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一百一十八章 清淡香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 清淡香甜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此時天還未亮,因為沒有手錶手機一類的可以確定具體時間,林宇只能大概判斷在凌晨三點多左右,也就是五更寅時。

除了天都河對岸的怡紅院歌舞昇平燈火璀璨,整座天都被天幕覆蓋只有零星的幾處房屋閃出微弱的燈火,更遠處的天都郊外只有極個別的商人在趕路趕貨,在這個時代,三更才結束宵禁,五更便又開始早市,馬夫車上掛著燈籠,輕輕揮著馬鞭隱約傳來長聲吆喝,車子壓著泥濘雪道向著紫竹林深處而去,慢慢的沉浸在黑暗裡,微弱瑩瑩的燈光搖晃。

一絲寒風透過緊閉的木窗,偷偷吹進屋裡,桌上的燭火輕輕搖曳忽明忽暗,燭光跳躍,寒風掠進,一切都是那麼寧靜,林宇的心也靜了。

燭光底下,歌謠在流淌。

寒傾月的嗓音淺淺的,悅耳動聽。

在這冬日的靜怡的暗夜裡,歌聲像是潺潺流水般淺吟低唱,獨具風韻,聲音平和恬靜給人一種寧靜祥和剛剛好的溫馨享受。

這或許就是這首民謠俚曲的魅力吧。

靜靜的聽完這首民謠,林宇原本還有些昏沉的腦袋終於是舒服多了,寒傾月起身給他倒了一杯熱茶,走到屋子的一角將放在推車的小火爐推到離林宇較近的地方,用火摺子點燃火爐的竹炭,最後又走到床沿拿起斗篷披在林宇的身上。

看了看身上的斗篷,感受著火爐傳來的熱感,林宇心裡一陣溫暖。

「現在深夜天很冷,你若是不困便先坐在這裡休息一會兒。」

將林宇照顧好后,寒傾月說道:「我先到廚房給你煮些吃的東西。你早上只吃了一些,現在定是餓壞了。」

寒傾月手裡提著燈籠,走出院子,穿過長巷,再繞過一片雪地,寒風迎面吹來將她烏黑秀髮吹起,終於來到廚房,將角落油燈點燃,走到廚灶將火生起。

她似有有所察覺,轉過頭髮現林宇正站在門口。

寒傾月眉蹙緊,說道:「我方才不是叫你待在房裡,這天這般冷你怎又自己跑出來了,還是快些回…你定是餓壞了吧,你先回去我很就煮好了。」原本想要埋怨林宇,但想到他可能是餓了,話到最後也變得溫柔許多。

林宇掀開身上的被褥,微笑道:「我現在都裹成粽子了,不冷的。」

他發現自己生病後,平時說話比較簡短的寒傾月,一口氣說了好多。想來自己生病,把她嚇壞了吧,畢竟自己前幾個月剛昏倒,這麼擔心也是可以理解。

寒傾月趕忙讓他進來,又讓他坐到灶口的位置,那裡生著火比較溫暖,一切安排妥當,她便開始煮東西。

林宇對於寒傾月的印象一直都是處於古代女子的溫婉端莊,一顰一笑都透著淡淡溫柔的氣息,比如若是雨天的時候寒傾月會坐在屋裡刺著紅,偶爾還會彈彈琴音,寫字也是她的一大愛好,至於詩詞卻是很少見過寒傾月作過,她這樣一個有才藝的女子,詩詞一道想必也是極好的。

最初的時候林宇覺得寒傾月猶如仙女一般,每一個動作都彷彿透著一股空靈的仙氣,但隨著跟這幾個月她相處下來,林宇發現自己錯了,寒傾月還是那個寒傾月,對待陌生人仍然是猶如冰山女王一般,但對待林宇卻是如沐春風充滿了溫暖。

她的好,只對他好。

然而,當看到寒傾月煮著食物,熱氣騰騰的油煙冒出她卻面不改色的忙碌著,林宇發現自己對於寒傾月還是了解太少了。

或許在外人眼裡寒傾月是天都三明月之一是眾人仰慕的仙女,但在林宇面前她不是仙女,仍然是只對他好的小娘子姐姐。

寒傾月煲了一碗粥,又炒了道青菜,還蒸了幾塊熱乎乎的甜糕。

清淡香甜。

林宇的食慾立馬就起來了,一整天沒吃東西,原本還沒什麼感覺,看到眼前熱氣騰騰香氣瀰漫的飯菜,忍不出咽了咽唾沫。

寒傾月將飯菜放到桌上,說道:「甜糕還有些燙,可以先喝一下粥再就著吃。」

林宇點了點頭,說道:「怎麼晚了,小娘子應該也餓了,坐下來一起吃吧?」

「不餓,你快些吃。天冷,菜待會就涼了。」

林宇便開始動筷,先喝了一口粥,又夾了青菜放進嘴裡,吃得模樣就跟吃山珍海味一樣看起來那叫一個香。寒傾月嘴角微抿,慎怒道:「吃慢些,吃東西哪能這樣吃法,待會噎著了。」

「不行不行,小娘子姐姐煮的東西實在太好吃了,嘴巴控制不祝」

寒傾月目光溫和,見林宇迅速喝完一碗粥,便又給他盛了一碗。

隨後她看著林宇,猶豫了下,問道:「我聽小雪說,你前些日子獲得了遊園賞詩大會的頭魁?」

林宇輕輕點頭,笑道:「運氣好而已。」

「難怪義父這幾天忙出忙進,我出了幾趟街市也聽到有人在討論這件事情,若是小雪不說,我到現在還不清楚。」

林宇心裡『咯』一下,寒傾月這話里的意識莫不是在怪自己?

寒傾月展顏一笑道:「遊園賞詩大會才子眾多,能夠贏得詩魁不容易,真是厲害。」

是啊,這才是自己認識的小娘子姐姐,她怎麼可能會怪自己。

林宇笑了笑,說道:「詩會出的題目,我在爹的書房裡有見過類似的書籍,所以才剛好能夠答出來。」

林宇一直都在屋子裡看書,將軍府里大家都知道。

「若是小娘子姐姐去參加的話,哪還有我贏的機會啊,肯定是小娘子姐姐獲得詩魁。」

寒傾月搖了搖頭,說道:「詩詞文學,我倒是不怎麼擅長。」

這個回答倒是令林宇有些意外,原本他以為寒傾月應該也是個大才女才是,不過他轉念一想,這也有可能是寒傾月在自謙。

……

……

吃完飯菜,林宇又重新躺回到床上休息,閉著眼睛卻是一點困意都沒有,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太多了,讓他對寒傾月的了解又更深了一層。

待得困意襲來時,卻忽然感覺到蓋著的被褥輕輕抖動,待得林宇驚醒,背後寒傾月幽蘭吐氣道。

「還是睡不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