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斗破蒼穹之最穿越系統>第一百四十八章 鬥氣大陸,好人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 鬥氣大陸,好人難

小說:斗破蒼穹之最穿越系統| 作者:優言| 類別:

「唔~」柳煙秀眉撇了撇,緩緩張開眼睛,頭還有些發疼。

「啊!這……」當柳煙看到自己身上一件衣服都沒穿的時候,驚慌無比。

自己記得,昨天柳文要對自己施惡,好像是易約骸W約漢攘舜閡。難道……

想到這,柳文慌忙的拿開棉被。

「呼,還好沒事。」柳煙呼了一口氣,同時抽出旁邊架子上的衣服準備穿上。

「師姐,醒了沒有?」葉凡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手裡端著一碗湯。看到眼前的場景,笑容頓時一僵,昨天因為太過慌忙沒有看清楚柳煙的身子,這下……全看光了!

「啊1隨著耳膜的震動,葉凡幾個閃身出了房子。

…………

「你昨晚有沒有對我幹什麼?一個月不見,你膽子大了啊1柳煙臉色紅暈,玉手抓著葉凡的耳朵說道。

「師姐,我沒幹什麼埃我還救了你。」葉凡雖然感覺不到疼痛,但還是開口解釋道。

「那……那柳文去哪了?」柳煙突然疑惑的問道。雖然柳文想對自己做那種事情,但是柳文卻是師父很喜歡的弟子,最多會被趕出這裡吧。

「你說那個人渣啊,殺了。」葉凡撇了撇嘴,淡淡的答道,彷彿他殺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條狗。

葉凡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面對這種連自己的師妹都下手的人渣,留他全屍已經算是很好的了。

「什,什麼?你……你殺了他?」柳煙聽到葉凡的話,面露恐懼,連說話都微微抖動,再怎麼說,柳文也是自己的師兄。

柳煙不斷後退,此時看著葉凡,就好像葉凡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唉,怎麼了,他可是要對你做那種事情。」葉凡嘆了口氣,柳文都要對柳煙做那種事情了,殺了柳文柳煙怎麼會害怕呢?

等等,柳煙從小被師父收養,在師父的呵護下成長,估計沒有見過死人,所以此時變成這個樣子也不奇怪。

「你聽我解釋啊,像柳文這種人,活在世上根本是浪費這裡的空氣和土地。所以,我殺了他是替天行道。」葉凡徐徐的說著,還不斷湊近柳煙。

「你別過來,你想幹什麼?」柳煙對葉凡越來越怕,生怕葉凡會突然暴起把自己怎麼樣。

葉凡師弟肯定是修鍊走火入魔了,所以才會這樣!

「小凡!你幹什麼?」就在此時,柳長老從走了進來。看著葉凡,鄒了走眉頭說道。

「厄,沒幹什麼。」葉凡回答道,真是怎麼說師姐都不能明白。

「對了,小文呢?」柳長老看了看四周,疑惑的問道。

「哦,那個人渣啊,被我殺了。」葉凡毫不在意的答道。

「什麼?殺了?」柳長老聽到這話,突然渾身發抖,殺意橫生。

「對啊,殺了!諾,屍體在那。就等師父發落了。」葉凡指了指不遠處地上的屍體。

柳長老慌忙的跑過去,把屍體的臉翻過來,入眼的赫然是柳文!

「小文……」柳長老看到柳文,突然哭出聲來。

雙目赤紅,突然暴起,沖向葉凡,手成巴掌狀。

「啪1房間里頓時響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他可是你師兄1柳長老渾身發抖,看著被扇倒在地的葉凡。

「師父,那個人渣想要對師妹施暴!所以我才出手1葉凡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斗皇強者的全力一擊,真是很疼!

葉凡剛剛沒有躲避,因為是柳長老出的手,這些日子,葉凡看了出來,柳長老是真心待自己的。

柳長老聽到這話,目光轉向柳煙,渾身殺意流轉,隨時可能爆發。

「嗯……」柳煙看著事情發展成這樣,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輕輕點了點頭。

「唉,都是罪孽啊1柳長老嘆了一口氣,眼淚緩緩流了出來。此時不像是一個斗皇強者,更像一個老來喪子的老年人。

「師父……他連師妹都敢下手,殺了他!我這是替天行道1葉凡心裡有了一些悔意,但是如果能重來一次,葉凡還是會毫不猶豫的殺掉柳文!

為什麼?葉凡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生來就很討厭這一種人。無論何時,無論何地。

前世在地球上,親眼看到新聞上有一個人強暴自己的親妹妹,殺了自己全家。所以,從那以後,葉凡異常疼恨這種人。

「你還說1柳長老看見葉凡不知悔改,走進房間里,怒氣沖沖的拿出一把長劍。

「今日,我就要殺了你1柳長老滿身殺意的朝葉凡走來。

「師傅,別……」柳煙抱住了柳長老,大喊道。同時,眼淚還在流著。

這一切,都因自己……如果自己是個男兒身,或許,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吧?

「放開我!我要殺了他1柳長老用鬥氣將柳煙震開,然後拿這長劍,往葉凡刺去,上面還附了鬥氣!

葉凡沒有躲,也不想躲。

「噗……」長劍刺入葉凡的胸口,一股劇痛襲擊著葉凡的腦海。不只是身體上的疼,還有……心裡的疼。

「這一劍……算是我還了你這一個月對我的照顧,從此以後,我們各走各的,互不相干1最後四個字,葉凡幾乎是吼出來的。

斗皇強者的全力一擊,讓葉凡的胸口破了一個大洞,葉凡將劍拔了出來。

轉身,走出院子。

「你滾!再也別讓我看到你!否則我就殺了你1柳長老在身後大喊道。似是對自己說的,又像是對葉凡說的!

「轟1這時,天下起了大雨。

雨水淋在葉凡的身子上,讓原本就疼痛的傷口更加疼痛難忍。可是葉凡沒有使用鬥氣去冶療,就讓雨水沖刷著自己的傷口。

刻苦銘心的痛,讓葉凡深深知道。也讓葉凡永遠記得今天為什麼會受傷!

鬥氣大陸……好人難做!

漫無目的的淋著雨,葉凡不斷遊走著,沒有流淚,沒有悲痛。有的,只是深深的思念。

思念著韻兒,思念著月兒。這兩個人,無論自己做了什麼,做什麼事,斗會毫無條件的支持自己。

走到一坐角落,葉凡感覺昏沉沉的,胸口上的胸口此時被雨水沖刷掉了所有的血,肉都有些泛白。

「自此之後,我葉凡。不會再去做那無所謂的好人!我要做能撐控一切,保護自己所有愛的人。讓一切臣服的人1葉凡仰天長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