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終極小村醫>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道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道場

小說:終極小村醫| 作者:簫聲悠揚|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混蛋1

晴子氣的眼淚湧出眼眶:「為什麼要把他綁起來,既然他不願意就不要勉強他埃」

「喲西!我的手都被打斷了,你居然還怪我,這樣精神失常的危險人物,就應該送到警察局關起來。」

吉田忽然慘叫一聲。

被晴子一腳踢在迎面骨上,整個人摔倒在地。

「喂,你想幹什麼?」吉田旁邊的那個白大褂連忙起身大喊,但是這時候晴子已經跑出了收容所。

「啞巴哥哥。」

晴子眼眶紅潤,看著四周的街道,她一邊跑,一邊喊。

但是,四周沒有任何回應,她跑了很久也沒有看到啞巴流浪漢的身影,最後,晴子蹲在路邊哭泣起來。

她覺得是自己的過錯導致流浪漢走失了。

明明昨天看到收容所里的狀態了。

還把他留在裡面。

結果讓他受到不公的對待,現在他一個連吃飯穿衣都要別人教的人,流落在外會不會遇到危險,如果再遇到昨天那幫人該怎麼辦。

晴子擔心無比。

鹿島市不算大,但是一個人要是走失了也是人海茫茫,大海撈針。

但是她又不敢報警。

現在啞巴哥哥把收容所的人都打傷了,如果報警的話,就算找到他也很可能被關押起來。

哭著哭著。

晴子忽然起身,坐上了饒車。

在港口下車,她再次來到了發現啞巴的地方,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她記得他就是坐在那裡,對著海面發獃。

所以她再次來到了這裡。

她也知道這種希望很小,畢竟,這裡離收容所有十幾公里,一個沒有自理能力流浪漢,怎麼可能穿過整個鹿島市走回這裡。

陡然,她的眼睛瞪大了,心臟好像要跳出胸口一樣。

她飛快的沿著港口的台階跑下去,來到了海邊的礁石旁,大喊道:「啞巴哥哥。」

在海邊一塊凸起的礁石上,一個人背對著她坐在那裡,看著遠方,晴子見他沒有什麼反應,而海水不斷拍打著岸邊,水花都濺到他身上了。

她連忙快步踩著礁石跳過去,來到那塊流浪漢坐著的石頭上。

「啞巴哥哥。」

晴子忽然頓住,她看到流浪漢望著遠方,一動不動,清澈剔透的眸子中流露出一絲迷茫和掙扎。

晴子想到自己兩次見到啞巴,他都望著海的那面。

這次從收容所出來,他又跑回了這裡。

難道那邊有什麼東西讓啞巴哥哥連失憶了都「念念不忘」。

晴子也竭力眺望遠方,但是看到的只是海水而已。

海那邊,有什麼呢?

晴子搖頭,她想不通,不過她知道不能讓啞巴哥哥再留在這裡了,這裡晚上要漲潮的,會把他淹死的。

「啞巴哥哥。」晴子輕輕碰了一下流浪漢的肩膀。

啞巴猛的反手,抓住了晴子的手。

晴子疼得大叫了一聲。

「啞巴哥哥,是我1

流浪漢看到眼前的晴子,眼神波動了一下,然後他放開了晴子的手。

雖然還是沒有說話,但是晴子發現啞巴的眼神不像昨天那麼木然了,她甚至能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一點歉意。

儘管很少,可是這個發現還是讓晴子歡喜,連自己手上的疼痛都忘記了。

「哥哥,你還記得我,是不是?」

在晴子的連番追問下,啞巴終於點了下頭。

「太好了。」晴子連忙道:「我帶你回家,好不好?」

見啞巴不說話。

晴子連忙道:「我說的不是昨天那個地方,是我的家,對不起,昨天是我錯了,我不該把哥哥你扔在那個地方的。」

這一次,晴子發誓不會再讓啞巴流落在外,也不會送他去收容所了,儘管家裡很可能會大發雷霆,但她還是決定要把啞巴帶回家。

晴子一邊說,一邊又流下了愧疚的眼淚。

她是個很堅忍的女孩子,修鍊劍道,就算再辛苦也不會流淚。

但是今天卻幾次落淚了。

忽然臉上傳來一點溫熱,她看到啞巴居然把手放到她臉上,幫她擦去了眼淚。

「哥哥。」晴子有些羞澀又非常高興。

她覺得啞巴開始有人情味起來,不像昨天,好像只是一具空殼,沒有靈魂在裡面一樣。

「哥哥,我們走吧,海水很快要漲上來了。」

晴子一邊說,一邊拉起啞巴的手,這次,啞巴並沒有反抗,被她拉著一直走回了岸邊。

晴子帶著啞巴走出港口,坐上公車,穿過半個鹿島市區,下了車后,眼前就是一片密集的房子,巷子很狹小,路邊都是電線杆子。

這裡是鹿島市平民區,居住在這裡都是比較貧窮的市民。

晴子在巷子里左拐右拐,然後,在一個大門口停下,這座房子的門面開的比較大,雖然也很陳舊了,但是比附近的房子明顯要大氣一些。

在門口有一塊匾額,上面寫著「立花道潮。

裡面還隱約有一些呼喝的聲音傳出。

晴子推開門,帶著啞巴走進去,入門就是一個破舊的院子,放著一些人形靶子,還有三五個小孩子在那裡拿著竹劍揮舞。

在裡面房子門前的台階上,坐著一個穿著長袍,表情有些頹廢的中年人,手裡拿著一根竹劍和一瓶酒,一邊喝一邊指指點點。

看到晴子進來,立刻大喝道:「晴子,為什麼又這麼晚回來,難道你想逃避修鍊嗎?」

「父親。」

晴子彎了個腰,這時候,啞巴也跟了進來。

中年人看到啞巴,立刻警惕的走了過來:「他是誰?」

「父親,這是我的一個朋友,他沒有地方住,我想讓他暫時住在道場內。」晴子說道。

「放肆1

中年人大吼起來:「晴子,你居然敢帶著男人回家,難道你忘了家訓嗎?難怪這兩天你一直魂不守舍的,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快讓他滾出去。」

中年人舉起手中的竹劍,對準啞巴。

「父親,請您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子,他只是我的一個普通朋友……」晴子連忙抓住中年人的手,懇求道。

「我不需要聽你解釋,滾開。」

中年人推開了晴子,然後一劍朝著啞巴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