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抓鬼小農民>第二十六章 殷四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殷四哥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其他小說

百家樂的賠率方面,下注莊家而莊家贏,贏1賠1

下注閑家而閑家贏,贏1賠1

下注和局,贏1賠8

下注對子,贏1賠11

這一把開牌,果然是出了對子!

黃小龍的10塊錢籌碼,也變成了110塊錢。

「小龍,你押對了!你贏了1蘇小曼站在黃小龍身旁,一臉驚喜,她都沒想到,黃小龍會這麼順利,隨手一押就中了。

黃小龍表情古井不波,下一把,又將110塊錢的籌碼,全部押在庄勝的投注區。

開牌,果然是庄勝,110塊錢變成220塊錢。

二樓機房。

「草!這小農民運氣很不錯埃」虎哥一咧嘴,戲謔冷笑。「不過,十賭九輸,運氣好在我這兒沒用1

第三把,閑家勝,220塊錢變成440塊錢。

第四把,和,440塊錢變成3520塊錢。

第五把,和,3520塊錢變成28160塊錢。

第六把,莊家勝,28160塊錢變成56320塊錢。

……

第七把!

第八把!

第九把!

第十把!

……

頃刻之間,黃小龍連中十把!

面前的籌碼,由一枚10塊錢的,變成了一大堆,其中還有若干面額最大,5000塊錢的籌碼。

每一次押注,黃小龍根本連考慮都沒有考慮,眼皮子都不會眨一下,直接下注,而且都是孤注一擲,無論面前有多少籌碼,他都會全部推出去!

每押必中,從不落空!

瘋狂了!

這張賭桌旁的賭客,都已經不敢再玩了,都驚悚的看著黃小龍,附近也是圍上來了不少賭客。

「我的天,好厲害,連續押中了十把,都贏了好幾十萬了吧…」

「這傢伙只用了一枚十塊錢的籌碼,十分鐘不到,就贏了這麼多…太霸道了!偶像啊1

「一定是職業賭博高手1

「這是來踢場子的吧?我們不要參合進去,免得殃及池魚。」

……

發牌的荷官,臉都白了,額頭上香汗淋漓,用一種近乎祈求的目光看著黃小龍。如果黃小龍在她負責的賭檯上,繼續再贏,那她恐怕連這份工作都保不住了。

「小龍…你…你這…你這簡直太神了吧…」蘇小曼說話都不利索了。

「小曼姐,你欠虎哥的錢,我很快就可以替你還清了埃」黃小龍笑呵呵的道。「百家樂玩膩了,我們去玩骰子吧。」

說話間,黃小龍站了起來,把前面的籌碼收拾了一下,統統裝進一個托盤裡,然後手中拈著一枚面額1000塊錢的籌碼,屈指一彈,籌碼在空中翻轉幾圈,不偏不倚,恰好落在漂亮荷官那圓潤飽滿的事業線中間。

「荷官姐姐,拿去買件新衣服吧。」黃小龍露齒一笑。

漂亮荷官嬌軀一顫,看了黃小龍一眼,心神一陣恍惚。

黃小龍帶著蘇小曼,又來到了一個賭骰子的桌邊。

身後一大群看熱鬧的賭客跟著。

二樓機房。

亂了!

亂成一鍋粥!

「麻痹!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虎哥眼珠子鼓凸而出,死死盯著電腦監控畫面中的黃小龍。「他…他怎麼可能連中十把?」

「虎哥,我們…我們恐怕是遇到真正的高手了…」機房內一名臉目精明的工作人員,魂不守舍的道。「剛才…剛才他一定是在觀察那台發牌機的規律…只要找到了規律,就能…就能勢如破竹,每押必中…還有…虎哥,你看…你看他,臉色平靜得可怕,眼神止水不波,他已經贏了不少,但…但他絲毫沒有因為贏了錢而顯得興奮激動。這…這是一種氣度,據說,真正的賭博高手,可以做到喜怒不形於色,不管贏多少錢,輸多少錢,都心若冰清,天塌不驚…」

「閉嘴1虎哥的聲音有些發顫,神色有些猙獰。

這個賭場,油水豐足,但真正的幕後大老闆,並不是虎哥。他只不過是在這裡負責賭場的正常運營,兼著放點高利貸啥的。

倘若賭場損失慘重,他是沒有好果子吃的!

