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抓鬼小農民>第四章 壞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壞人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女生小說

的確,這一坨泥巴入口,禿頭中年男子竟是滿嘴芬芳,宛如飲下了百花釀造的醇酒,整個人醺醺然欲醉,更有一道道熱流在體內流竄,似乎是在溫養著內臟器官。

那原本不時隱隱作痛的肝部,更是熱得發燙,痛感逐漸消失。

禿頭中年男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吃完一口泥巴,竟是主動在黃小龍的膠鞋上摳著,一邊摳一邊狼吞虎咽,像是怕人和他搶吃似的!

禿頭中年男子的同伴,還有宋雨茹,都傻在那裡了…

『今天算是便宜你了…』黃小龍微微搖頭。

要知道,他鞋子上的泥巴,可不是一般的泥巴!

在黃小龍居住的村子後面,是連綿不絕的群山,其中一座人跡不至的隱蔽山峰上,全是各種爭奇鬥豔的罕見植株與花卉。

端的是百花齊放,似乎常年不謝。而這些花卉,大多具有罕見的醫藥價值。

千百年來,鮮花花瓣掉落在泥土之中,形成花泥,本身就是一種無與倫比的靈藥啊;。

也就是說,黃小龍在山裡走一圈下來,鞋子上就全部是堪比靈藥的花泥。

這種花泥很逆天,不說活死人肉白骨,至少可以修復禿頭中年男子壞死的肝細胞和肝小葉結構,矯正已經變形的肝臟,軟化消弭肝臟腫塊。

不多時,黃小龍一雙膠鞋上附著的泥巴,就被禿頭中年男子吃了個一乾二淨。

他還意猶未盡呢。

噗~~~~~~~

禿頭中年男子放了個臭屁,然後臉色憋得通紅,尷尬的道。「神醫…我,我先失陪一下…」

說完就飛奔似的朝車廂里的廁所跑去。

十分鐘之後,禿頭中年男子一臉愜意的走了出來。

一眼看去,他那鼓鼓囊囊的腹部,依然已是變得平坦,其臉色也是紅光煥發。

剛才在廁所里,禿頭中年男子已經通過大便,將腹水給排了出來,一身疾病,也是好了個七七八八。

「這就好了?吃泥巴把肝硬化吃好了?」宋雨茹覺得今天發生的事情,簡直就是顛覆了她的世界觀!

「神醫!恩人1禿頭中年男子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大恩不言謝啊!您,您…」

「你的肝功能已經得到了滋養和修復,以後自己注意調養,也不用戒酒,注意量就好,每天飲酒不要超過二兩。」黃小龍吩咐道。

禿頭中年男子將頭點得像小雞啄米。

「恩人,我這實在是太激動了…」禿頭中年男子從包里取出一本支票簿,「恩人,您儘管開個價。您是要現金支票還是銀行轉賬?支付寶轉賬也行…這診金,可萬萬不能少了。」

黃小龍卻是搖了搖頭。「我說過,今天我遇到了大老婆,心情好得不能再好,所以是免費給你們治玻那啥,我這個人做人的理念,就是一言九鼎。診金的事,不要再提了。」

一聽這話,兩名中年男子頓時肅然起敬。

尼瑪,高人啊!

什麼叫做虛懷若谷?什麼叫做視錢財如糞土?這就是啊!

宋雨茹心中怦然一動,『不是吧?他還真不要半毛錢?這兩個中年人看起來就是不差錢的主,黃小龍救了他們的命,只要一開口,那得賺多少診金啊!現在他分文不取,難道…難道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真的有那麼重要?還有,他真的是有些本事呢,那他說的鴛鴦蝴蝶命,難道是真的?』

