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百二十八章 目標、親吻、宴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 目標、親吻、宴會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大寒過後接連幾天的大雪將整座天都城披上了一層厚厚的紗衣,這場大雪持續兩天兩夜,原本打算脫掉身上的大氅的林宇,只能繼續將這件的外套穿在身上。

前天中午吃完午飯後,林傲意將林宇叫到書房裡邊,簡單尋問一下遊園賞詩大會發生的事情,至於詩會具體細節他早已經聽聞下人的彙報,當提到關於李御醫的傳聞的時,他停頓了下,說道:「這就是你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

林宇一臉茫然,說道:「我們有說什麼嘛?」

林傲意恆古不變的臉龐終於是露出些許的笑意,對於林宇這操縱輿論的能力更是非常滿意。

現在天都城的百姓各種輿論傳聞,但林家卻始終一句話都沒說,既不沒承認也沒否認,自然也不敢有人親自去過問林傲意整個事情的經過,至於李御醫似笑非笑的回答更是令人琢磨不透。

這段時間消化掉高學尚送來的密件,根據所打聽到懂得消息,對於墨上易的為人處事,喜好習慣,生活作息都有了一定的了解,這個人思維嚴謹,行為謹慎,喜好古玩名畫,最令林宇覺得意外的是、每個月初四到了這一天林傲意都會到遠處的紫竹林散步,無論酷暑嚴寒颳風下雨到了這一天城南寺的和尚都能見到這位當朝的大文臣行走在紫竹林的深處。

原本以為墨家會借自己病癒這件事情在背後搞一些小的動作,至少在皇上面前也參一下欺君之罪,但這段時間墨家卻是平靜如水,即便是遊園賞詩大會林宇當街打了墨少雲,墨家也默不作聲,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這讓林宇不由得心中一凜,山雨欲來風滿樓,暴風雨來臨之前總是伴隨著最為令人窒息的寧靜,或許,墨家正在找准什麼時機好給林家致命的打擊,這不由得林宇不心裡提防再提防。

一個是當朝文臣,一個是鎮國將軍,勢不兩立互看不起也是理所當然,現在形勢依然非常嚴峻,畢竟自己老爹樹敵太多,所以林宇的心裡還是一直保持著小心謹慎的心態。

現在墨家的背後不知道還牽扯到多少勢力,所以保持警惕是最好的選擇,只是,就目前的情況看來自己獲得的信息還是太少。

所以,現在自己的目標就是能多一個盟友是一個抱團取暖總必單槍匹馬好,當然,如果可以還要賺更多的更多的錢。

畢竟,沒有永恆的朋友,也沒有永恆的敵人,有的只是利益。

只要利益足夠大,又能夠擁有足夠駕馭利益的實力,相信不管什麼局面都會向著自己這邊。

所以,現在他的首要目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要將林府壯大,只要林府變成一棵無人可以推到的參天大樹,這樣自己就可以安心的躺在樹底下乘涼。

回到房間,林宇將大氅脫掉,準備穿上那套放在床上的灰白寬厚長服,寒傾月從屋外走了進來,見林宇正在穿衣服,淡淡笑道:「衣領這邊應該還要再按下去一些才行。」

一縷幽蘭的香風襲來帶著些許的寒氣,寒傾月款款走到他的面前,抬起纖細如玉的手臂幫林宇整理衣領,因為她靠得很近,所以林宇能夠清楚的看到她臉色細細絨毛,還有長長睫毛的眼睛輕輕眨動、那眼神優雅、嫻靜、雙眼回盼流波,倒像是俏麗的江南女子,如若不是冰冷的眸子裡邊偶爾露出的冷意,想必任何見到都會忍不住心動。

「下了一天的雪終於停歇了,現在天色也不早我們去參加晚宴剛剛好。」

因為離得很近,所以寒傾月說話的時候,可以看到她朱唇輕起,飽滿欲滴的鮮艷紅唇實在是非常誘人,寒傾月正在幫他整理衣領,林宇突然說道:「小娘子姐姐…我嘴唇有些干。」

嘴唇有些干?

寒傾月微微一愣,待她怔愣著忘記反應的時候,林宇雙手一伸勾住她的脖子,然後迅速地吻上她的雙唇,深深吻了起來。

久久過後。

寒傾月臉色發燙,她倒是沒想到林宇會突然親吻自己,微微怪罪道:「還是快些穿好衣服,莫耽擱了時間,馬車在府門外邊等著,我們快些過去吧。」

林宇點了點頭,寒傾月轉身逃跑似的趕緊離開,林宇淡淡一笑感受著縈繞在嘴唇上邊的一絲甜意,這才跟著寒傾月一起走出庭院,來到林府外邊的時候意看到一個粉嘟嘟的小倩影。

白小雪臉蛋紅彤彤的,身上披著一件粉色的外套,模樣就跟瓷娃娃似的非常可愛,見到林宇她那白皙的臉蛋露出些許的鄙夷,而後走到寒傾月旁邊說道:「傾月姐姐,讓笨蛋林宇在馬車外邊自己走著,你陪雪兒一起去馬車裡邊聊天。」

林宇意外道:「難不成小雪小姐也要跟我一起去參加宋家的府宴?」

白小雪拿出紅色的請柬,說道:「我爹爹怎麼說也是乾朝第二富商,宋院長有府宴邀請我們,不也是理所當然。」

林宇點了點頭,卻是沒有再說什麼,心裡想到,這宋家又是請民商又是請官府…而且還挑在這節骨眼,要知道後天便是春節里,人家都在準備年貨,大掃除,貼春聯,這宋家卻以宋老太爺八十大壽,大辦府宴為由廣邀天都城的名流。

若是以前,林傲意是絕不會叫林宇跟寒傾月到這樣的地方赴宴,一方面如果傻瓜林宇出現在眾人視野無疑是一種笑話,另外一方面則是寒傾月不喜歡熱鬧的場所。

但前天林傲意卻是一改平常的作風,將林宇叫到書房,並叫他要跟寒傾月一起去參加宋家的宴會

白小雪拿出紅色的請柬,說道:「我爹爹怎麼說也是乾朝第二富商,宋院長有府宴邀請我們,不也是理所當然。」

林宇點了點頭,卻是沒有再說什麼,心裡想到,這宋家又是請民商又是請官府…而且還挑在這節骨眼,要知道後天便是春節里,人家都在準備年貨,大掃除,貼春聯,這宋家卻以宋老太爺八十大壽,大辦府宴為由廣邀天都城的名流。

若是以前,林傲意是絕不會叫林宇跟寒傾月到這樣的地方赴宴,一方面如果傻瓜林宇出現在眾人視野無疑是一種笑話,另外一方面則是寒傾月不喜歡熱鬧的場所。

但前天林傲意卻是一改平常的作風,將林宇叫到書房,並叫他要跟寒傾月一起去參加宋家的宴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