「媽的!小農民,你一直在扮豬吃虎,特么的和蘇小曼這個賤女人聯手布局坑我1虎哥怒了,眼中殺機迸射。「我要你死!我要你們死1

「虎哥…賭場的規矩,是不能…不能採用暴力手段…」一名工作人員提醒道。「虎哥,咱可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礙否則,以後還有誰敢來賭?」

「廢話!你以為老子不知道規矩么?馬上請殷四哥過來!快1虎哥咆哮道。

黃小龍帶著蘇小曼,閑庭信步的走到了一個賭骰子的桌邊,這張桌邊原本在玩的幾名賭客,連忙站了起來,像是怕事似的退避開了。

黃小龍落落大方的坐了下來。

骰盅是一名三十歲左右的少婦荷官用手搖的,裡面有三顆骰子。

投注的方法很多,有押大押小,賠率都是1賠1

另外還有押中三顆骰子相加的點數,這個賠率就比較高了。

如果是押中豹子,賠率可達恐怖的33倍。當然了,一百把里,恐怕也難得出一把豹子。

「荷官姐姐,可以開始搖了。」黃小龍笑著對少婦荷官點了點頭,然後又剝了一塊巧克力,放入嘴中慢慢咀嚼。

少婦荷官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狀態,抓起骰盅搖晃起來,她手速極快,骰子在骰盅內壁撞擊,發出雨打芭蕉般的密集啪啪聲。

在她搖骰子的時候,黃小龍的雙耳,微微聳動了幾下。

十幾秒鐘之後,少婦荷官搖好了骰子,將骰盅放在賭桌上,定睛看著黃小龍。「請下注。」

「荷官姐姐,我知道了。」黃小龍人畜無害的笑了笑,然後將托盤裡的所有籌碼,都倒在11點的投注區。

押中11點,賠率是1賠7

黃小龍的籌碼,大概有4,50萬左右,也就是說,這一把,要是被黃小龍押中了,那至少得贏2,300萬!

在虎哥的賭場內,還沒有出現過這種豪賭!

圍在旁邊看熱鬧的賭客們,連呼吸都屏住了!

少婦荷官臉上汗如雨下,把她的妝容都弄花了,她自己也並不知道,搖出了什麼點數。

『我搖骰子的速度,一向不慢,他若押大小,還有百分之五十的勝率…可是,直接押點數,他不可能押中的/少婦定了定神。

「荷官姐姐,你開埃」黃小龍笑道。

旁邊的賭客們,也都紛紛聒噪了起來——「開!開!開!開1

「ok…」少婦荷官將手放在骰盅上。

蘇小曼已經緊張得快要窒息了,她雙手合十,做祈禱狀。

開!

236!

11點!

中了!

賭桌周圍,鴉雀無聲!

