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抓鬼小農民>第十章 小農民,滾出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小農民,滾出去!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女生小說

第十章小農民,滾出去

送走了白衣女鬼之後,黃小龍收斂了氣勢,眨眼間又變回了那個青竹般秀逸的少年,有點土裡土氣的,有點人畜無害,又有點玩世不恭的樣子。

黃小龍是一個二十齣頭的農村娃,同時,他還有另一個身份,他是一個鬼差!

是受到天地認可的地府正宗鬼差!

這…與他幼時的一次奇遇有關,這也是法不傳六耳的絕密!

「嘿嘿嘿,我也有車了,這是多少城裡孩子都無法實現的夢想礙」黃小龍雀躍的跑到那輛比亞迪f3旁邊。「村裡最好的交通工具就是牛和馬,只有縣城裡才會有小車,這輛車要是開回村裡,村長和爸媽都會誇我能幹的啊~~」

坐進駕駛室。

當黃小龍的雙手握住方向盤的時候,整個人散發出一種沉穩的氣勢,一種老司機的氣勢…

踩離合,掛擋,起步……

黃小龍嫻熟的開著比亞迪,一溜煙消失在這片人跡不至的荒蕪區域。

其實這裡離荔枝區也不遠了,上了公路,黃小龍看了看路牌,然後將車駛入荔枝區。

荔枝區屬於濱海市的貧民窟,棚戶區,一天到晚烏煙瘴氣,同時也聚集了三教九流的各種人物,可以說是龍蛇混雜。

花湖街是一條小街,左右兩邊林立著密密麻麻十分擁擠的紅磚樓房,沿街店鋪一間挨著一間。

冷飲店,跌打館,藥鋪,餐館,撞球室,麻將館,洗腳店,按摩店……一應俱全。

「啊~終於到了!和以前也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嘛~~」黃小龍把比亞迪停在花湖街外面的免費停車位上。

他肩上扛著帆布包包,拿出軍用水壺喝了口水,然後深一腳淺一腳的踏進了花湖街。

濱海市位於亞熱帶,晝長夜短,這時已經傍晚六點多了,但天色還沒有黑下來的跡象,倒是有大量下班的人和社會閑散人士,陸陸續續的擠進花湖街,醞釀著即將開始的糜爛夜生活。

黃小龍進城的三大任務,賺錢,娶老婆,上大學,這是他銘記在心的,不過…人是鐵飯是鋼,還是先把肚子填飽吧;!

摸了摸飢腸轆轆的肚子,黃小龍找到一家餐館。

「小曼快餐店」

進了店,黃小龍張望了一下,店裡沒人,疏密有致的擺放著幾張簡單的木桌子,倒是拾掇得挺乾淨,但是沒安裝空調,兩個大風扇嗚嗚嗚的吹著,裝修也簡陋得不能再簡陋。

「額…沒人啊?」黃小龍愣了一下,然後就裝備返身離開。

就在這時,從廚房裡快步走出一個女人,連忙對黃小龍道。「小哥,吃飯?坐,快請坐。」

黃小龍眼睛一亮。

女人二十三,四歲的模樣,素顏,瓜子臉,柳葉眉,眼如秋水,身材高挑,膚色白皙,有一種江南女子的溫婉,讓人看一眼就感覺心裡特舒服,特寧靜。

不吹不黑,這顏值,至少得有八,九分。

她的穿著很樸素,上身一件淺色圓領弔帶露肩t恤,鎖骨看起來特精緻,系著廚裙,下身穿了一條淺藍色牛仔褲,充分強調出了玉腰的纖細以及美-臀的挺翹滾圓。

腳上穿了雙著小花的布鞋,少了些時尚,但多了一分鄰家姐姐的文靜。

硬要雞蛋裡挑骨頭,這女人也就是胸小了一些,估摸著還不到36b,比起黃小龍在火車上邂逅的大老婆宋雨茹都頗有不及。

「小哥,快請坐埃」女人趕緊走過來熱情的招呼道。

她額頭上有些汗珠,身上的香味是純天然的,整個人顯得特健康。

「哦,生意蠻清淡的呵。」黃小龍也不準備換地方了,畢竟老闆娘養眼埃

隨意找了張空桌坐了下來。

「生意…是不太好…」女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小哥你不知道,這年頭,生意不好做。」

