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百二十七章 請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 請柬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科幻小說

「所謂的五子棋,就是在棋盤上位於同方向的一條線上五個不間斷的同色棋子相連為勝…」

林宇開始介紹五子棋的規則,相對於圍棋他覺得五子棋的趣味性會更濃郁一點,

寒傾月聽完五子棋的規則,見他拿起五個棋子擺到棋盤上邊,她的美眸驟然一亮,立馬有了興趣,於是,便開始跟林宇一起來下棋,雖然她主要是為了陪林宇解悶,但好玩是人的天性,而且這五子棋的確有趣。

時間到了子時,兩人倦意襲來,寒傾月將棋盤跟棋子收好,笑道:「這五子棋比起圍棋倒是有趣一些。」

林宇點了點頭,若是娛樂消遣為主自然是五子棋最佳,畢竟下完一盤圍棋的時間夠玩好幾輪五子棋。

寒傾月將棋子都收拾好,放到木柜上面整齊擺好,轉身正好看到林宇打了個哈欠,她忽然出聲說道:「你……」

林宇目光疑惑看向她,說道:「我?…小娘子姐姐,怎麼了?」

寒傾月如潤玉般的白皙脖頸滿是紅暈,稍稍猶豫,說道:「你…你早些休息。」話落,她打開房門步履急促的轉身離開,空留下一縷香風。

林宇一臉茫然。

庭院外邊,大雪紛飛,一片晶瑩的雪花落在寒傾月發燙的臉頰,她看了看林宇緊閉的房門,輕聲喃喃:「下次再問他那首詞…」

……

……

自從林將軍的兒子林宇一舉奪得遊園賞詩大會詩魁,這個消息開始一傳十十傳百,現在整個天都城的百姓都早已經知道,這位曾經「天都第一傻瓜少爺」已經恢復正常,而且變得非常聰明,更是得到文學院許老先生的肯定。

但「傻瓜少爺」林宇怎麼會突然變正常?

隨著連續十天的各種傳言發酵,各種輿論版本滿天飛,這期間一則「傻瓜少爺生命垂危,李神醫相救妙手回春」的傳聞,立馬吸引眾人的關注。

據傳,當日在查看傻瓜林宇的奄奄病態后,李御醫便到聖上面前稟報實情。在這之後,李御醫私底下曾多次前往林府替傻瓜林宇診治,可惜的是傻瓜林宇的病情實在嚴重,所以只能靠藥力維持氣息。

然而,一天晚上李御醫正翻看醫書,卻忽然昏睡過去,睡夢中偶然遇見已故先人,並得到一貼藥方。李御醫醒之後非常驚訝,連夜趕到林府,將此事告訴林將軍。林將軍猶豫許久,這才一咬牙答應御醫替林宇診治,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傻瓜林宇服下藥方,到了第二日臉上恢復血色,到了第三日能夠進食,到了第四日便可以下床了…

對於這個傳聞人們半信半疑,據說有人親自問過李御醫,李御醫卻是眉開眼笑卻沒有回答半句,只說林宇少爺乃是吉人天相。在這之後,李御醫治好林宇的消息不斷擴散,短短几天的時間,竟是被眾多的天都城百姓譽為「李神醫」。

而傻瓜林宇恢復正常,並獲得遊園賞詩大會頭魁,也被眾人爭相互傳。要知道,遊園賞詩大會決賽的時候,林宇乃是三人之最,就連去年的詩魁紫蘇都輸給了他,其才氣經過這些天的發酵,詩會上念的「寒江垂釣詩」更是怡紅院里的有名歌姬爭相彈唱,一時間風光無二,某一天,「天都第一才子」的名號竟是不脛而走。

臨近春節,各式的宴會也開始多了起來,從早上連著中午,進寶已經接到好幾位小廝遞交上來的請柬,上邊無一不是想要邀請自家少爺去參加宴會。邀請理由各式各樣,晚會宴、生日宴、賞詩宴、到了後邊幾天請柬更多,文人雅集、品茗茶會、古玩品鑒等等。

進寶得意一笑,在徵得少爺同意之後,跟小青一起將這些請柬直接全部折成了紙飛機,這紙飛機是林宇教會他們折的,覺得非常的神奇。

平常林傲意因為軍務繁忙的關係,基本沒跟林宇一起吃過飯,大多數時間都是他跟寒傾月還有林母一起吃的。

但是今天多了個林傲意,林宇一改平常飯桌上話多的習慣,捧著碗飯埋頭吃著,倒是林母似乎比較繁忙,又是給林宇夾雞腿,又是給寒傾月夾菜,偶爾還跟林傲意說上幾句話。

桌上幾人當中當屬林母最為開心,尤其是最近幾天,她從小青那裡聽來坊間對自己兒子的誇獎,讓這位當娘親的臉上各種笑意,直接將這十幾年裡所包涵的苦悶委屈全部笑了出來。

林母夾了一個雞腿放到林宇碗里,說道:「宇兒,這個雞腿你先吃下去,廚房裡還有一碗土雞湯待會我叫人拿來記得喝掉,你病剛好一些,身體弱要補一補。」

這時,旁邊林傲意看了看林宇捧在手上的飯碗,伸出筷子也夾了一塊肉放到他的碗里,林宇一愣,林母臉上的笑意一僵,寒傾月的美眸微微驚訝。

林傲意神色自然,說道:「吃些肉比較容易壯。」

林宇點了點頭,他倒是沒想到林傲意會給他夾菜。按理說,老爹給兒子夾菜自然是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但若是從出生到現在頭一回,那就另當別論了。

旁邊,林母臉上喜意更盛,笑道:「你爹說的對,多吃些肉也好。」

寒傾月抿嘴微微笑了笑,看向林宇眼裡滿是溫柔之意。

吃完飯,林傲意將碗筷放到桌上,忽然看向林宇,說道:「後天晚上,你若是沒什麼事便去參加一個宴會。」

「恩?」林宇抬起頭,疑惑的看向他。

這些天自己推了那麼多的請柬,就是因為不喜勞什子的宴會,再者以現在外界的輿論,只要他一出現立馬成為眾人的焦點,這倒是其次……關鍵一個個眼神看他跟看耍猴似的。

「月兒到時候會陪你一起去參加宴會。」

林宇眉頭微皺,寒傾月也要陪自己去,他問道:「參加什麼宴會?」

屋外,進寶從外邊走了進來,拿出一張紅色請柬放在林宇面前,他往請柬上邊看了一眼,上邊寫著三個燙金大字——獨孤家。

ps:細綱還沒整理好,有點卡殼…好久沒卡殼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