心念轉動間,宋雨茹忍不住看了看黃小龍,只見他眼眸清澈如靈泉,氣質竟是有些超然,不由的,宋雨茹心跳加快,宛如鹿撞,那無暇的俏臉上,也是染上一抹嫣紅,明艷動人至極。

兩名中年男子,感恩戴德,但也不敢再提及診金一事,他們也是坐了過來,坐在黃小龍座位的對面。

沒辦法,宋雨茹就挪到黃小龍旁邊坐下,把自己的位置騰給那兩位中年男子。

美人在側,黃小龍只覺得溫香軟玉,一縷縷少女的幽香,在鼻端盡情縈繞,揮之不去,讓他大感舒服受用。

兩名中年男子,畢恭畢敬的將自己的私人名片雙手遞給黃小龍和宋雨茹。

黃小龍接過來一看;。

禿頭中年男子叫做『洪泉濤』,在濱海市有幾家星級酒店,其中還有兩家五星級酒店,算是小富商一個了。

另一個中年男子叫做『鄒石』,主要是從事家裝行業,在濱海市也有幾個做得風生水起的家裝公司。身家雖然比不上洪泉濤,但小几千萬還是有的。

洪泉濤還給了黃小龍和宋雨茹一人一張鍍金鑲鑽的卡片,這是他私人發行的至尊卡,到目前為止,一共也就發行了八張,持卡的人,都是洪泉濤最為尊重的貴客。

有了這張至尊卡,可以在洪泉濤旗下任何酒店,免費的消費。

黃小龍隨手把名片和至尊卡放到身旁的帆布包里。

宋雨茹無功不受祿,推諉不要,洪泉濤和鄒石連連哀求,她才接受。

這個時候,黃小龍拿出一部老舊的手機,對洪泉濤和鄒石道。「我加一下你們的微信。以後有什麼治病,驅邪,抓鬼,鎮宅,遷墳……之類的生意,都可以介紹給我。放心,我收費是很合理的。」

黃小龍的目的很明確,洪泉濤和鄒石都算是有錢人,接觸的圈子也是物以類聚,說不定還能靠他們,接到不少大單。

洪泉濤和鄒石,受寵若驚的加了黃小龍的微信,珍而重之的把黃小龍的手機號碼保存了起來。

完事兒了,黃小龍就把手機收了起來。

宋雨茹在一旁噘著小嘴,心裡有點莫名的悵然,剛才黃小龍居然沒有順便問她的微信號!

當然了,宋雨茹臉皮嫩,不可能主動去要黃小龍要微信號。

就在這時,過道盡頭有人淡漠的道。「讓讓,借過,請讓讓。」

黃小龍循聲望去,只見一個身材魁梧的光頭男子,小心翼翼抱著一個兩,三歲的小女孩,正在穿過走道。

後面跟著一個五短身材的男子,臉上有著一道蜈蚣似的猙獰刀疤,一邊走,目光一邊警惕的左顧右盼。

光頭男子抱著的小女孩,似乎是熟睡了過去,頭伏在光頭男子的肩膀上,一動不動的。

不多時,這兩名男子就穿過走道,去了下一節車廂。

「那兩個人看起來好凶的樣子。」宋雨茹吐糟道。

「額~~~是兩個壞人。」黃小龍微微一凝眸。

「壞人?」宋雨茹奇道。「你怎麼知道人家是壞人?只不過面相有點凶罷了,說不定心腸很好呢。以貌取人是不對的。」

洪泉濤和鄒石也好奇的看著黃小龍。

「相由心生,境隨心轉。」黃小龍慢條斯理的道。「另外,每個人身上都有形形色色的氣,通過觀察這些氣,可以看出人的健康,病理,禍福,善惡……好人和壞人身上的氣是不一樣的。況且,剛才那兩個人身上還散發著殺氣,說明他們是殺過人的,而且還殺得不少。」

說到這裡,黃小龍雙瞳微微一縮,「我在光頭男抱著的小女孩身上,聞到了安眠藥的嘻們給小女孩服用過大劑量的安眠藥…額,如果我沒有猜錯,小女孩應該是他們綁架過來的吧。」

「綁架?」宋雨茹,洪泉濤,鄒石,臉色都遽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