這詠梅詩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再者能夠參加這最後決賽的可都是最有的角逐者,都不是省油的燈啊!

徐寒山眼神輕蔑的看了林宇一眼,心裡早就忍不住想要嘲諷一波了,便在眾人沉思之時站了起來,對著三位大人行了一禮,道:「學生徐寒山,詠梅詩一首:

眾芳搖落獨暄妍,佔盡風情向梅園。

疏影橫斜枝清白,暗香浮動月漸純。

霜雪欲下先埋眼,粉花如知合斷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須檀板黃金樽。」

嘩!此詩一出掌聲如雷,觀眾席上邊紛紛應和,眾人或多或少都是懂得詩詞文學的,這徐寒山做的這首詩不算最佳,但卻贏在應時應景,直接將遊園賞詩大會的盛景表現了出來。

幾位大人互相對視一眼微笑點頭,這徐寒山他們三人早就略有耳聞,知道乃是江南有名的才子,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當即三位大人舉起手上的木牌,上邊都寫著:過。

裁判老頭立馬大聲報道:「江南才子徐寒山,過1

陸居正態度恭謹站了起來,對著三位大人俯身行了一大禮,道:「學生陸居正,亦有詠梅詩一首,請三位大人品鑒一番:

萬木凍欲折,孤根暖獨回。

前日深雪裡,昨夜一枝開。

風遞幽香出,初窺素艷來。

明年如應律,先發映春台。」

陸居正這一首詩念完,觀眾席上邊大家先是一愣,而後掌聲更加激烈。三位大人喜笑顏開,很明顯比起徐寒山,這位陸居正所作的詩,更加富有內涵,花謝花開乃是自然規律,陸居正這首詩的確佳品。

徐寒山目光幽幽,一句話都沒說。三位大人旋即舉起手中的牌子,裁判老頭一看,喜笑顏開道:「陸居正,過1

「啊!余兄,你先稍等片刻,我且作詩一首,我倆再繼續喝酒。」溫庭易說道。

林宇覺得好笑,溫庭易這話,說得這般瀟洒,頗有一副江湖劍客的味道:你先稍等片刻,我且先殺幾個人頭,再與你閑敘幾句。好生有趣!

「」的一聲,溫庭易推開椅子站了起來,搖搖晃晃似乎站不穩身子,林宇見著他這樣子,心裡暗道,這傢伙晚上到底喝了多少。

三位大人眉頭緊皺,他們似乎對這位大才子溫庭易印象都不怎麼好。

徐寒山眼底寒芒更盛,原本他是打算讓溫庭易參加比賽可以趁機羞辱林宇一番,現在反而適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