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斗破蒼穹之最穿越系統>第八章 療傷的那些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療傷的那些事

小說:斗破蒼穹之最穿越系統| 作者:優言| 類別:科幻小說

「呼,終於逃脫了。」蕭凡一屁股坐在地上。

蕭凡在定住紫晶翼王后飛快的往魔獸山脈衝去,也幸虧功法的好處讓蕭凡的鬥氣永不枯竭,不然蕭凡現在可能會因為鬥氣枯竭而被一些三四階魔獸碰上,然後殺了自己和雲韻。蕭凡首先找了個山洞,咳這絕不是蕭凡好色,想幹什麼,只是雲韻看著快不行了,所以蕭凡才這樣做。

「唉,拼盡了全力終於把這娘們救下來。」蕭凡看了一眼雲韻,雲韻胸口上被抓傷了。

「咕~」看著傷口露出的深溝,蕭凡不爭氣的吞了口口水。

「你……」只見雲韻微微張開眼睛,微微動了手指想要拿起蕭凡放在一旁的劍。

「哎,我可是救了你,你還想恩將仇報啊?算了,這些葯放在這裡,你自己上吧,我走了。」蕭凡翻了個白眼,然後從納戒里拿出一些恢復傷口的葯。毫不猶豫的從洞口走去。媽的,老子花費了這麼多兌換點救了你,還要殺老子。

至於納戒和葯哪來的?當然是蕭凡前幾天在和魔獸打鬥時用兌換點兌換的,可是一直沒有派上用常現在剛好給雲韻用。

「等等,我,我動不了。」雲韻想動手去拿葯的,可是發現全身無比虛弱,根本動不了,現在實力被封印了,只要隨便來一個魔獸都可以把自己解決,所以雲韻只好語氣軟了下來,開口道。

「呦?我沒聽錯吧,之前盛氣凌人的雲大小姐要我幫忙?」蕭凡嘿嘿一笑,臉上露出無比欠揍的表情。

「你……」雲韻氣得渾身發抖,咬牙切齒的想道:要是自己實力恢復,肯定會把這登徒浪子碎屍萬段。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救。」雲韻臉頰微微紅暈,平常高高在上的她,不想求人,原本雪白無比的皮膚,此時露出紅韻和有些惱怒的表情,無比的可愛,讓人忍不住想上去親一口。

蕭凡愣了一下,算了,誰讓自己好心呢。然後拿起葯來走到雲韻面前,微微有些臉紅:「那個,你現在應該脫不了衣服吧?」

雲韻看著少年的動作。

「你,你脫吧,不過我警告你,要是你敢亂看,我一定會挖了你眼睛,然後把你殺掉。」雲韻閉上眼睛,臉色通紅,然後紅唇輕啟開口道。

「嗯!我保證不亂看。」蕭凡點了點頭,然後蹲了下來,開始動手解掉雲韻的衣服。「沙沙。」的聲音傳來,在觸碰到雲韻身體時,雲韻的身軀竟然微微一抖,看來這個高高在上的斗皇也沒有歷經過男女之事。

此時雲韻雖然閉著眼睛,但也感覺到了蕭凡的動作,「若你敢對我做出下流的事,我定會當場咬舌自荊」雲韻有些悲觀的想著,自己現在就如一個凡人,如果蕭凡想對自己做點什麼,自己真的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蕭凡解下衣服,放在一旁,看了看,衣服裡面還有一層內甲,此時內甲上有一道明顯的爪印,從雲韻脖子下方一直延展到那裡……

「那個,我要解內甲了?不然沒法上藥。」蕭凡有些尷尬的說道。

「解吧,不過你要是敢亂看亂動,我定會將你當場殺死。」雲韻睜開眼睛,美目瞪了蕭凡一眼,強裝淡定的開口,然後又閉上了眼睛。心臟跳動加快,這還是第一個觸碰自己的男人。

「嗯,我要解開了。」蕭凡得到了同意,然後開始著手解開內甲,剛觸碰到扣子,只見雲韻身體一顫。蕭凡微微把內甲往下拉,當傷口全部可以看見時,已經看到了深溝的一點了。

「咕。」「如果自己現在對雲韻那個啥,她根本反抗不了吧?」蕭凡心裡想著。吞了吞口水。

「啪。」蕭凡打了自己一巴掌,自己是那種人嗎?不是!我蕭凡絕對不會乘人之危。

雲韻聽到了蕭凡打自己聲音,心裡對蕭凡的好感慢慢上升。

蕭凡閉上眼睛,然後胡亂倒出藥粉,慢慢的擦在了雲韻受傷的地方,「嗯~」擦藥的過程不免碰到雲韻的胸和傷口,而雲韻因為實在忍不住而輕輕的發出一聲誘惑的申吟。

「大姐,你這樣會影響我工作的。」感受到老二有抬頭的樣子,蕭凡嘀咕了一句,雲韻也認識到了自己的不妥之處。臉色通紅,盡量剋制聲音,不過還是忍不住發出了幾聲,導致蕭凡差點犯罪。蕭凡壓制住心中的想法。

然後加快速度上藥,只見雲韻的傷口飛快的閉合,最後連傷疤都消失不見。

「好了。」擦完后蕭凡輕輕把內甲提了上來,掩蓋住那露出來的嬌軀。然後脫下自己的青色衣服,蓋在了雲韻的身上。

「謝,謝謝。」雲韻此時對蕭凡的好感大升,蕭凡登徒浪子的形象已經消失不見。已經恢復了些許力氣,然後坐在地上,女王形象已消失不見,竟開口說了句謝謝。

「額,小意思,你先穿上衣服吧,我先出去了。」蕭凡閉著眼睛,不敢張開眼睛,憑著感覺轉身飛也似的逃離了。

剛剛的場景,也太誘惑人了吧?

「噗~」雲韻看著蕭凡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小家火還挺可愛的。

…………

跑出來洞口大概十幾米,蕭凡為了壓制著心裡的念頭。查看起了個人主頁。

姓名:蕭凡

種族:人類

實力:九星斗師

功法:玄天決

鬥技:八極蹦

裝備:AK47

兌換點:25000

主線任務:成為本位面最強之人獎勵:開啟新的主位面。

「唉,看來該兌換一些鬥技和身法了。」蕭凡看著自己板面空空如也的鬥技,想著是時候兌換一些鬥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