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百二十一章 童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 童謠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白小雪的反應完全是出乎林宇的意料,按理說小妮子這般機靈古怪,膽子應該非常大才是。

難不成這妮子怕鬼?

白小雪撲在他的懷裡早已哭成了淚人,晶瑩的淚水將他白色的斗篷浸濕一大片。

寒傾月走過來輕聲安慰,疑惑問道:「發生什麼事,雪兒怎麼突然哭了?」

林宇無辜的聳了聳肩,表示自己很無辜。

聽到寒傾月的聲音,白小雪渾身顫抖得更厲害,用力將林宇推開,轉身躲進寒傾月的懷裡,眼帘上掛著晶瑩的淚珠,只見淚水順著泛著紅暈的臉頰流下來,柔軟的縴手拭去臉上的淚水…但是淚水像是斷了線的珠子,怎麼擦都止不祝

白小雪瞪著林宇,聲音顫抖道:「臭林宇!臭傻瓜!臭笨蛋!臭雞蛋!臭花菜1

「你、你竟然敢嚇我!我…你給我等著1

看向林宇的時候白小雪沒有哭出聲,緊接著,她拭去眼角的淚水后緊緊憋住了小嘴,另一隻手則是不停的去抓住衣角,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再哭出來。

小姑娘的情緒終於是稍稍穩定了下來。

黝黑的天幕,雪花又開始下著,不大,但是很快白小雪粉色的斗篷上邊開始落滿了純白的積雪。

林宇還是第一次見她哭得這般厲害,原本她那充滿靈氣的眼睛,就好像這世間只有這雙眼睛是才是真實的,笑起來眯成彎彎的月牙兒似的,眼眸此時看向林宇的時候充滿了……本姑娘要去拿皮鞭、辣椒油、老虎凳狠狠蹂躪你的感覺!

就這樣過了一會兒,白小雪哽咽顫抖得不那麼厲害了,寒傾月這才輕輕的拍掉她身上的積雪,微笑道:「林宇是在跟你開玩笑。」

「他是故意的1

白小雪聲音清脆,說完轉身離開,剛下過雪的泥路彷彿像是沼澤一樣非常濕滑,小姑娘還沒走幾步差點就要跌倒的樣子。

小姑娘忽然站定,轉過身不甘心道:「臭豬頭林宇,你給我等著,本姑娘跟你沒完1

她渾身仍然在哽咽顫抖,突然一個踉蹌,『噗』的一聲跌倒在雪堆里,混和著雪水的泥巴和混合著泥巴的雪水,直接將她那粉色的斗篷全部弄髒,身上已經濕透。

白小雪從地上爬起來,此刻烏黑的秀髮濕漉漉的上邊都是積雪顯得有些狼狽,她繼續向著房間走去,寒傾月瞪了林宇一眼,這才緊隨過去柔聲安慰,要白小雪趕緊洗澡換衣服免得待會著涼了。

看著白小雪這般可憐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林宇心裡竟然不厚道的覺得有些想……笑。

……

……

房間白霧瀰漫,整個房間都是騰騰的水蒸氣氤氳茫茫。

寒傾月身上披著一件薄薄的紗衣,灼熱的水溫將她的脖頸覆蓋上一層薄薄的水珠,白皙的臉頰也染上了一層誘人的紅暈,猶如熟透的水蜜桃令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她走到大木桶的旁邊,輕輕試了試水溫,然後取出一塊潔白的手帕在水面上輕輕的遊動著。旁邊,白小雪將長發放下,又將身上穿著的粉色斗篷一件件脫掉,然後機靈的跳進大木桶里,濺起了大片的水花,白小雪露出瓷娃娃般的小腦袋嘻嘻地笑著。

寒傾月笑道:「雪兒,不要鬧騰,衣服都濕了。」

「都怪傾月姐姐…走路沒聲音…我才會嚇到1

白小雪臉頰泛紅,氣道:「不對!都怪林宇,太可惡了,竟然講鬼故事嚇我1

寒傾月說道:「鬼故事?」

「對啊,叫做《聊齋志異》,我看林宇分明就是在報復我,因為這幾天我都把他的小娘子姐姐搶過來了。」

寒傾月抿嘴一笑,玉手取過手帕在白小雪細膩的肌膚上輕輕的擦洗著。

寒傾月笑道:「林宇現在懂事多了,他是在跟你鬧著玩的。」

「哼!傾月姐姐,以前最疼的是小雪,現在都是向著林宇1

白小雪氣極,小手「嘩啦」帶出一大片水花,木桶里的水全部灑下寒傾月的身上,大片的水漬將她白色的衣服全部浸濕,勾勒出完美的身段。

由於水溫太高的原因,寒傾月的臉頰染上一抹嫣紅,連同白皙的脖頸、精緻的鎖骨、圓潤的手臂都紅彤彤,小姑娘目光精彩連連,尤其是看到寒傾月飽滿的身段,再低頭看自己…平平的扁扁的部位。

現在已經成年的白小雪,可惜該發育的地方好處於待發育的階段。

白小雪嫉妒道:「臭林宇實在是太幸運了,竟然可以娶到傾月姐姐你這麼漂亮的妻子。」

寒傾月將木桶里的手帕取出,輕輕擰乾上邊的水珠,一邊擦拭著白小雪晶瑩的後背,一邊說道:「我才是最幸運的,如若不是遇到林宇,我恐怕自己一個人真的堅持不下來。」

雙親慘死在自己的面前,即便是幼小的寒傾月,每每睡覺都會被噩夢所驚醒,伴隨而來的是無盡的恐懼與絕望。

看到白小雪疑惑的目光,寒傾月解釋道:「以前我不敢睡覺的時候,林宇便從義母那裡學來的童謠輕聲哼唱給我聽,但他不會哼唱,而且很不好聽,斷斷續續的,我若不是真的困了,聽到他唱童謠反而睡不著覺了。」

寒傾月溫柔的笑道:「但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好聽。然後,有一天我便去找來義母學這首童謠,義母跟我說,林宇聽到我半夜不敢自己一個人睡,總是哭鬧於是他便找義母學了這首童謠,說是準備想要哼唱給我聽,哄我睡著。」

「當天晚上他準備繼續唱給我聽的時候,我罵了他一句,我說你笨死了,歌都不會唱。但林宇依然笑著看著我,他說,娘親給我這首歌我每次都睡著了。但我真的好笨,總是唱不好,所以小姐姐才會睡不著的。」

——阿秋!

白小雪正聽得入迷呢,忽然一陣寒風吹過,忍不住打了個小噴嚏。

寒傾月趕忙去過布巾,讓白小雪起身將她身子擦乾,穿上溫暖的衣服披上厚厚的粉絲斗篷,又連忙倒了一杯熱茶給白小雪,輕聲說道:「都怪我,顧著跟你說話,可別著涼了。」

白小雪將茶熱一飲而盡,忽然露出燦爛的笑容,說道:「我原諒林宇了。」

ps:對!上三江了!可以的話……各種求!三江感言我晚些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