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懂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懂的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整個前院,一片寂靜。

大鍋白煙直冒,油水騰騰翻滾。

眼見一個個錢幣被放進大鍋里,老生連同手掌一起放進油鍋,有人嚇得驚呼一聲,卻見老生白須輕輕抖動,竟是面不改色。

圍觀眾人聽完無不大驚,書生才子眼神欽佩接連驚嘆,皆是認為這老生乃是膽大之人。

「謝謝諸位今日相助,老朽方才試了下油溫,覺得溫度還不夠。」老生接過小廝手裡的竹炭全部放進大鍋底下燃燒,笑道:「今日乃是宋老夫人大壽,老朽先選唱一段《三星拜壽》,祝老夫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待得油溫足夠,便將這些錢幣從油鍋裡邊取出。」

老生白須拂面,恭手行禮,開始在戲台上唱了段《三星拜壽》。

前院某個角落,宋槿好奇問道:「前輩,那老生能夠油鍋取錢,是否就是類似您方才所說的金鐘罩?」

「類似,類似。」

宋槿臉上驚訝,說道:「這麼說前輩您也懂得油鍋撿錢?」

林宇正欲回答,戲台上邊老生唱完祝壽,目光瞥了一眼油鍋,抬頭看向眾人此時期待的眼神,他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拱了拱說道:「這油鍋撿錢乃是老朽多年苦練的功夫,不瞞各位,老朽行走江湖遊歷多年,到如今還未曾見過有誰跟老朽一樣膽敢練就這門真功夫。」

戲班子的表演虛虛實實,到底是不是真功夫誰也不敢斷言。聽到老生的話,眾人無不肅然欽佩,紛紛誇讚老生乃是一身虎膽。

老生被人如此誇獎自然是一番謙虛,席間有姑娘突然好奇問道:「敢問師傅,如您所說,當世豈不是只有您一人練就了這油鍋取錢的功夫嗎?」

老生神情驕傲,說道:「這油鍋取錢的功夫,老朽從小練就,當今恐怕再沒有第二人膽敢練得出來。」

遠處,宋槿蹙了蹙眉,林宇有所察覺準備拉住她,可惜已經太晚,只見她大長腿一跨,從眾人當中冒了出來。

「誰說無人練就這一門功夫,我身邊這位前輩也會油鍋取錢,而且他非常的厲害1

若是放在平時宋槿決不會如此唐突,關鍵是她今天喝醉了,酒意上頭又見老生在台上這般自詡,想起身旁前輩這般厲害天下無敵,又聽老生自誇天下再無第二人,於是便替前輩覺得不服。宋槿想了想,醉醺醺說道:「而且我身邊的前輩所練的功夫不是什麼油鍋撿錢,它還有一個非常響噹噹的名字叫,金鐘罩1

長腿姑娘這話一出,那邊的老生與圍觀的眾人都愣了愣。

過得片刻,老生忽然笑道:「哦?原來這位公子也懂得油鍋取幣,恕老朽見識短淺,未曾聽說過金鐘罩這門功夫,今夜乃是宋老夫人的壽宴,不知道可否斗膽請公子到台上表演一番。」

老生臉上一副自信的樣子,實際上心裡邊也是暗自踹踹,目光不時看向大鍋,再看林宇臉色苦笑搖頭滿是歉意。他念頭一轉,心中猜想,這位公子應當是為了取悅這位酒醉的姑娘才會誇下海口。

林宇搖頭拒絕。

宋槿長腿邁開,將他推到戲台上邊。

宋槿眼神期待,說道:「前輩乃是天下第一高手一生寂寞如雪,這白鬍子老頭自詡未曾見識過對手,前輩何不讓他見識見識?」

林宇無柰苦笑,但這模樣在老生看來卻是另外一回事,他心裡暗道,這位公子看來真的是害怕了。

他掛在臉上的白須抖動,問道:「不知是公子先取錢幣,還是老夫先取錢幣?」

台上的油鍋滾滾翻騰,遠處眾人看得心驚肉跳。

一陣寒風吹過,油鍋裡邊的冒出的白煙全部吹向離戲台較近的宋槿身上。

她眉緊皺,鼻子輕嗅,難受說道:「這煙好酸好嗆鼻礙」

林宇淡淡微笑,沒有說話。

老生心中更樂,怕是今晚過後,自己將的名頭將更一層,他白須一挽,笑道:「老朽斗膽先行嘗試嘗試,麻煩公子稍稍退後一些。」

林宇退後一步,仍然沒有說話。

老生心中大喜,這公子怕是見到這口油鍋,嚇得不敢說話了。

他臉色猛地肅然,白須一甩,伸出手掌,在台上來回比劃,動作猶如大刀破斧,模樣看似在聚斂內力一般,神情淡接凸旁邊,將手掌忽地伸進了油鍋裡邊,眾人心中猛地一突,只見手掌在油鍋裡邊來回攪動,而後一枚錢幣被他緩慢取了出來。

老朽淡然說道:「再多加些竹炭,油溫還是低了一些…」

叮鈴!

手裡一枚錢幣落在鑼盤裡,放出清脆的響聲。

圍觀眾人見此,心中駭然,再看向那冒著白煙油水滾滾的油鍋,臉上皆是掛滿震驚的表情。

林宇露出鬱悶的神色,倒是沒有被油鍋的陣仗給嚇到。

看著戲台下面的宋槿,這女孩不會是故意裝作喝醉,準備坑我才拖到戲台上的吧?

旁邊,老生見到圍觀眾人的反應,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的臉上露出笑容,將鑼盤擺在林宇面前,恭敬說道:「這位公子,老朽已經撿完一枚銅錢,不知公子…現在可否願意開始嘗試?」

「好吧。」

林宇輕輕點頭,走到油鍋旁邊,直接將手伸進油鍋裡邊,一陣來回摸索,終於是從鍋里摸出一枚錢幣出來。

叮鈴!

他手裡的錢幣也落在了銅盤裡。

老朽神色駭然,難以置信的看向林宇。

「你怎會知道油…」

待得他準備問出心裡的疑惑,卻聽林宇在身後輕聲說道:「都是為了混口飯吃不容易,我懂的。」

老朽稍稍思忖,便明白林宇的意思,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他擠出一個笑臉,對台下眾人歉意說道:「諸位,看來這位公子果真懂得金、金鐘罩的功夫。是老朽眼拙,是老朽眼拙。」

戲台下邊,宋槿滿臉潮紅,臉上滿是敬佩的神色。

「這金鐘罩實在厲害!竟然連油鍋都不怕。前輩不愧是武功天下第一,我以後一定要跟他一起學功夫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