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抓鬼小農民>第三十四章 真言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 真言符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其他小說

黃小龍的這番話,宛如一枚重磅炸彈,在包間里引爆了。

所有人都被炸懵了!

義子和義母這屬於為人不齒的而一旦此事屬實,在濱海叱吒風雲的邱董,頭上就會頂起一片hlbe大草原…

可這明顯不可能好不好!

黃小龍僅僅只是看了邱董一家三口一眼,就信口雌黃,說出此等誅心之言,多半就是為了報復對他不敬的邱董義子『邱軒』。

「小畜生1第一個發飆的是邱董的女人,那美艷少婦,她像頭母老虎似的跳了起來,一臉猙獰的尖叫道。「誹謗!你這是誹謗!我要告你!要讓你坐牢!你這個鄉下來的小畜生1

邱軒的表情也像是一頭被激怒了的野獸。「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知道說出這種話,將會付出怎樣的代價么?你完了!小農民,我發誓,你完蛋了1

包間里,大多數人都對黃小龍口誅筆伐起來——

「報警吧,這事兒只能報警了。」

「邱董人大面大的,豈容一個山裡來的小農民潑髒水?這種心思惡毒的傢伙,判個幾年都輕了。」

「這小農民太下作了,這回老洪和老鄒都保不住他咯。邱董的手段,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

可以說,黃小龍幾乎是被包間里所有人針對了,但他的表情很淡然,寵辱不驚,甚至有些玩味的看著邱董一家三口。

「誤會…都是誤會…大家…大家別…別激動…有話好好說…」洪泉濤滿頭大汗,在包間里點頭作揖的打圓常

鄒石也放低姿態,連連賠不是。

他們二人,現在心臟都快蹦出來了,包間里非富即貴,黃小龍犯了眾怒,恐怕不好收場了!尤其是邱董那一關,不好過啊!

「咳咳…」一名穿著唐裝的老者,乾咳了幾聲,「大傢伙給泉濤和小鄒一點面子吧,先別急,邱老弟,你也別往心裡去……小夥子,你說這種話,你是有什麼證據么?」

「根本就沒有的事兒!我對乾爹乾媽比對自己親生父母還尊敬,我怎麼可能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邱軒急聲爭辯了起來,他身形一動,拳頭捏緊,就要衝上去暴打黃小龍。

「夠了!小軒,你給我坐好。」終於,邱董說話了,他的聲音里,充斥著一種讓人無法忤逆的威嚴。

「乾爹!你…你不會真相信這個小農民血口噴人的謠言吧?」邱軒真的急了。

「老公…快報警把這個小畜生抓走吧1美艷少婦拉著邱董的衣袖,不依的嗔道。「和這種齷齪的東西,有什麼好說的?」

「你們都別說話,我來處理。」邱董掃了美艷少婦一眼,大人物的氣場頓時彌散出來,看來他也動真格了。

邱軒和美艷少婦都噤若寒蟬。

邱董那凌厲的目光,又在包間里掃了一圈,但凡接觸到他目光的人,都緘口不言,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了黃小龍身上。「小朋友,這種話,的確是不能亂說的,既然你已經說了,我希望你能夠拿出證據。否則——」

說到這裡,邱董眼角的肌肉抽搐了幾下,整個人竟是有些殺氣騰騰。

很顯然,如果今天黃小龍拿不出確鑿的證據,那他將會遭到邱董毀滅性的懲罰!

忽然,蘇小曼鼓起勇氣道。「小龍…小龍他心思單純,是我見過,最善良的人…我相信,他一定不會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更不會惡意誹謗任何人的。我…我相信小龍說的每一句話。」

洪泉濤和鄒石,交換了一下眼神。

「我…我也相信神醫的話。」洪泉濤選擇了站在黃小龍這邊。

「當初在火車上,我和老洪有幸邂逅神醫,當時,神醫僅僅只是看了我們一眼,就診斷出,我患有嚴重的黃疸,而老洪患有不可逆轉的肝硬化晚期…」鄒石一本正經的道。「我這個人比較客觀,我也選擇相信神醫的話。」

洪泉濤和鄒石,不約而同都力挺黃小龍。

這其中,有私人原因,畢竟黃小龍救過他們的命,在這種劍拔弩張的時候,他們也不忍心看著黃小龍孤軍奮戰。

再者,他們都見識過黃小龍的手段,潛意識裡,對黃小龍有著近乎盲目的崇拜和信任,這也促使他們,嚴重懷疑邱軒與義母之間的確有染!

