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百一十章 寒江垂釣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 寒江垂釣詩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我的晉級名額,由我決定!

林宇這一句話說得是氣勢豪邁堅定有力,可謂擲地有聲。

若是其他的參賽者說這句話,怕是早就被遊客一陣嘲諷趕出比賽了。但是,林宇說完這句話,卻沒有一位觀眾敢出聲笑話,每個人心裡邊似乎不約而同的選擇去相信林宇,相信這位「小馬夫」的確能夠做得到。

這是一種盲目的期待!

或許是因為這位小馬夫是唯一進過紫蘇姑娘攏亦或許是因為小馬夫第一輪的比賽變現太過精彩。總之,現在就連坐在位置上的三位大人,眼神裡邊似乎對也多出一些期待的味道。

學院院士莫大人說道:「既然你這般自信,那我倒要好好的洗耳恭聽了。」

大人已經發話,徐寒山自然不好再說什麼,心裡暗道,我倒你是如何決定自己名額的!

旋即怒摔一下衣袖,狠狠瞪了林宇一眼這才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林宇臉上保持著一貫淡定的笑容,先是對著三位大人行了一禮,這才緩緩吟道: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眾人先是一愣,而後不知是誰先反應過來當即立馬鼓掌,緊接著掌聲猶如排山倒海之勢響徹整個梅花園林,遠處有遊客聽到如此巨大聲響紛紛跑過來觀看,不一會兒便人山人海。

學院的院士莫大人年過六旬,可謂是一生醉心於詩道,聽完林宇所念的詠雪詩,他輕聲跟著低吟,每每讀至結處,便又倒頭再讀全詩,頓時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油然生出!

莫大人點頭笑道:「渺渺幾語,對比襯托,千山萬徑之廣遠襯託孤舟老翁之渺小,鳥絕人滅之闃寂對比老翁垂釣之生趣,畫面之安謐冷寂襯託人物心緒之涌動。這簡直就是一幅生動的寒江獨釣圖啊1

座座山峰,看不見飛鳥的形影,條條小路,也都沒有人們的足跡,整個大地覆蓋著茫茫白雪,一位穿著蓑衣、戴著笠帽的老漁翁,乘著一葉孤舟,在寒江上獨自垂釣。

「難怪如此自信,就憑這一首詠雪詩,這一輪晉級的名額非你莫屬。」

徐寒山和陸居正臉色驟然變得非常難看,吳大人這句話無異於是承認林宇晉級決賽的資格。溫庭易當即哈哈大笑,似乎這比賽與自己毫無關係,聽到林宇念出如此佳句,立馬舉起酒壺往林宇的酒杯倒了一盞,兩人便開始舉杯邀飲。

坐在位置上的紫蘇原本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是輕輕落了地,即便能夠念出這樣的詩句,但也不能如此唐突莽撞,幸虧剛才幾位大人沒有將他趕出去。

紫蘇如柳葉般的眉微微輕皺,疑惑道:「他這人平時作風這般放蕩不羈沒個正形,今日這首詩卻作得這般凄冷實在是令人有些意外。」

要知道,在任何的詩詞藝術作品當中,是絕不會有「純粹」的風景詩或風景畫。

不管是風景詩還是風景畫,裡面總是要或多或少地反映賦作者的感情和現實想要表達的內容的,紫蘇的目光緊緊盯著林宇,他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這詩竟是如此的寒冷孤獨。

旋即,紫蘇似乎意識到什麼,臉紅到脖子里,輕聲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與自己又何關係1

裁判老頭眯著一張笑臉看向三位大人,坐在位置上老神在在的三位大人,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舉起手上的牌子,裁判老頭大聲喊道:「余林公子,過1

嘩!

觀眾席上眾人再一次爆發出如潮水般的掌聲,前邊三位候選人可是都當場作了詠雪詩,但三位大人都不好作出決定,但輪到林宇卻是立馬就通過了,毫無疑問第二輪比試林宇又是幾人之最。

就在這時,觀眾席上有人提出紫蘇姑娘還沒有作吟雪詩,這林宇可不一定能當得這一輪當中的幾人之最。圍觀的眾人這才反應過來,這紫蘇姑娘可是當今第一才女,作出的吟雪詩自然也是一等一的,眾人立馬將目光看向紫蘇,都在期待著這位大才女會作出怎樣的吟雪詩。

紫蘇身著一襲紫衣,從座位上款款的走了出來,來到三位大人面前行了一禮,卻沒有立馬作出詩來,而是低頭思忖。她的腦海里忽然冒出方才林宇念詩嚴肅的模樣,白皙的臉蛋不由得泛出淡淡的粉紅。

林宇將手上的酒杯放下,抬頭一看到,發現紫蘇兩邊的臉頰連同後面修長白皙的脖頸好像整個都紅了,嫣紅透白的煞是好看。

紫蘇低頭思忖時,那一雙晶亮的眸子微微顫動,明凈清澈,燦若繁星,非常的吸引人。就在這時,原本緊皺的秀眉慢慢的舒展開來,似乎是已經想到了好的吟雪詩。她的嘴角微微揚起,眼睛立馬彎的像月牙兒一樣,彷彿那靈韻也溢了出來。一顰一笑之間,高貴的神色自然流露,讓人不得不驚嘆於她清雅靈秀的光芒。

觀眾席上邊,眾人早已經沉醉於欣賞紫蘇的美貌當中,唯有紅姑娘美麗的眸子從未在林宇的身上移開過,尤其是在聽完林宇方才念的那一首寒江垂釣詩的時候。對於林宇身份的困惑似乎又加深了一層,她想起第一次在怡紅院相識的時候,這位公子在作詩的時那一雙彷彿可以望穿天穹的黑眸和帶著淡淡冷漠的氣息,方才又聽到林宇作的那一首寒江垂釣詩,意境如此的凄涼孤獨。

紅姑娘自問自己也是一個孤獨之人,一直都是一個人在躲在角落裡蜷縮著生存著。

賞曲覓知音的時候,林宇讀懂了她琴音裡邊的孤獨。她原本以為林宇讀懂了自己,那兩人應該是同一種的人才對,所以她才會好奇的來決賽的地方看他,但現在在聽完林宇所念的詩,她卻發現自己根本就讀不懂林宇。

他為何如此的孤獨。

流落天涯誰見問,少卿應識子卿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