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一百一十七章 蜜煎甜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 蜜煎甜糕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發燒在古代可不算小事。

若是在現代發燒嚴重一些的打個點滴再出一身汗基本也就好了,但現在是冬天焐出汗明顯有點難度甚至有可能更嚴重。

原本林宇醒過來只感覺頭有點昏沉,小青在旁邊緊張的關注著,為了讓她放心林宇便擺了擺手,吃了點早飯,便拿著一張凳子起了個火爐在房間里看書,直到日上三竿,等他開始注意到這燒並不是自己所想得那麼簡單的時候,已經有些遲了。

身體發燙,火爐也在旁邊烤著,但卻感覺非常得冷,看了一會書整個身上骨節開始酸疼,他試著摸向手背,能夠感覺明顯在發熱。

小青從外邊回來正準備叫少爺吃午飯,但見得他臉色越來越不好,試著摸下額頭,滾燙極了,臉色一板,「少爺,你身體越來越燙…不行,我得趕緊去告訴老爺還有小姐。」

林宇說道:「沒事,我去床上躺會,休息一下就好了。」

早上小青就準備將林宇的病情通知寒傾月還有林傲意,但都被林宇阻止了,若是被他們兩個知道,怕是自己又要在床上躺好幾天了。

小青嘴唇輕咬,將林宇扶回房間躺下,便急沖沖的跑開,想來是準備跟寒傾月說少爺的病情,林宇無奈苦笑,可能是的確有些疲憊了,眼皮微酸很沉,林宇便沉沉睡了過去。

……

……

意識逐漸有些恢復,但還是感覺頭暈昏沉。

隱隱約約,林宇感覺到自己的耳邊傳來聲音。

「將軍,小姐,且先放心,林宇少爺尺膚熱甚,脈盛躁者,乃是病溫發燒。這幾日接連大雪降溫,所以才會偶感風寒。我這便到藥房里抓幾貼葯,待得少爺醒來服下,今明兩天若是不發熱了,便也就慢慢好了。」大夫說道。

「進寶,你且先隨大夫一起過去抓藥,記得回來時到南坊街的甜果鋪多買一些蜜煎甜糕,林宇怕葯苦,我怕他吃藥會鬧…」寒傾月輕聲囑咐,待得意識到林宇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林宇了,便又準備出聲阻止。

只是,已經來不見了,進寶答應一聲,便急沖沖跟隨大夫一起走出去。

躺在床上的林宇,嘴角露出微微笑意,感覺腦袋昏沉沉得,便又睡了過去。

……

……

記不清睡了多久,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感覺全身酸麻沒有力氣。林宇想著,即便這具身體再強壯,但一旦生病了還是非常的虛弱。

記得前世的的時候,在學校裡邊每天都有晨跑鍛煉的習慣,但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前的一些好習慣便漸漸的被這悠閑的生活消磨掉了,看來得開始鍛煉才行。

他正準備從床上下來,忽然發現寒傾月躺在旁邊,想來是照看林宇的時候太累了,所以也睡著了。

如此美麗人兒,即便睡著了也猶如一幅畫般,一綹靚麗的黑髮飛瀑般飄灑下來猶如孔雀開屏灑在床沿,彎彎的峨眉下長長的睫毛微微眨動,粉腮微微泛出淡淡的紅暈,如花般的瓜子臉晶瑩如玉。

自己已經受了風寒,林宇可不忍心讓寒傾月也跟著受罪,扯起一條被褥準備蓋在寒傾月的身上,雖然他已經刻意的控制動作的幅度,但當被褥蓋在寒傾月身上時,還是將她驚醒了。

「林宇1

寒傾月驚呼一聲,待得看清周圍,注意到手臂僵在半空,手裡還拿著一條被褥有些尷尬的半躺在床上,她立馬意識到林宇這是怕自己會著涼所以準備蓋在身上,她的目光逐漸變得柔和了。

寒傾月忽然目光一緊,趕忙伸出玉手,輕撫他的額頭,林宇感覺額頭一陣冰冰涼涼的感覺。

發現林宇已經退燒以後,寒傾月手放在胸口,鬆了一口氣。

「我有些口渴,想喝一些水。」

林宇最先打破沉默,現在寒傾月已經醒了,他便將被褥輕輕的放邊,躺了一天了感覺嗓音有些沙啞。

寒傾月輕輕點頭,轉身帶起一陣香風,來到桌上旁邊到了一杯熱茶,林宇批了一件外衣,也走了過來。

「大夫說你要在床上多躺下休息。」寒傾月說道。

「都躺了一整天了,再躺下去會生鏽的。」

「生鏽?」

寒傾月眉微蹙說道:「罷了。我且先去廚房將葯拿來。」

「你乖乖坐在那裡,可不能再隨意走動,今天晚上又開始下大雪,天氣變涼了。」

「沒事的沒事的…,這房間裡邊沒透風,你看我身上穿了怎麼多,小娘子姐姐若是不放心,那要不我將床上的被褥也一起披上…」

聽到林宇這樣說,寒傾月嘴角微抿,打開房門向著廚房走去。

林宇這才發現夜已經深了,將軍府里的大家早已經睡著了,屋外的院子里雪落一片,四周黝黑而靜怡。按理說應該由小青或者進寶照看自己,但一直以來都是寒傾月在照顧著自己的起居,憑藉為數不多的印象,似乎每次林宇生病都是寒傾月在照顧著他。

沒過多久,寒傾月捧了一碗中藥放到林宇面前,中藥的味道不是特別好聞,空氣中瀰漫著酸辣還夾雜著一絲絲苦澀的藥味。

「大夫說等你醒過來,這碗葯湯要得先喝下才行。」

寒傾月又從懷裡取出幾塊甜糕,「若是太苦不好喝,就先吃塊糕點再喝下去,這樣就不會太苦了。」

林宇點了點頭,將葯湯喝下,又將幾塊甜糕一併吃了下去,雖然湯藥的確很苦,但就著甜糕的確不那麼難喝了。林宇這才想起,以前的林宇每次喝這類的苦湯藥,寒傾月都得哄一番順便用美食誘惑才行。

真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媳婦埃

林宇跟寒傾月兩人都已經睡了一覺,都不覺得困,這時林宇想起上次第一次聽見寒傾月唱的童謠,便說道:「小娘子姐姐,你再給我唱一首曲子,可以嗎?」

寒傾月淡淡笑了笑,點了點頭。

一首動聽的民謠便在寂靜的雪夜輕聲響起。

「月亮粑粑,肚裡坐個爹爹。

爹爹出來買菜,肚裡坐個奶奶。

奶奶出來繡花,扎粑。

粑跌得井裡,變扎蛤螅

蛤蟆伸腳,變扎喜鵲。

喜鵲上樹,變扎斑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