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一百二十三章 美人調素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三章 美人調素琴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名刺,亦是名片之意。

在這個時代一般都是親筆手書,以示問候。

只是,這紅姑娘怎會突然送來名刺?

進寶目光向四周巡視一番,瞧瞧走到林宇身旁,輕聲說道:「少爺,方才送來名刺的丫鬟還拖我給你帶句話。」

「什麼話?」

進寶警惕的目光又看了看四周,聲音猶如細蚊般:「深知知音世所稀,悵望天都江水聲。」念完詩句,進寶眼神裡邊滿是曖昧狐疑之意。

林宇咳嗽一聲,說道:「想必紅姑娘應該是知道我奪得此番遊園詩會的頭魁,所以才會送來詩句一首,想讓我評鑒一番。恩,寫得不錯。這名刺你就先收到我書房裡邊……記得收好。」

進寶咧嘴一笑,說道:「進寶明白。」

現在輿論消息漫天紛飛,如此敏感時期再跑去怡紅樓,去跟紅姑娘見面恐怕不是明智之舉,再者,林宇也不打算跟她見面。

明明已經知曉我的身份,卻又送來名刺示意,這個紅姑娘不簡單埃

厚重漆黑的雲層籠罩著天都城,已經停歇的雪花,過了午後,便又開始下起來,越下越大如鵝毛般的雪花紛紛揚揚,林宇走回屋子的時候,突然一陣悠揚悅耳如鳴佩環猶如泉水叮咚作響的琴音透過迷漫的雪花,清音傳來,宛如一隻夜鶯輕啼,柔而委婉,半晌,節奏稍稍輕快了起來,彷彿月亮升上了天空。

如此美妙的琴音立馬吸引了林宇的注意,循聲望去,正好是寒傾月帶著小雪離開的方向。

林宇走到別院裡邊,寒傾月的閨房的便在這裡,別院屋子緊挨著的便是林宇的房間,想來也是為了方便照顧他的起居。

屋子位於別院,但相對比較清幽,只有幾位丫鬟在打掃著剛下的積雪,見到少爺幾人連忙行李,目光微微有些驚訝,一直以來都是小姐前去少爺的屋裡照顧他,所以林宇很少會過來這邊。

走進屋裡的時候,林宇發現還是跟自己之前看過的一樣,每一樣東西都靜靜有條的放置著,屋裡的東西不多但看起來非常雅緻。

此時,在屋裡一扇木窗之下,寒傾月一襲白衣背對著林宇,旁邊坐著的白小雪已經陶醉在她的琴音里,兩人並沒有注意到林宇已經走了進來。

屋裡的木窗開了一個縫隙,因為旁邊放著火爐所以並不會覺得寒意,不時有純白的雪花從窗戶外飄飄悠悠的吹進來,潔白的雪花落到燒紅的竹炭上,慢慢的融化成雪水。

寒傾月眉宇間透露著望不穿的空靈,氣宇悠揚的琴聲自她的手中緩緩益處,如墨的青絲隱隱劃過淺淺朱紅的唇,如此美麗的畫面令林宇一陣恍惚,真是美得如此不食人間煙火,

林宇靜靜的站在屋外聽著,微微閉上眼睛,享受著幽幽的琴聲,算是半陶醉在這美妙的音樂里,若是早知曉寒傾月會彈古琴,想來日子也不會這般單調,生活多一些音樂潤色定也是極舒服的。

就在這時,

原本悠揚的琴音節奏猛的一變!