「呵呵,」黃小龍一臉輕鬆,「小曼姐,我贏夠100萬了!可以幫你還清欠虎哥的錢了。」

「贏了…贏了…以後不用…不用提心弔膽…擔心虎哥來追賬了…」蘇小曼眼淚嘩嘩的流,激動哽咽,看著黃小龍的目光,溫柔楚楚。

少婦荷官驚得亡魂皆冒,她如泥塑木雕般愣在原地,後背都被冷汗浸透了。

「荷官姐姐,你快把籌碼賠給我埃」黃小龍催促道。

就在這時,一把陰惻惻的男子嗓音響起。「把籌碼賠給他。我們打開門做生意,贏就是贏,輸就是輸。這點錢,我們輸得起。」

黃小龍心中一動,循聲望去,只見說話的是一個四十來歲的枯瘦男子。

這傢伙長相極為駭人,身高足足有一米八左右,瘦得像根竹竿,兩腮凹陷,面色發青,晚上燈光不強的地方,乍一看,就和一個殭屍差不多,絕壁把人嚇暈過去。

虎哥和蚯蚓哥等人,恭恭敬敬的跟在這殭屍男身後。

「媽的,小農民,你和蘇小曼這賤女人設局陰我!你有種啊1虎哥臉色猙獰得不像話,像是要生吞活剮了黃小龍一般。

不過黃小龍的注意力,完全沒有放在虎哥身上,他饒有興緻的看著殭屍男,嘴角浮現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黃小龍看到,在殭屍男的左邊肩膀上,正趴著一個渾身青紫,大約五六個月大的嬰兒,這嬰兒正瞪著充滿怨毒的鬼眼,狠狠凝視著黃小龍呢!

當然了,在場其他人,包括殭屍男本人,都是看不見這個嬰兒的。

『養小鬼…呵呵,有意思…』黃小龍微微搖頭。

這個嬰兒,就是人養的怨靈,能夠一定程度的給人帶來好運。

殭屍男脖子上掛著一塊木牌,是柳木做的,柳木吸靈。木牌的表面雕刻了一個邪魅的小人形象,一絲若有若無的鬼氣從木牌中彌散而出,聯繫著趴伏在殭屍男肩膀上的小鬼。

養小鬼是一種控制陰魂的邪術,港島那邊非常盛行,有錢有社會地位的人,會一擲千金求購小鬼,用來幫助自己升官發財。

小鬼還有耳報的作用,也就是能夠在你耳邊,報告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

不過呢,這個殭屍男肩膀上趴著的小鬼,怨氣太重了,所謂的的好運,都是用怨氣吸納而來的,是帶著怨念的好運,小鬼以殭屍男的精氣神為糧,時間久了,殭屍男必然落個氣血乾涸而死的下常

「虎哥,現在我就把欠你的100萬還給你吧。賭債賭還。」黃小龍沖著虎哥笑道。

「你!沒那麼容易1虎哥怒火衝天。

「呵~~朋友,你設這個局,未免也太陰險了。」殭屍男陰森森的道。「以你的賭術,犯不著來這裡撈錢的…罷了,你和機器賭沒意思,機器是死的,人是活的,在下殷四,想領教一下朋友的賭術。」

「啊?你要和我賭啊?」黃小龍連忙搖頭。「其實我很討厭賭博的,賭博贏的錢,都是不義之財。用多了這種錢,是會折壽的埃我今天來這裡,並不是為了想贏錢,而是要替小曼姐還錢埃」

旁邊圍觀的賭客們聽了黃小龍的話,心裡都不以為然——不想贏錢?尼瑪,這逼裝得有瑕疵啊!

「朋友,我們賭場打開門做生意,就不怕你來賭,也不怕你贏錢,我們從來不做不合規矩的事,不過…」殷四哥眼中,浮現出來一抹兇狠的戾氣,「你贏了錢就想走,恐怕,也不太符合規矩吧?」

黃小龍感覺有些頭大,腦子裡天人交戰了好一會兒,才嘀咕道。「算了,再玩幾把吧,大不了我把贏來的錢,都寄回村裡,讓村長蓋學校。蓋學校是大功德,可以抵消不義之財帶來的晦氣……」

「那…好吧…你想和我玩什麼啊?」黃小龍有些無奈的看著殷四哥。

「打麻將吧。」殷四哥眼中醞釀著一些陰謀的味道。

「哦…好吧,那就打麻將吧。」黃小龍一口答應了下來。

他看了看趴伏在殷四哥肩膀上的小鬼,心中已經瞭然。

這傢伙最大的依仗,無非就是利用小鬼耳報的作用,在打麻將的時候,讓小鬼偷看別人的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