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抓鬼小農民>第十七章 一口唾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一口唾沫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其他小說

火球直接往別墅二樓飄去!

黃小龍一臉雲淡風輕的跟著,後面崔東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眼神中充斥著驚恐懼怕的表情。

「爸…你別自己嚇唬自己。」崔飛煙心疼自己老爸,趕忙一把攙住崔東,柔聲安慰道。「世界上哪有什麼鬼魂啊?等會,我們就能當面拆穿他的江湖把戲了。」

福伯卻道。「老爺不必緊張,無論發生什麼情況,老僕自然會竭盡全力,保護您和小姐的安全。」

說到這裡,福伯那蒼老的眼眸中,精光爆射,豪氣干雲!

黃小龍在前面聽到這話,忍不住搖頭失笑。

這福伯,雖然氣脈悠長,很明顯是個練家子,但要讓他去對付陰魂鬼物,基本上就是茅坑裡打燈籠——找死!

火球飄到了二樓一間主的門外,凌空不動。

「協小師父,這…這是我…我睡過的室…」崔東顫聲道。

「嗯,就在這裡了。」黃小龍展顏一笑。

室門並沒有上鎖,黃小龍握住門把手,一扭,門應聲而開。

屋內黑咕隆咚的,一陣陰風掀起,直逼出門外,將火球也吹滅了。

此時正值盛夏,濱海的氣候極為炎熱,別墅里又沒有開空調,按理說應該是酷暑難耐,可這間室里,卻是出奇的涼快,迎面冷風颼颼,讓人懷疑這並不是室,而是個凍庫啥的。

黃小龍眼中浮現出一抹隱晦的興奮,當先踏入室,順手摁下電燈開關;。

室里頓時燈火通明。

「進來吧。」黃小龍朝崔東等人招了招手。

「好…好…」崔東雙腿打擺子,崔飛煙和福伯一左一右架著他走進室。

這間室很是寬敞,足足有5,60平米,進口實木地板,仿古紅木傢具,雕花大床。

黃小龍目光看向床底。

「哼!鬼呢?你不是要讓我們見鬼么?」一進屋,崔飛煙就麻著膽子,到處觀察起來。

看了好一會兒,哪裡有什麼鬼物?

她長長舒了口氣,揶揄道。「我倒你怎麼解釋1

黃小龍並沒有理會崔飛煙,沖著床底笑道。「嘿嘿,別藏了,出來吧。」

話音剛落,一股寒煞之氣,從床底爆涌而出!

「桀桀~~桀桀~~哪裡來的小道士?居然敢多管閑事…桀桀~~~」一把驚悚的女聲從床底傳出。

緊接著,床底爬出一隻身穿紅衣的女鬼,抬起頭來,陰森森的瞪著黃小龍。

它披頭散髮,滿臉鮮血,面部的血管因為過度充血全部爆裂開來,極為猙獰,兩個空洞的眼眶裡,閃爍著紅色鬼火!

在這種情況下,其實崔東,崔飛煙,福伯,都是看不見它的,也聽不到它的聲音。

「哦…紅衣厲鬼么?」黃小龍微微搖頭。「這也太沒有挑戰難度了吧…」

鬼也有層次之分。

最低級的是遊魂。人在死亡的七天內,會在親戚旁邊,自家屋子裡遊盪,不會害人,只會默默看著,七天後就會去地府報道。

然後是孤魂野鬼,這指的是在規定時限內,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去地府報道的鬼,它們懼怕陽光,一開始也不會害人。譬如那個板寸頭黑車司機的比亞迪f3後排上的白衣女鬼,就屬於孤魂野鬼。

接著就是害死過人,怨氣極強的鬼物了,這種鬼統統歸納為「厲鬼」,以彩虹七色來劃分實力,它們不怕陽光,擁有置人於死地的能力,以及一些特殊手段。

赤橙黃綠青藍紫,赤就是紅,眼前這個紅衣厲鬼,就是在「厲鬼」這個範疇中,最弱的一檔了。

饒是如此,普通人遇到了紅衣厲鬼,基本上也會被慢慢折磨致死的。

「大膽鬼魂,留戀陽間,謀財害命,傷及無辜,罪不可誰…」黃小龍有些懶洋洋的說道。

「呵呵…」崔飛煙在後面冷笑了一聲。「我說你累不累啊?你在和誰說話?和鬼說話?你這麼自編自導自演,很拙劣的1

「飛煙,你沒開天眼,自然看不到陰物了,可並不代表它不存在埃這隻紅衣厲鬼,正在沖著你發笑呢…」黃小龍笑道。「得了,這回我讓你們好好見識一下——現形符1

黃小龍隨手在褲兜里摸出一張黃紙符篆,一抖,符篆自燃起來。

一道金光閃過!