本該是輕鬆愉悅猶如小河婉轉叮咚作響的琴聲,卻是忽然變得緩慢而低沉,在這凄涼的琴音中,連木窗外的風聲似乎也跟著嗚咽起來。

琴音帶著一絲絲的凄涼感,彷彿是一位失去親人的孩子正孤苦伶仃的躲在廢墟裡邊偷偷地哭泣……

林宇眉頭微皺,似有所感。

突然,

琴聲嘎然而止。

旁邊,白小雪目光疑惑,關心問道:「傾月姐姐,你怎麼了?」

寒傾月臉色蒼白,笑道:「太久沒彈木琴,彈得有些不好所以生疏了。」

白小雪靈動淘氣的眼眸慧黠地轉動,笑道:「沒有哦!傾月姐姐彈的琴音真的好好聽,我要是能夠彈得這麼就好了。」

寒傾月淡淡微笑,說道:「雪兒你若是稍加練習也能夠做到的。」

「傾月姐姐,你真的好厲害!煮東西這麼好吃,又會彈這麼好聽的琴音,長得還這麼漂亮……我真的越來越羨慕混蛋林宇了!不行,我要把他的小娘子姐姐搶過來。」

白小雪作勢抱住了寒傾月,將小腦袋埋在了她的懷裡,寒傾月目光溫柔充滿了笑意,輕輕的撫摸著雪兒烏黑的秀髮。

白小雪說道:「雪兒一直都非常喜歡傾月姐姐,從小到大傾月姐姐對雪兒又這麼好,所以,傾月姐姐如果因為什麼事不開心,雪兒也會跟著不開心的。若是林宇那個大笨蛋敢欺負傾月姐姐,我就、我就拿鞭子抽他1

林宇心裡覺得無語,自己啥時候欺負過小娘子姐姐。

見兩位女孩還抱在一起,林宇走進來的時候輕聲咳嗽,寒傾月聽到聲音后,轉身目光驚訝的看著林宇,旋即站了起來將木窗關上,走到林宇身邊,說道:「林宇,你這麼突然過來了。」

「小娘子姐姐彈得琴聲太好聽了,所以忍不住過來欣賞一下。」

聽到林宇誇自己,寒傾月白皙的臉頰微微泛紅,轉身搬來一張凳子讓他坐下又將火爐推到離林宇稍近的位置,走過去將房間的門關掉這樣寒風便不會吹進來了。

寒傾月淡淡一笑,說道:「這倒是你第一次誇我彈的琴音好聽。」

林宇心裡疑惑,這話什麼意思。

看到林宇疑惑的眼神,寒傾月輕聲解釋道:「以前我若是彈琴,你定是第一個不允。說是聲音太吵了,坐在旁邊聽著又太乏悶。」

以前寒傾月偶爾也會在屋裡彈些琴音,傻瓜林宇便會坐在一旁聽著,但可能是欣賞不來的緣故再加上覺得無聊便一直吵鬧不停。久而久之,寒傾月便再也沒有彈過琴聲了。

或許也正是因為太久沒彈過木琴的緣故,寒傾月彈著琴弦,想起娘親曾教她彈琴的過往,竟不由得又回記起一些痛苦的畫面,荒涼破舊、斷井頹垣、殘垣斷壁,狼煙廢墟里自己躲在殘破的瓦房裡邊,親眼目睹雙親被殺死的湖面。

所以,林宇才會覺得琴音一變。

白小雪嘻嘻笑道:「大笨蛋林宇當然聽不懂,木頭疙瘩一個怎麼聽得懂得傾月姐姐的琴音。」

看著寒傾月臉色愈加蒼白,林宇關心道:「我方才聽聞小娘子姐姐所彈琴音滿是悲傷之意,沒事吧?」

「沒事。」

寒傾月搖了搖頭,心裡微微覺得有些意外。

林宇最近詩詞才華有了很大的進步,卻沒想到連自己所彈的琴音他也能夠聽出悲傷之意。

前天晚上,當聽到白小雪說林宇獲得遊園賞詩大會詩魁的時候,寒傾月非常的驚訝,雖然林宇後來有跟她解釋過,但理由卻是有些牽強,還有…書房裡邊的宣紙記錄、林宇經常講的故事、偶爾作出來的發明。

看著林宇稜角分明顯得有些清秀的臉龐,寒傾月忽然覺得眼前的林宇似乎變得越來越陌生了,而且她感覺林宇似乎對自己有所隱瞞。

如若不是進寶將宣紙交給自己,就不會發現那些資料記錄;如果雪兒沒有告訴自己詩會的事情,自己或許也沒法提前知曉。寒傾月美眸閃動,欲言又止,他想問林宇,但最後還是放棄了。

「罷了,他若是想說自然會告訴自己。想來是不想我太擔心,所以才會沒有說。」寒傾月心裡想到。

林宇走到木琴的旁邊,輕撫上邊的琴弦,問道:「小娘子姐姐可以再彈一首琴曲給我聽嗎?」

寒傾月問道:「什麼曲子?」

「什麼曲子…不知,若是我自己胡亂哼唱出來的曲子,小娘子姐姐能否彈奏出來?」

ps:沒有存稿……根本不知道要上三江。明天還要交六千字的論文,所以今天趕了一天的論文,然後發現還沒有更新趕緊寫了這一章……晚上得通宵寫論文了。o﹏o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