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百二十九章 冤家路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冤家路窄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安全起見,四個人一起跟著林宇參加晚宴,跟四個人簡單的聊了幾句,皆是沉默寡言不善言談之人,說話的時候都是習慣點頭跟搖頭,後邊才知道都是高學尚的手下,對於這四個人林宇還是非常滿意的。

車轆在泥濘濕滑的雪道行駛,因為接連幾天的大雪,所以路上過往的商人遊客明顯減少,就連書生文人也大都蜷縮在火爐旁邊談笑風生,不過,天都街上依然熱鬧,舞龍舞獅、叫賣吆喝、雜技賣藝、頑童嬉鬧。畢竟,現在年關將至,春節的氣氛漸漸燃起。

馬車裡邊,白小雪悶悶不樂,說道:「爹爹明知道我不喜歡詩詞文學,還非要我去參加那宋院長的宴會,肯定又是一堆人在那裡吟詩斗唱,無聊死了。」

林宇淡淡一笑,他知道白小雪最不喜歡咬文爵字,尤其是詩文一道更是提不起半點興趣。

若是玩鬧搞怪惡作劇白小雪肯定第一個沖在前面,但如果是讓她吟詩作對,分分鐘死給它看。

林宇點了點,說道:「難為你了。」

白小雪目光一喜,笑道:「哎!你也是這麼覺得,反正爹爹也不知道我們有沒有去,要不我們現在就去街上看雜技表演,我方才看到有人噴火吐水有趣極了1

林宇搖頭拒絕,白小雪臉色一怒,正準備在馬車裡邊跟林宇大戰三百回合。

旁邊,寒傾月佯裝生氣道:「雪兒。」

白小雪嘻嘻一笑:「傾月姐姐,我就是開個玩笑。」

馬車停在了宋府的門口,看到門庭若市燈火璀璨的宋家,林宇微微有些驚訝。

這宋家雖然名氣不如其他五位家族,但也算是天都城有名的世家,而且宋家家主宋之問乃是文學院的院長。不過,宋之問最為令人津津樂道不是他的身份地位而是他的一顆孝心,這些年宋家老夫人因為頑疾在身經常身體不適,所以宋之問一直親自貼身照顧,即便是寒夜降臨也是鋪席在旁一步都不敢遠離。

這次宋老夫人壽宴,前些時段老夫人在房間里聽聞街上熱鬧喧囂,又看到木窗外邊璀璨煙花,嘆息自己有好些時間未曾見識過遊園賞詩會的熱鬧,但礙於身體病重天氣嚴寒所以不能離開。於是,趁著春節未到,眾多文人才子還滯留天都,宋之問便廣發請柬,邀請他們前來宋府參加宴席。

作為遊園賞詩大會的詩魁的林宇自然也是收到了請柬。

想起林傲意在書房說出那句話的得意勁,林宇覺得自己這個便宜老爹,似乎不像是自己所認為那麼刻板,反而有點喜感,倒底是作為一名父親,兒子怎麼優秀…當然得讓他出去顯擺顯擺!

想來這十幾年林傲意受的憋氣跟嘲笑也不比林母來得少,再加上乃是乾朝第一大將軍的原因,更是百姓茶餘飯後聊天的小佐料。

現在老爹想要面子,自己作兒子的總不能不給吧?

再者,現在吃喝住行都是林家給的,就連單身的問題也一併解決了。

俗話說吃人嘴軟,拿人手短…人家連媳婦都替自己準備好了。

林傲意想要讓他出來顯擺顯擺,自己也不好意思拒絕吧?

寒傾月走在前邊將兩張紅色請柬遞給宋府小廝,那小廝抬頭一看目光驚訝,自知有些失禮又慌忙低下頭,說道:「林少爺,寒姑娘,白姑娘,請、請裡邊請1

三人正準備走進宋府,只見旁邊突然冒出來一個人,那人目光毒辣的看著林宇,只見他身上穿著一件黑色雲翔勁裝,腰間系著犀角帶,只綴著一枚白玉佩披著一件黑色大麾,風帽上的雪白狐狸毛還夾雜著因為急走過來而落下的雪花。

