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一百零九章 詠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詠雪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學院的院士都作出如此高的的評價了,另外兩位大人自然非常識趣,在裁判老頭微眯著眼睛注視下,他們三人同時舉起了手中的牌子。

裁判老頭點了點頭,笑道:「余林公子,過1

——唰!

觀眾席上眾人的目光瞬間全部注視著林宇,這位公子是誰為何從未聽說過他的名字,而且幾位評委對他所作的詠梅詩評價似乎都非常高!旋即,突然幾個小道消息不脛而走,有人在傳據說這位公子與那傳說中的小馬夫長得有些相像。

「小馬夫」這三個字現在,在天都可謂是不小的名頭,尤其是前些時日那一則「九九消寒一鳴驚眾人,小馬夫醉枕美人香車」的消息,早已經是傳得街頭巷尾沸沸揚揚!

美人香車,自然指的是紫蘇姑娘的馬車,至於「醉枕」二字,不免令人引起無限的遐想,當然眾人,更多的是羨慕小馬夫艷福不淺,大家傳得頭頭是道,每個人都彷彿親眼所見一般!

觀眾席上眾人議論的聲音並沒有刻意的降低,甚至一些有些不堪入耳的聲響也傳來出來。紫蘇臉色平靜,即便大庭廣眾之下被人如此議論她仍然是面不改色,似乎不受任何影響。

這如同她先前自己所說的一樣,流丸止於甌臾,流言止於知者,自己行的正坐的直,做自己想做的事,何須受外人道也?

但她還是忍不住看了一下林宇的反應,見林宇神態平靜喝著梅花酒,紫蘇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對不起。」紫蘇歉意道。

「恩?」

「如若不是我自作主張將你送回林府,現在或許就不會被人這般編排了。」

林宇笑道:「流言蜚語本就是無所不在的,否則世界便不能稱其為世界,要是沒有千千萬萬的人都會因為閑得發慌像蚊子一樣大批大批的死去了。」自己原先的現代社會八卦消息本就滿天飛,更何況現在的這個時代,八卦本身就是大家茶餘飯後的甜點,幾千年如是。

紫蘇嘴角輕輕微抿,這時候林宇突然說道道:「不過,在下能夠同紫蘇姑娘一起被人談論,想來若不是幾千年來修得的福分,怕是都沒法如此幸運了。」

紫蘇白了他一眼,原本對於林宇的印象還微微有些好的改觀,這才一會兒時間,這人立馬就變得這般無賴,自己果然不能給他好臉色看。不過,被林宇這般無禮的調侃,紫蘇原本有些過意不去的心情,立馬就一掃而空了。

徐寒山見到他們二人竊竊私語,心裡氣急暗自決定,下一輪定要狠狠的搓搓林宇的風頭。

第一輪比賽淘汰了兩個人,剩下六個人有驚無險的進入到第二輪的斗詩賽,裁判老頭掃視了林宇等人幾眼,見大家已經做好準備便大聲喊道:「第二輪比賽開始1

眾人臉色驟然變得有些嚴肅,這第二輪可不比第一輪輕鬆,而且這第二輪可是直接淘汰四名候選人,只晉級兩個進行最後終的決賽!

裁判來頭繼續說道:「第二輪比賽題目,請諸位才子各賦一首《詠雪詩》1

一聽到是詠雪詩坐在座位上的幾人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若說詠梅詩心裡還有些準備,這詠雪詩可就全靠臨場發揮了。再者這詠雪詩自古以來不乏名詩佳句,若是想要從中脫穎而出如果不獨辟巧徑,想要獲得幾位大人的賞識似乎有些難度。所以這第二輪,不禁只是為了考察臨場發揮而已,更考驗大家的才華。

陸居正心裡對徐寒山過意不去,便想著先幫徐寒山壓制一下林宇,當即先站了出來行禮道:「學生陸居正,詠雪詩一首,請三位大人品鑒一番:

綠葉飄零花自落,綠肥紅瘦已成昨。

一夜北風送卷席,混沌重開天地闊。」

陸居正這一首依然堅持了第一輪的風格,反應了大自然花開花謝的規律的,但在這基礎上又上升到天地復始的思考,意境可謂是更上一層樓。

三位大人低頭商議一番卻沒有立馬給出結果,裁判老頭也不好出聲催促,比賽只能繼續進行,徐寒山瞥了林宇一眼便恭敬行禮道:「學生徐寒山,詠雪詩一首:

霜梅先拆嶺頭枝,萬卉千花凍不知。

留得和羹滋味在,任他風雪苦相欺。」

徐寒山似乎動了真格,這一首詠雪詩可謂是意境深遠,此詩一出觀眾席上眾人微微嘩然,幾位大人又是面露為難神色。

徐寒山對於這個結果非常滿意,得意的瞥了林宇一眼,卻見到林宇正低頭跟紫蘇說話,愉悅的心情立馬變得非常糟糕。

裁判老頭眉頭一擰,這種狀況今年還是第一次出現。

無奈,他只能繼續說道:「溫大才子,請1

溫庭易痴痴一笑,搖頭晃腦道:

「瓊林玄圃葉。桂樹日南華。豈若天庭瑞。輕雪帶風斜。

三晨喜盈尺。六齣崇花。明朝闕門外。應見海神車。」

溫庭易這首詩一出,眾人再次動容,若說徐寒山意境深遠,那溫庭易這一首就是意境獨特,可謂是令人覺得新奇眼前一亮了。林宇見到三位大人就跟蹲在茅坑憋著什麼一樣,也不好點破什麼,搶在紫蘇的面前先站了起來。

紫蘇原本已經在心裡想好了詩詞,卻見到林宇比自己先站起來,並沒有出聲阻止,想來這次他定是胸有成竹了。

觀眾席上眾人見到竟然是這位「小馬夫」先上場,頓時來了精神,要知道現在林宇可是眾人關注的焦點。

林宇說道:「三位大人若是不好判斷誰能夠進入最後一輪的比賽,不如我幫幾位大人先確定一位名額。」

三位大人面露不解神色,陸居正當場喝道:「簡直是笑話!誰能進入這最後一輪決賽,大人只有自己的一番定奪,何須你來直指1對於林宇的這般無禮的言論,陸居正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看。

林宇看向陸居正,淡淡一笑道:「別人晉級的名額,自然輪不到我管。但我晉級的名額,我卻能夠自己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