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抓鬼小農民>第十八章 女神陪著去逛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女神陪著去逛街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女生小說

黃小龍這麼一說,崔飛煙才反應過來,趕緊鬆開手站一邊了,那吹彈可破的俏臉上,又是尷尬,又是窘迫,又是羞赧。

她並不是存心要去抱黃小龍,而是剛才的情況太兇險,讓她做出了一個本能的動作。

這與曖昧無關…

黃小龍幹掉了紅衣厲鬼,室里變得風平浪靜的,隱隱約約,可以聽到窗外的蟲鳴蛙叫聲,生機盎然。

「咦?」崔東臉上懼意漸漸消退,縈繞在印堂上的黑氣竟也徹底消弭,整個人顯得容光煥發,「小師父…好像…好像全身都輕鬆了下來…這…好舒服…真的好舒服…」

「那個誰…你…你把厲鬼消滅了?」崔飛煙嘀咕道。

「嗯,搞定了。」黃小龍笑嘻嘻的道。

「不是吧?你…你連符篆和桃木劍之類的都沒用,就吐了口唾液,這到底是這麼回事啊?」現在,崔飛煙已經徹底相信黃小龍所說的話了,雖然還有點后怕,但好奇心迫使她向黃小龍提出疑問。

「哦,人的唾液和血液,還有童子尿,都有極強的陽剛之氣,這個紅衣厲鬼道行不高,所以我吐它一臉,它就一命嗚呼了。」黃小龍露齒一笑。

話雖如此,但一般人也斷然無法模仿黃小龍這一招。

一般人的唾液中,附著的陽氣,根本不足以滅掉一隻紅衣厲鬼!

「好噁心…」崔飛煙有些嫌惡的皺了皺眉,然後指著黃小龍手裡握的竹筒。「這個又是什麼?」

「這個啊?這個是我自己無聊做著玩的小玩意兒…」黃小龍落落大方的將竹筒遞給崔飛煙。

崔飛煙接過來一看,只見這竹筒是用青竹編成,手工倒是很精細,表面用硃砂畫了一些符篆,好幾個符篆組合在一起,似乎構成了一個陣法。「這到底是什麼啊?」

「這個叫做『陰魂筒』,是專門存放陰魂的。」黃小龍解釋起來。「剛才那個紅衣厲鬼,其實我並沒有讓它真正的魂飛魄散,我只是將它重傷,然後收入這個『陰魂筒』……」

「啊?」崔飛煙柳眉一抖,顫聲道。「你…你這是…你這是在飼養鬼魂?」

「對埃」黃小龍若無其事的笑道。「這個『陰魂筒』里,大概已經裝了幾十隻厲鬼了……」

「啊!變態!超級大變態1崔飛煙嚇了一大跳,她聽說過養貓養狗養兔子甚至養蛇養蜥蜴的,但從來沒有聽說過養鬼的!

受到驚嚇,崔飛煙手中的竹筒脫手掉落,黃小龍順手一抄,抓在手中,然後放進帆布包包里;。「飛煙你別害怕,其實這些陰魂還是有用的,譬如集齊一定的數量,就可以用來煉製一些法器,鬼偶和招魂幡之類的…很有意思的。」

我暈!這是支付寶集五福?

「你別說了…你…你的確是個變態…」崔飛煙躲到福伯身後。

現在她對黃小龍是有一些佩服,但更多的是害怕和些許討厭。

「小師父,這次真是太感謝你了。」崔東用發自肺腑的聲音致謝道。「我有一種大病初癒的感覺…神清氣爽,太輕鬆了1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嘛。」黃小龍笑道。「那麼…崔老伯,那個…那個尾款,是不是應該給我結算一下了?」

其實黃小龍還是有些不太好意思,畢竟只是一個比較孱弱的紅衣厲鬼,一口唾液搞定,收人家8000塊,會不會太坑爹了?

「小師父,這個不用你說,我崔東知恩圖報,一定會好好感謝你的1崔東二話不說,直接拿出隨身攜帶的支票簿,用金筆刷刷刷的寫了一長串數字,然後遞給黃小龍。「小師父,這是張現金支票。」

黃小龍接過來一看,一個『1』後面,一長串的『0』,看得他頭昏眼花,也不清楚究竟是多少錢。

不過黃小龍並沒有接受。「崔老伯,你誤會了,我只想拿該拿的錢。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是我做人的理念。尾款是4000塊錢。」

