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一百二十章 玩笑開大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 玩笑開大了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昨天半夜喝完中藥,又休息了一早上,身體終於是有些恢復,但還是覺得有些疲憊無力。

林宇摸了摸手背的溫度,現在身體不再發燒,慢慢修養也就好了。

這個大夫還是蠻挺靠譜的。

在這個時代是沒有退燒冷敷片,所以大多數大夫對發燒發熱都是有著自己一套辨證論治,通過經驗醫學來判定患者的發熱具體熱型和病因,所以醫治也比較個性化。

最重要的是中草藥都是純天然的,而且每味中藥都有專有的產地,中藥房對藥物的焙制也是嚴格按照流程,所以藥效基本可以達到最佳。

不過,靠著中藥預防顯然不靠譜,身體到底是革命的本錢,等這段時間身體恢復好了,自己也該好好的鍛煉身體。

進寶跟小青兩人來回出入房間,服飾他更衣梳洗,起了火爐又給林宇披了件厚厚的斗篷。

小青轉身走過去將開著的木窗準備關掉,林宇出聲阻止:「窗戶先別關,多透些氣,屋裡有些悶。」

木窗關閉。

小青直接用行動代替回答,撅著嘴道:「今天寒風太緊,少爺的身體才剛剛好些,可不能再吹風著涼。」

站在旁邊的進寶點了點頭,說道:「小姐吩咐過,少爺這幾天還是呆在屋裡為好,不能再到屋外坐著,免得再受風寒。」

這時,從庭院外面走來好幾個人,眾人來回走動,要麼手裡拿著掃帚,要麼拿著木桶粗布,很快便開始忙碌起來,洒掃庭院積雪,撣拂塵垢蛛網,疏浚明渠暗溝,氣氛好不熱鬧。

林宇看向小青,問道:「今天是什麼日子,怎大家如此忙碌?」

小青嫣然一笑,說道:「少爺,今天是臘月二十四,乃是撣塵日,再過些天便是春節了。」

原來是撣塵日。

林宇點了點頭,撣塵日在原來的世界又叫迎春日,每逢春節將要來臨,家家戶戶都要打掃環境,清洗各種器具,拆洗被褥窗帘,大江南北到處洋溢著歡歡喜喜搞衛生、乾乾淨淨迎新春的氣氛。

快到午後的時候,寒傾月先是來到林宇屋裡尋問他的病情,察看穿的衣服是否足夠溫暖,最後又給他倒了一杯熱茶,囑咐小青大夫的葯記得讓林宇服下,待得一起妥善安排好,這才轉身走出屋外忙碌別的事情。

林宇看著大家忙前忙后,不由得心生感慨,已經快過年啦。

……

……

春節即將來臨,白小雪依然待在林府里,眼見女兒這麼多天還沒回來,爹爹白富貴竟是親自來到林府,呵斥小丫頭成何體統整日來林府打擾,小姑娘佯裝哭泣眼淚直流,爹爹白富貴心頭一軟,便又允了她多待幾天。白富貴走出林府的時候,心裡不解輕聲嘀咕:「這丫頭最近怎這般喜歡呆在林府?」

這一天夜晚降臨,林府的庭院里,幾人圍坐在屋檐底下,聚精會神的看著林宇,確切的說是聽林宇講故事。

「…山坡上閃出一個年滿八旬的老婦人,手拄著彎頭竹杖,一步一聲地哭著走來。那悟空見又是那妖精變的,也不說話,當頭就是一棒……唐僧見悟空胡亂殺生,心裡氣急,便慾念緊箍咒…」

林宇講的是三打白骨精的故事,旁邊白小雪聽得入迷,臉色時而煞白時而紅潤,這時小姑娘杏目一豎,氣道:「這唐僧怎這般蠻不講理,若不是悟空三番救助,他早就被那白骨精吃掉了!不聽不聽,氣死我了,再換一個故事。」

進寶和小青正聽得津津有味,聽到白小姐忽然吵鬧說不聽,兩人心裡覺得可惜正聽得入迷呢。白小雪繼續說道:「你再換個故事講講,再換個故事講講。」

林宇自己正說得精彩,白小雪卻忽然說不聽,便問道:「這個故事不好聽嗎?」

「好聽!當然好聽!但、但我就是不喜歡那個唐僧的性格,對!不喜歡,所以不聽了1

不喜歡唐僧的性格是其一,主要原因白小雪卻是沒敢說出來,她從小最怕的便是魑魅魍魎鬼怪妖精一類的故事。

前些天林宇講的《大鬧天空》、《真假美猴王》,白小雪喜歡極了,但是今天晚上講的《三打白骨精》卻是把她嚇得不輕。

林宇無奈揉了揉額頭,忽然嘴角露出一個弧度。

他看向白小雪,聲音和藹說道:「我忽然又想起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愛情故事叫《聊齋志異》。這個故事你定是非常喜歡,不僅沒有任何鬼怪妖精,故事更是完美有愛大圓滿的結局,包你聽完之後定是鼓掌叫好。」

進寶跟小青兩個人互相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想起疆域之行時,少爺也是說過類似的話,《梁祝》乃是一個完美有愛大圓滿的愛情故事。

可是講到最後卻是雙雙殉情的凄慘結局,兩人可謂是聽得眼裡直流,現在看到少爺露出相似的笑容,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於是兩人借故趕緊拔腿匆匆離開。

白小雪大眼睛裡邊充滿了期待,說道:「你快些說!快些說!我好不容易騙爹爹讓我留下,就是想聽你講故事。」

……

……

「…王生回到家裡,隔窗往書房內看去,只見一猙獰厲鬼,滿身是血,凶神惡煞正用一支彩筆在畫著人皮,聽到人的聲音后,又忙把人皮往身上一披,竟立刻變作一位美麗的少女,王生嚇得魂飛魄散,拔腿就跑。厲鬼趕上,抓住王生的肩膀,準備挖出了他的心…1

寒傾月蓮步輕移從庭院外邊走了出來,從背後輕輕的拍了拍白小雪的肩膀,輕聲道:「雪兒…」

「——啊1

白小雪正聽得恐懼部分,忽然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抓住,嚇得驚叫一聲,從位置上跳起來直接是撲倒林宇的身上,閉著眼睛,手忙腳亂,直呼:「我不是王生,別抓我!不要抓我1

寒傾月一臉疑惑,原本是準備跟白小雪解釋今天晚上不能和她一起休息,卻見到她受到如此驚嚇,滿是不解便看向林宇想要尋問原因。

看著撲向自己懷裡的小姑娘,此時,白小雪臉色煞白,把頭埋進他的胸口,竟是開始小聲地哭泣著,孱弱的雙肩不停地抽動,雙手不時的揮動著,口中呢喃叫喊。

這還是自己第一次見到有女孩會怕鬼故事怕成這樣子。

林宇無奈摸了摸鼻子,看來玩笑開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