與此同時,室里的燈光,似乎受到了某種不明力量的干擾,變得忽明忽暗起來。

一縷縷寒氣吹入崔東,崔飛煙,福伯三人的脖子里,讓他們在這大熱天背脊都寒徹入骨;。

「情況…情況有點不對勁兒礙」福伯心頭也是湧起一股冷意,下意識的踏前一步,將崔飛煙和崔東擋在身後。

「鬼…鬼呢?」崔飛煙終於是感到了害怕。非常害怕。

她麻著膽子定睛看向雕花大床,卻並沒有發現異狀。

「喏~~它已經飄到上面去了。」黃小龍用手指朝上方指了指。

崔東,崔飛煙,福伯,三人幾乎是同時抬頭一看。

只見,那隻紅衣厲鬼正倒貼在天花板上,長發倒垂,臉上的鮮血一滴滴掉落下來,嘴角一咧,笑得人!

「啊!鬼1崔東倒抽一口涼氣,只覺得頭皮發麻,連髮根幾乎都豎立了起來!

「老爺,小姐,你們…你們別怕…我…我來保護你們……」這是福伯第一次見鬼,他的一腔豪氣卻是早已灰飛煙滅,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不寒而慄!

「不要過來…你……」崔飛煙花容失色,她下意識的跑到黃小龍身邊,竟是伸出芊芊玉手,主動攬住黃小龍的胳膊,嬌軀像篩糠似的抖動了起來。

這是人在遇到危險時,下意識尋求保護的動作。

也就是說,崔飛煙潛意識認為,在場的幾個人里,只有黃小龍能夠保護到她!

夏天穿的衣服,布料很薄,崔飛煙這麼緊貼著黃小龍,胸前的兩團豐滿,竟是緊緊挨著黃小龍的胳膊,讓得黃小龍湧起一種*蝕骨的溫熱之意。

『哇…好軟,好大……』黃小龍舒服受用。

「我…我崔東自問並沒有做過什麼虧心事,也沒有害過人…你…你為什麼要…要害我?冤有頭債有主…你……你不要找我…我給你燒香燒冥紙…你走吧……」崔東哀聲求饒。

「崔老伯,你說這些話根本就是瞎子點燈白費蠟嘛。厲鬼是被執念和仇恨支配的瘋子,不管是不是你害死的它,只要它盯上了你,都會想方設法折磨你,至死方休。」黃小龍笑道。

「小道士,你給我死1紅衣厲鬼一聲怪叫,如鷹擊白兔般,凌空朝黃小龍撲了下來。

「啊1崔飛煙嚇得驚聲尖叫起來,簡直就是魂飛魄散,本能的雙手一環,死死摟住黃小龍的腰部!

黃小龍嘴角浮出一抹譏誚的笑意,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一張嘴——「噗~~~~~」

一口唾液噴向凌厲下擊的紅衣厲鬼!

轟!!!!

唾液不偏不倚,恰好噴在紅衣厲鬼的眉心處,這一下,宛如天雷炸開,紅衣厲鬼的鬼體,竟然四分五裂,爆碎開來!

說時遲那時快,黃小龍從帆布包包里,取出一個竹筒,打開蓋子,將口子對準紅衣厲鬼。

紅衣厲鬼散碎的鬼體,頓時化為千絲萬縷的黑煙,夾雜著凄慘的叫聲,一股腦兒的湧入竹筒中。

黃小龍笑嘻嘻的將蓋子蓋上。

室里的燈光恢復正常,冷氣散盡,慢慢變得燠熱起來。

「飛煙,你抱夠了嗎?」黃小龍嬉皮笑臉的回頭看著正緊抱他腰部的崔飛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