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百一十四章 紅姑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四章 紅姑娘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這些年裡天都城最為有名的歌姬當屬紅姑娘,她賣藝不賣身,一曲動聽嫻熟的琴音能夠令聽客迷醉流連忘返,儘管紅姑娘的臉上帶著紅色面紗,但她那明凈清澈,燦若繁星的乾淨眸子卻給人美的享受。對於美麗的事物,人們總是喜歡無限的遐想,終於在一部分書生才子賦詩讚嘆的輿論發酵下,這位怡紅院第一歌姬在某一天成為了天都的第三輪明月。

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慕名而來的貴族子弟在早已踏破怡紅院的門檻,縱有一擲千金只為博美人掀紗一笑,無奈任憑少爺們如何放開手腳大掏荷包,紅姑娘卻不曾有過點頭答應。

時間推移到四個月前,紅姑娘賞曲覓知音引得天都轟動,街頭巷尾紛紛前往,最後聽說乃是一位無名公子獲得美人座上賓的資格,眾人無不唏噓扼腕嘆息,但緊接著那無名公子卻是拒絕美人相邀,眾人先是一愣,再一愣,有人砸吧嘴道「莫不是瞎了眼?」亦有人幸災樂禍道「怕是真的傻吧」,總之那無名公子自稱天都第一傻瓜少爺,這名頭竟然也就這麼坐實了。

絢爛璀璨的煙花在夜空中炸響,五顏六色的迷虹光芒浸染在純白晶瑩的雪花上,雪花帶著璀璨柔和的光暈,點點滴滴的落在梅花樹上,落在彩燈之上,落在梅花酒里,等等等等…整個夜空就像是在下著金色繽紛的雨滴,如此古色古香的畫面就如同一幅色彩斑斕的水墨畫,賞心悅目。

此刻,眾人卻無心顧暇。

在這個時代,若是有人作出叫好的詩詞或者曲子,不出幾日便會被天都河對岸的怡紅院的姑娘們譜好曲子爭相彈唱,在一些詩會或者才子聚會當中人們更是習慣將所作的歌賦寫與紙上,一方面是為了方便有名伶需要贈送傳唱,一方面自然是為了…面子。因此,有的人聚會也會邀請歌姬名伶參加遊玩彈曲助興。

見到紅姑娘走到林宇面前的時候,相當多的人心裡還是有些艷羨的,紅姑娘怕是準備向余林公子討得幾首詞曲去了,以前遊園賞詩大會也曾出現過這樣景象眾人自然是見怪不怪。

不過,這次是紅姑娘親自討要倒是令人多少有些驚訝,畢竟紅姑娘一手琴音傳響天都遠近聞名,這次余林公子奪得詩魁,若是再寫出幾首詞曲被紅姑娘一經彈唱傳播,只怕不出幾日便是風光無二了,此等聲名遠揚在場的才子又怎能不羨慕。

但情況卻是人們無法預料的!

在聽到二人對話,那余林又說出自己的名字的時候,眾人皆是一愣,這天都城被稱作的林宇的不多不少。但自稱第一傻瓜少爺的可不多,尤其是「傻瓜少爺」這四個字,立馬驚醒了一部分人靈敏的神經,緊接著內心所帶來的震撼與驚訝,並且夾雜著難以置信的情緒立馬牽動著眾人臉上的肌肉。

驚呼聲四起,有人當即大叫一聲「這不就是那日當庭與曲焱公子對抗的傻瓜公子1忽而一雙雙目光,瞪得猶如銅鈴,猶如火炬,似乎要將包裹在林宇外邊的斗篷、錦衣,都看穿。

純潔的白雪落在紅姑娘長長整齊的睫毛上令它微微眨動,那一雙清澈的眸子帶著頑孩一般的笑意,彎成月牙似的。紅姑比林宇矮半個頭,所以當她抬起頭的時候,可以清楚的看到林宇上下滾動的喉結,那形狀就像核桃一樣大。「恭喜林公子獲得遊園賞詩大會的頭魁。」

「純屬運氣。」

「林公子自那日離開,再不曾來過怡紅院了。」

「諸事繁忙,沒法脫身。」

「姑娘近幾日可是學得了幾首琴曲,他日林公子若是有空希望可以品鑒一番。」

「一定,一定。」

兩人旁若無人的聊著,聽得是眾人一愣一愣。白小雪趕緊伸出小手,不管不顧的抱住林宇的一直手臂鼓著腮幫子瞪著眼睛看向紅姑娘,說道:「不去!傻瓜林宇才不會去那種不知廉恥的地方,」

乾朝風氣雖然較為開放,但男女之間自然還是隔閡著,講究於情於理,即便是夫妻雙發大庭廣眾之下牽著手,那也是會遭人斜視的。白小雪現在這樣抱著林宇的手,自然是非常失禮,但小姑娘是有著自己的原因的,她與寒傾月自幼一起長大不說,紫蘇若是被她視作偶像,那寒傾月便是姐姐。

林宇已經跟寒傾月訂婚,將來定是要結為連理的,小姑娘雖然見識不多,但怡紅院這等風月場所平常在酒樓裡邊耳讀目染也大概有了輪廓,自然對那種場所沒有任何好感。現在聽到紅姑娘主動邀請,又聽到林宇竟然答應,小姑娘心裡一陣埋怨林宇,怎可以如此對傾月姐姐不忠,再想著自己必須阻止才行,所以才會如此唐突失禮。

這小妮子情緒如此激動,倒是有些出乎林宇的意料,他輕輕掙脫著白小雪抱著的小手,笑道:「現在可是大庭廣眾之下。」

白小雪小嘴驚呼鬆開小手,白皙的臉蛋變得滾燙極了,整個腮幫子猶如塗上了一抹胭脂,見到林宇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這才反應過來他是故意取笑自己,當即,露出小虎牙準備撲過去咬他,忽而記起怎麼多人看著,壓低聲音氣哼哼道:「看我回去不告訴傾月姐姐1

紅姑娘身體微彎行了一禮,道:「遊園賞詩大會已經結束,姑娘便先行離開了。」

緊緊了懷裡裹著的油紙,可以感受到糯米糕傳來冰冰涼涼的溫度,紅姑娘又向幾位大人行了一禮,這才向著遠處的黝黑的雪道款款走去,漸漸地紅色的倩影慢慢消失在暗處當中。

無視掉遊客們看向自己詭異狐疑的目光,林宇對著三位大人行禮拜謝自言準備離開,三位大人受寵若驚趕忙還禮,尤其是天都兆府臉色慌亂叫來幾位小廝準備送別林宇,林宇再三拒絕,這才作罷。

回去的路上,眾人走在前頭,白小雪時不時回頭用小眼睛瞪著林宇。

林宇依然跟著紫蘇走在人群後邊,但兩人不是並著肩走,而是一前一後。

踩著地上的酥雪,看著漆黑的夜空。

漆黑的雪道上邊掛著燈籠,所以路還是能看得清的。

林宇輕輕嘆息一聲道:「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