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百二十五章 雪兒不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 雪兒不小!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林宇自然是不可能跟白小雪決鬥,看著白小雪露出晶瑩銳利的小虎牙,林宇笑道:「白姑娘武功蓋世英明神武,林某甘拜下風。」

白小雪心裡氣急,正考慮著是要先咬上面,還是咬他下面,他卻自己主動認輸了。

「不行,不行!先打一架再說。」

林宇將熱茶一飲而盡,說道:「我忽然感覺肚子有些頭暈,先回房間休息了。」說完,放下茶杯轉身離開。

林宇發燒白小雪是知道的,考慮到身體不舒服便準備放過林宇,忽而,她驚呼一聲:「臭笨蛋林宇!肚子哪裡會頭暈啊1

遠處,林宇早已消失在雪幕當中。

白小雪氣得跺了下腳,轉身目光看向寒傾月的時候,發現寒傾月正雙手扶著琴弦,神色恍惚似乎有著心事。

白小雪走到寒傾月旁邊,聽到她在輕聲呢喃,疑惑道:「傾月姐姐,你在念什麼了?」

寒傾月想起林宇方才作出的歌詞,一遍又一遍念著,腦海里竟是想起過往的一些事。

「煙花易冷,人事易分…」

「聽青春迎來笑聲,羨煞許多人…」

「等酒香醇,等你彈,一曲古箏…」

想起林宇讓自己用古箏彈曲子,難不成林宇……這些詩詞念的是他們兩人之前相處的過往

想起那一句「緣份落地生根是…我們」,寒傾月白皙的脖頸泛出淡淡的紅暈,抬起美眸看向白小雪欲言又止。

見寒傾月臉色泛紅,白小雪伸出小手摸了摸她光潔的額頭。

「沒發燒礙」小姑娘輕聲疑惑道。

寒傾月猶豫了下,說道:「雪兒,你說林宇念的這詞是何意思?」

「詞的意思…不懂,不過蠻好聽的。」白小雪喜好玩鬧,對於詩文一道沒有半點興趣,這詩文又不能吃又不能攢錢,整天還要念來念去文縐縐的沒意思。

白小雪問道:「傾月姐姐,林宇作的詞怎麼了?」

「沒…沒事。」寒傾月輕聲說道。

想起自己剛才因為陷入悲傷情緒所彈的琴曲,難道林宇作這首詞是為了安慰我?若真是如此,自己也不好跟雪兒解釋,畢竟…只有自己才能聽得懂詞的意思。

白小雪機靈的眼珠子看著寒傾月,說道:「雪兒不信,傾月姐姐一點都不會說謊。」

小姑娘看到寒傾月面色羞紅緊張,知道肯定有事情瞞著自己,便從座位上撲倒寒傾月的懷裡,緊緊抱著她,露出天真無邪可愛的小眼睛,說道:「傾月姐姐,你最疼雪兒了。你快告訴我,快告訴我1

「雪兒你還協不懂。」

「雪兒不小1

「罷了。我再彈唱一遍,便給你解釋。」

雪花紛飛,一句句清脆動聽的歌聲自溫暖香閨里緩緩的傳出來,庭院外邊,林宇拍掉肩上的積雪,露出淡淡微笑。

繞過樓閣亭榭,再走過幾段走廊,迎面款款走到幾位侍女,見到林宇都會俯身問好。

之前府里的侍女小廝但凡跟傻瓜林宇相處過一段時間的見到他的時候都會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但只從聽聞自家少爺奪得詩魁之後,大家見到他的時候笑容似乎開始變得有些拘謹和恭敬了。

終於來到林傲意的書房,林宇便走了進去。

寒傾月的閨房裡,寒傾月臉色顯得有些不自然,忽然感覺屋裡有些悶熱,她起身打開木窗,屋外一陣寒風吹了進來,一綹靚麗的秀髮微微飛舞,雪花掠過她那細長的柳眉,一雙眼睛流盼嫵媚,玉腮微微泛紅。

聽完詞的解釋之後,白小雪遲疑了下,說道:「臭林宇現在竟然怎麼有才,竟然作了一首詞送給傾月姐姐你?」

寒傾月搖了搖頭。

這些都是自己猜的,林宇並沒有明說。

「恩,傾月姐姐搖頭了,那就真的是特地為你寫的詞了。」

現在林宇變得這麼才華橫溢,小姑娘那叫一個嫉妒,忽而抬起頭看向寒傾月,遲疑道:「傾月姐姐,你說雪兒如果去撞一下城南寺的柱子會不會也變聰明了?」

……

……

林府林傲意的房間里,高學尚恭敬的站在一旁。

林傲意坐在桌子旁邊,翻閱著這些天軍隊上送來的記錄,他捧起桌上的熱茶喝了一口,這才看向高學尚,不怒而威道:「怎麼做到的?」

高學尚臉色一緊,遲疑不定。

林傲意有些意外,說道:「連我也不能說?」

原本以為這位跟自己奮戰多年的高學尚會立馬告訴自己,但出乎意料的是他沒有回答,是否想要回答又猶豫起來。

林傲意再問道:「不能說?」

高學尚猶豫良久,這才行禮道:「回將軍,不是不能說。而是…少爺說過,將軍您軍務繁忙最好不要有其他是打擾您,整件事情是因他而起,算是少爺他自己的事情,所以少爺他想自己親自解決。」

「親自解決?」

林傲意提起了興趣,說道:「如何解決?」

高學尚說道:「少爺說解鈴還須繫鈴人,既然病重的消息是李御醫親口跟聖上說的,那自然還是由李御醫自己親口告訴皇上自己病好的消息。」

林傲意抬起眸子,說道:「李御醫憑什麼願意幫你們。」

想起前些日子皇上召見自己時龍顏悅色,並稱自己可要好好感謝李御醫,林傲意便知道這其中肯定是有一環消息是自己所不知道。

皇上要自己感謝李御醫,那肯定也有要感謝的原因。現在之所以會直接問高學尚,而不是去問林宇,一部分原因是知道高學尚對自己不會有所隱瞞,再者高學尚這段時間一直在林宇身邊,若是有什麼安排應該都是交給他去做。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高學尚只說了前邊的話,之後便開始閉口沉默。

片刻后,

林傲意嘆了口氣,問道:「他發燒好些了嗎?」

高學尚臉色一喜,說道:「少爺好些了,最近幾天都在養病,按時服用大夫的葯,已經好些了。」

林傲意點了點頭,忽然罵道:「回去告訴林宇,他老爹我還年輕著呢1

高學尚臉色一喜,說道:「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