「哦,我剛從農村出來,不清楚城裡的行情,老闆娘,麻煩你把菜單給我瞧瞧。」黃小龍笑道。

「好,好好。」女人趕緊把菜單交給黃小龍,因為做成了這一單生意,她也露出會心的微笑。

黃小龍看了看菜單,紅燒肉24塊一份,回鍋肉18塊錢一份,麻辣魚28塊錢一份,素菜基本上都是8塊錢一份。

『好貴礙城裡真是不簡單礙比縣城的物價高了不少…』黃小龍暗暗咂舌,不過今天好歹做了筆生意,進賬一千多塊錢現金,他一咬牙,就決定奢侈一把。

最後點了一份紅燒肉,一份炒油菜,兩斤米飯。

「小哥,兩斤米飯,你…你……」女人有點懷疑的看了看清秀的黃小龍。

「沒事,老闆娘,我們農村娃飯量大。」黃小龍露齒一笑。

「嗯,小哥你等等,我進廚房給你炒。」女人一頭扎進廚房。

好嘛,這間快餐店也就漂亮老闆娘一人撐著,她身兼數職,也蠻辛苦的。

不多時,黃小龍點的飯和菜就上來了。

黃小龍開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小哥,你吃慢點,你慢點,別噎著了…」女人在一旁關心的道;。

菜的味道一般般,談不上好吃,但也不至於食不下咽,分量倒是挺足的。

幾分鐘時間,黃小龍如秋風掃落葉一般,將飯菜吃了個涓滴不剩。

女人站在吧台後面,眼睛都有點看直了。

「啊~吃飽了,好舒服…」黃小龍抹了抹嘴邊油膩,站起來,走到吧台買單。

掏錢的時候,黃小龍看到老闆娘左肩上長了一顆豌豆大小的黑痣,微微一蹙眉,低聲咕噥道。「這是『賤苦極貧痣』,一般長了這種痣,會承擔極大的家庭重擔和過著貧苦的生活,甚至一生債台高築…哎,想不到老闆娘這麼漂亮,卻是個可憐人…她若想改變命運,把這顆痣取了還不行,必須遇到貴人,說白了,就是必須嫁給一個命格很好的男人,這樣才會旺她……」

「小哥,你在說什麼呢?」女人訝異的問道。

「哦,沒什麼。」黃小龍取出幾張皺巴巴的鈔票遞給女人。

女人接過錢,又退了幾塊錢給黃小龍。「小哥,我…我看你應該是從農村出來,進城打工的,你背著行李,應該是剛剛到城裡吧?還沒找到工作?這樣吧,我給你打個折,飯錢就免了,再優惠你5塊錢零頭,就收你30塊錢整的好了。」

「啊,老闆娘你心腸真好,我可是吃了不少米飯的埃」黃小龍道。

「噗~~~是啊,小哥你飯量真大。」女人嫣然一笑,美極了,清純極了。

黃小龍都有點看傻眼了。

見黃小龍盯著自己看,但他的目光中,並沒有其他男人那種淫-邪-欲-望,女人倒也沒生氣,只是有些不好意思,把頭微微一低,「小哥,你把錢拿好。」

「哦…老闆娘你也不容易,就別給我優惠了,要不然我心裡就過意不去了。」黃小龍並不去接錢,他看了看吧台上供奉的一尊四面佛,「老闆娘,你家裡是不是有一個做偏門生意的親人啊?而且最近生意上很不順利?所以你請了一尊四面佛回來。四面佛也叫邪財神,做偏門生意供奉最佳,但是你供奉的位置不對,四面佛為四面,你供奉在屋子裡,被牆壁擋住了,我建議你最好是在屋外廣闊的地方供奉。」

「啊?」女人嬌軀微微一顫,瞪大了黑白分明的澄澈眸子看著黃小龍。「小哥,你…你怎麼知道我家裡有做偏門生意的親人?我這個四面佛的供奉位置真的不對?」

「嗯。」黃小龍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

「小曼,你弟弟那筆賭債,差不多該還上了吧?」門外傳來一把流里流氣,極為囂張的男子嗓音。

腳步聲響,十幾個男人,直接走入店內。

女人花容失色,秀眸里浮現出一抹混淆著厭惡和驚懼的表情,然後趕緊對黃小龍道。「小哥,你快走。」

「哦?小曼,你生意還不錯吧。那個誰,農村娃,吃完飯就趕緊從這裡滾出去。」一個穿著花襯衣沙灘褲,皮膚黝黑,三十來歲,五短身材,長相猥瑣,但雙目有凶光的男人,大馬金刀的坐在板凳上,朝黃小龍揮了揮手,宛如在驅趕一隻蒼蠅。

「啊?你在說我?」黃小龍一臉懵逼的看了過去。

「對,就是說你,小農民,這裡沒你啥事兒,滾出去。」猥瑣男人肆無忌憚的朝地上吐了口濃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