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絕世天才系統>第六百六十九章 保護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九章 保護傘

小說:絕世天才系統| 作者:稻草也瘋狂| 類別:女生小說

「快去校門口看看,肯尼迪家族的里昂被一個華國人給廢了1

「什麼?你確定是里昂?」

「千真萬確,你看,朋友群里正現場直播呢,據說身下那玩意都被踩稀碎了。」

「我的天,哪個華國人乾的?這麼兇殘?不過幹得漂亮,那混蛋仗著家族勢大,把我們學校的漂亮女生睡了一個又一個,現在被人給廢了,光聽著就痛快,肯定是上帝他老人家開眼了,哈哈……」

「別笑了,快走吧,不然去晚了就沒熱鬧可看了。」

一傳十,十傳百,華盛頓大學里很快便沸騰了起來,聽聞到訊息的學生恨不得立刻趕到校門口,這種看熱鬧的心理,可不是專屬於華國人。

朱小飛、丁凱、王玲,以及鍾美麗老師,此時正漫步在華盛頓大學那美麗的草坪上,聽到『華國人』這三個關鍵字,原本對於校門口發生什麼事不感興趣的他們頓時是來了濃厚的好奇心,包括鍾美麗老師。

「我們華國同胞在校門口揍人,還把人家的卵蛋給踩爆了,真的假的?」朱小飛滿臉的疑惑。

王玲和鍾美麗老師神情不自然的瞥了他一眼,畢竟把『卵蛋』這詞光明正大的說出口,也是沒誰了。

「出去看看不就知道是真是假了1丁凱白了他一眼,率先向校門口方向趕去。

「凱子,你急啥子急撒,等等我埃」朱小飛在後喊了一聲,忙追了上去。

王玲則扭頭看向鍾美麗:「鍾老師,我們去嗎?」

「走吧,也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鍾美麗點點頭,要是別的國家的人還好,畢竟鬧事的是華國同胞,在這異國他鄉,總是有一種家人般的血脈緊緊相連,家人的事,自是要去看看的。

……

……

華盛頓大學校門口已經集聚了很多人,可以說是人山人海,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拿著手機在拍照。

地上是已經痛暈過去了的里昂以及他的兩名保鏢,有華盛頓大學的保安衝出來制止肖洛,結果十幾個人硬是連一分鐘都沒挺過就全被放倒在地。

「可怕的華國人,可怕的華國功夫1

「看來只有J才能制止他了。」

「該死的,為什麼J還沒到啊,不能再任由這個華國人囂張下去了。」

大部分鎂國本土人對肖洛的敵意特別大,這就好比有人突然闖入了你的家裡,當著你的面毆打你的家人,沒人會有好臉色,雖說里昂為害華盛頓大學的女生好多年了,早就讓人恨得牙根直痒痒,可在這件事情上,大多數人還是站在他那邊的,希望J早點趕來,將這個當眾行兇的惡徒給繩之以法。

「哦,天吶,怎麼是……怎麼是洛哥?1

趕到校門口,見到了惹事的華國人真面目,朱小飛和丁凱都是驚得瞪圓了雙眼,他們在這裡生活了一段時間,說話的方式多少帶上了一點鎂國人說話的格調。

王玲和鍾美麗老師也是呆愣當場,怎麼也沒想到會是肖洛。

看著地上不省人事,雙臂盡斷,地上都是從其身上流出來的鮮血的里昂,鍾美麗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肖洛做的,在她的印象里,肖洛是個極其優秀的學生,能用一口流利的英語跟黃若然展開金錢辯,那節課可以說是她教書這些年上過的最記憶深刻的一節課,到現在還彷如發生在昨天,畫面歷歷在目。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肖洛為什麼當眾傷人,還把人傷到這種幾近殘廢的程度?

鍾美麗的大腦一片空白,此番情景,顛覆了她對肖洛的認識。

「洛神他……他怎麼了啊?」

王玲心驚膽顫,一時半會無法接受這樣的肖洛,她看到了同樣怔愣在了另一邊的黃若然,雖然知道發生這樣的事可能和黃若然有關,可她現在被現場的畫面所懾,沒敢朝黃若然跑過去。

「嘀唔嘀唔嘀唔~」

就在此時,刺焉響起,三輛閃著璀璨紅藍警燈的警車以極快的速度從遠處趕來,而後在華盛頓大學校門前的廣場急剎車停住,隨著一陣開閉車門的聲響,十多個J從車上走下,拿出配槍,火速跑上前。

完了!!!

朱小飛和丁凱他們腦海里只回蕩起這兩個字,在華盛頓大學校門口把人傷到這種程度,這怕是要在牢里呆上好幾年了,而且那被傷的還是肯尼迪家族的里昂,洛哥豈有再活著從牢里走出來的道理。

他們咬了咬牙,暗暗攥緊了拳頭,想衝上去為肖洛做點什麼,卻發現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彷彿雙方屬於兩個不同的世界,根本不可能改變得了什麼。

很快,接到報警電話趕來的J疏散開了人群,將現場給控制了起來。

領隊的是一名警司,在看到肖洛時,他就嚇出了一身冷汗,忙打開手機上關於千面殺手肖寒的照片,仔仔細細對比了一番之後終於是確認了下來,這不就是上級指示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能與之產生摩擦的那位可怕的瘟神嗎?

「把……把槍收起來,別亂指著人家,要是擦槍走火了,你們一個個都不要混了,快,把槍收起來1這警司趕緊向手底下的人吆喝道。

hat?

一干J面面相覷,不知道頭兒怎麼會下達這種命令,被廢的可是肯尼迪家族的里昂少爺啊,就算是直接開槍把這個華國佬擊斃都不會有罪,反而還會受到嘉獎,受到肯尼迪家族的青睞,從此平步青雲的吧。

雖說心裡疑惑,卻都是聽從命令,把槍給收起。

警司定了定神,邁步走到肖洛面前,微笑著問道:「那個,肖……肖寒先生,我們可以把里昂給帶走了嗎?」

點頭哈腰,那姿態別提有多恭敬了。

哦,上帝啊,我看到了什麼?

在場眾人無不震驚得睜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幕,這可是聯邦J啊,居然對一個當眾行兇的惡徒這麼恭敬?這到底什麼情況?難道說這個華國人的身份比肯尼迪家族的里昂少爺還要貴重?

其他J也都是一個個驚掉了下巴,完全沒想到頭兒會做出這等舉動,這是要幹什麼?他們到底是來逮捕犯人的還是充當犯人保護傘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