黃小龍將現金支票返還給崔東。

這倒不是裝逼,他從農村出來,是貪錢,但絕不會昧著良心撈錢。做多少事,拿多少錢,心安理得。

「這…」崔東窒了一下,眼睛里騰升出一抹肅然起敬的表情,趕緊收回支票。「小師父,你可真是高人!是我孟浪了…福伯,趕緊給小師父4000塊錢。」

『不是吧?這傢伙是在裝還是真的那麼高尚?』崔飛煙狐疑不定的看著黃小龍。

福伯取出40張嶄新的毛爺爺交給黃小龍,黃小龍這才欣然接受。

仔仔細細點清楚了,確認無誤,黃小龍這才珍而重之的將錢放入貼身口袋裡。

「此間事了,我也該告辭了。崔老伯,以後有什麼問題,儘管在微信上聯繫我。如果能夠介紹一些生意給我,那我就太感激了。」黃小龍笑道。

「小師父別急…」崔東神色有些慌亂的道。「小師父,你看,飛煙的事情,還望你再出手一次…酬勞方面,請小師父放心。」

「哦…」黃小龍看了看崔飛煙,「飛煙,我說過,你也撞鬼了,但纏住你的鬼,並不是剛才那隻紅衣厲鬼。如果你願意支付給我1萬塊錢,那我不但幫你搞定纏住你的厲鬼,甚至還可以幫你把月經不調和小便尿分叉治好。」

「你…」崔飛煙的態度不再那麼堅決了。

親眼看到了鬼,已經動搖了她這個無神論者的信念,顛覆了她的世界觀。

「飛煙,如果我沒有猜錯,你近段時間夜不能寐,就算是睡著也是半睡半醒,老做噩夢,睡覺的時候還感覺有重物壓身,身體不斷下沉,精力欠佳,茶飯不思…」黃小龍一本正經的說道。

崔飛煙心頭一震,黃小龍說的句句屬實,她雖然對黃小龍沒什麼好感,但一想到自己真要是被厲鬼纏上了,那多可怕啊?所以一咬牙,就準備答應下來。

可黃小龍話鋒一轉,「對了!我想起來了!飛煙,你答應過要向我道歉的;。現在你道歉吧1

其實崔飛煙就怕黃小龍提這茬。

她素來就是個心高氣傲的女孩,冷艷無雙的女總裁,幾乎從來沒對誰低過頭道過謙。

黃小龍雖然有些本事,但土裡土氣的,像個小流氓似的,現在要她道歉,她心裡可就有些不太樂意了。

但紅口白牙答應了的事情,這樣反悔,似乎又說不過去。

崔飛煙正自糾結,崔東在旁連聲道。「閨女,還愣著幹嘛?趕緊道歉吧!剛才你的確對小師父不敬。你這孩子,就是脾氣太倔了。人啊,總歸要學會低頭,否則,遲早要吃大虧。」

「爸1崔飛煙銀牙咬碎,終於囁嚅道。「那個…對不起了,剛才我…我不應該那麼武斷的否定你…我…我現在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有陰魂和鬼的…好了,道完歉了,你滿意了吧?」

說完這句話,崔飛煙就像使了挺大勁兒似的,心裡特委屈。

她是多麼驕傲的天鵝啊,居然對一個農村娃,低下了高貴的頭顱。

「哎…這麼小聲,誰聽得見埃」黃小龍埋怨了一句,不過他一個大男人,也沒有故意去刁難崔飛煙。

沒想到,崔東眼珠子一轉,板著臉道。「飛煙,我看你還不情不願的!明明就是自己錯了,死不悔改!不行!你向小師父道歉,必須誠懇!這樣,現在時間還不算晚,你陪小師父去逛逛街,買一件貴重的禮物送給小師父,算是彌補你的過失,然後再重新道歉1

「啊?爸,不是吧?我還…我還得陪他逛街?還要買禮物?」崔飛煙不樂意了。「爸,這也太小題大做了吧?那啥,其實最近我挺忙的,我還得趕著回公司做一份招標計劃書…」

「你交給助理就行了。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1崔東的語氣越來越嚴厲。

黃小龍在旁邊算計了一番,然後點了點頭。「這樣吧,要不你送我一件禮物,我就不讓你再道歉了,這件事就這麼扯平了。」

一聽不用再道歉了,崔飛煙也就一口答應了下來,「行!我送你一件禮物,這樣我也問心無愧了。」

說完,崔飛煙柳腰款擺,朝外面走去。「走吧,我帶你去選禮物。」

目送黃小龍和崔飛煙離開了別墅,崔東的眼睛微微一眯,眼神中透射出一種別有深意的表情。

「老爺,這位小師父的確天賦異稟,有些手段…不過,這麼難為小姐…這…怕是有些不妥吧?」福伯皺眉道。

「福伯,我看問題與你不同。」崔東笑道。「飛煙遇到的麻煩,還得小師父出手才行。再則,這位小師父,手段絕對不止於此,他給我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說著,崔東揉了揉太陽穴,臉上有些疲倦,「我老了,以後家裡就全靠飛煙一個人撐著了。飛煙雖然有幾分能力,但終歸是弱質女流。濱海這地方,龍盤虎踞,不知道多少人在盯著我們崔家這塊肥肉…我就怕,飛煙最後被人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下…這閨女,若能遇到一位貴人,對她以後,大有裨益…」

聞言,福伯心中一顫!

崔東能夠在濱海商界,打拚出如斯一份基業,絕非幸至!

他看人的眼光,決斷的能力,運籌帷幄的大局觀,並非常人能及!

「老爺,我明白了。」福伯心悅誠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