而後,幾位小廝也氣喘吁吁的從遠處跟過來,他們一臉困惑,少爺原本閑庭信步,怎會突然衝出去。

林宇倒是沒想到會在宋府門口遇見曲焱,不過轉念一想也就想通了,將軍府都發了請柬,其他四大家族肯定也發了。

林宇並不打算跟他有何交集,準備直接進去宋府,曲焱上前一跨擋在三人前面,就連後邊準備進出的人都被攔住了。

林宇眉頭一皺,沒有說話。

曲焱笑容微斂,說道:「林公子,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林宇淡淡一笑,說道:「還行。」

「對於林公子我可是甚是想念,只可惜找了這麼久,竟是毫無消息。沒想到,竟是林將軍的公子。」

「晚宴已經開始,若是沒有什麼事情,我們便先進去了。」林宇說道。

曲焱臉上重新掛上笑容,卻是沒有讓開半步。

旁邊,白小雪本就心情不愉,氣道:「沒看有人進出,幹嘛故意擋道1

曲焱雙眼微眯,盯著林宇。

曲焱笑道:「府前一扇門,門在府中央。我若先不入,傻狗甭進出。」

後邊,眾人一聽氣得臉色煞白。

寒傾月眉頭輕皺,白小雪立馬大怒,雖然她不懂詩詞,但她最擅長罵人了,這人念的這詩明擺著就是在罵人的嗎!

白小雪氣得露出小虎牙,曲焱浮腫的眼眶底下,淫邪的目光緊盯著她,然後輕輕舔了舔嘴唇,小姑娘嚇得寒毛豎起,趕忙躲到林宇的身後。

有人認出曲焱的身份,很快就眾人之間就傳出關於曲焱與林宇在怡紅院斗詩,因為在怡紅院門口大叫三聲「我是傻子」的事情,眾人這才明白這曲焱竟是沖著林宇來的。

林宇聲音淡淡,說道:「人從府門入,狗擋人出入,若非不是狗,為何擋門路?」

寒傾月冷眸微滯,嘴角泛出淡淡笑意。

白小雪一怔,想著林宇這詩里的意思,不就是用他的話反過來罵他自己是只擋門狗。待她理解過來以後,嘻嘻笑出了淚水。

小姑娘的小手拽著林宇衣服邊上的一個小角竟是一個勁的扯著嘴裡憋著笑意,而後忍不住忘懷大笑時還不忘小聲誇讚林宇罵得好。

眾人倒是沒想到林宇會直接反罵回去,一個個臉色憋得通紅都是忍住想笑的衝動。

曲焱氣得臉色漲紅,跟在他後邊的幾個小廝看向林宇目光不善。

而在林宇的後邊,四個小廝卻是挺出身板,站到林宇後邊,只等著少爺發話。

這時,遠處有個轎子停下,從轎子裡邊下來一位身材高大的公子,束著羽冠,目光如炬,從遠處下來便見到了曲焱,這時,忽然發現旁邊還站著林宇臉上笑容頓時一僵,而後對著林宇微微點了點頭。

這位身材高大的公子,林宇多少還是有些印象,記得在怡紅院的時候,紅姑娘曾經介紹過,叫上官慶。

走到眾人面前,上官慶笑道:「雪天路滑,我令下人走慢些,差點耽擱了時間。」

曲焱瞥了上官慶一眼,而後又瞪了林宇一眼,卻是沒有再說什麼,臉色陰沉如水,向著宋府走了進去。

上官慶露出微笑對著林宇行了一禮,這才緊跟在曲焱後邊。

寒傾月來到白小雪身邊,說道:「雪兒,別笑了,我們也進去吧。」

轉頭看到白小雪一副哈哈大笑的模樣,林宇覺得無語,這小姑娘笑點這麼低的嗎?也不知道以後誰會攤上怎麼一個傻姑娘。

「不行我忍住了。」

白小雪嘻嘻笑道:「太好笑了,好狗不擋道,原來還可以這樣罵人。以後我也要學這樣的詩。」

「你不是說不喜歡寫詩嗎?」

「但我喜歡罵人埃」

「……」

……

……

三人剛走進宋家庭院,立馬有小廝大聲唱和,林宇的名字一出,眾人立馬嘩然。

——唰!

十幾雙眼睛,全部激動不已的看向他。

林宇無奈一嘆,果然跟看耍猴似的……

ps:哇,突然怎麼多差評,二夢是不是要火了?二夢要不要假裝淡定一些?我是不是要QAQ……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