其實,黃小龍不說還好,這一說,邱董心頭倒也生出了一絲絲懷疑,特別是昨天晚上,他讓邱軒開車送老婆去做spa,兩人回家的時間,比平時晚了半個小時左右…

但懷疑歸懷疑,黃小龍這樣紅口白牙的說還不行,必須拿出板上釘釘的證據,否則,邱董不會善罷甘休。

「小朋友,你也別發怵,拿出證據來吧。」邱董目視黃小龍,眼神一瞬不瞬,觀察著黃小龍面部表情的每一個細微變化。

黃小龍神色如常的笑道。「你們都以為我在造謠啊?其實我這個人是不會撒謊的…每個人身上都有一種氣,我只需要通過望氣,就能知道很多事情。」

黃小龍表情愈發怡然,「兩個人如果有一般的肢體接觸,譬如擁抱啊,牽手啊什麼的,那他們的氣,就會附著在對方的體表。但如果是深層次的接觸,譬如發生了關係,那麼,他們的氣,就會深入到對方的身體內部。」

「老伯,你的妻子,她身體的內部,有你義子的氣,同樣,你義子的身體內部,也有你妻子的氣。這是昨晚留下來的,所以我可以肯定,昨晚他們發生過關係。」黃小龍平鋪直敘道。「另外,老伯你妻子的肚子里,還存活著你義子的那個東西,所以我會說他們在發生關係的時候,沒有採取任何安全措施……」

這番話說完,包間里的人都面面相覷。

望氣?

這尼瑪也太玄乎了吧?

不得不說,黃小龍這番理論,的確有那麼一點點道理,但要用來做兩人的證據,還是遠遠不夠的。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這就是你所謂的證據?簡直就是胡編亂造1邱軒笑了起來,不過,他的笑容很不自然,笑得比哭還難看。

美艷少婦的臉色,卻是越來越白。

邱董沉吟了十幾秒鐘,微微搖頭。「小朋友,你這證據不夠。畢竟,這些都只是你的一面之詞,所謂望氣,也超出了我的認知範圍。」

「想要證據其實也很簡單的。」黃小龍笑嘻嘻的道。「這樣吧,老伯,你把你那義子的生辰八字告訴我,我現在剪一個紙人,再燒一張真言符,紙人就會把所有真相都說出來的。」

剪紙人?真言符?

包間里的人,都一臉懵逼。

邱董思考了幾秒鐘,點頭道。「好,依你,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希望你最終能夠拿出讓我信服的真憑實據。」

「故弄玄虛1邱軒咒罵道。「我…我不會怕你的…清者自清…」

邱軒的生辰八字,邱董是很清楚的,他直接用筆寫到一張紙上,交給黃小龍。

黃小龍又讓洪泉濤找來了一張a4紙,一把剪刀。

黃小龍開始剪起紙人來,一邊剪一邊笑著說道。「紙人屬陰,因此在剪紙人的時候,要避免陽剛之氣衝撞紙人,所謂的陽剛之氣,就是唾液,血液等等,紙人沾了這些東西,就會成為廢紙……」

對於黃小龍這樣的舉動,包間里的人都嗤之以鼻,不以為然——這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在搞這種封建迷信!

本以為黃小龍會拿出什麼犀利的證據,沒想到居然是裝神弄鬼那一套!

不多時,紙人剪好。

黃小龍從隨身的帆布包包里,取出一根香,點燃,用香頭燙開紙人的眼睛和嘴巴,這就是所謂的「開光點眼」。

把邱軒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寫在紙人上。

「好了!我現在要燒真言符了。」黃小龍又從褲兜里取出兩張黃紙符篆。

其中一張是「拘魂符」,用來拘邱軒的一魂一魄,使其附在紙人上。

另外一張,就是「真言符」了,把邱軒的一魂一魄拘過來之後,馬上焚燒真言符,紙人就會復活講話了。

說時遲那時快,黃小龍一抖手,「拘魂符」瞬間自燃起來。

赫然,邱軒整個人突然變得有些獃滯,雙目無神。

一絲絲肉眼難見的光芒,從邱軒的天靈蓋飄然而出,果然是附著在了黃小龍剪好的紙人上面。

「起來1黃小龍伸手一指,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平放在紅木八仙桌上的紙人,竟是被一種莫名的力量驅使著,直接站了起來!

這個靈異的場面,讓得包間里許多人都毛骨悚然,心臟揪緊,連大氣都不敢吐一口!

抖手之間,「真言符」也自燃了起來,紙人開始在紅木八仙桌上走來走去。

「你叫什麼名字?」黃小龍對著紙人笑嘻嘻問道。

「我本名馬軒,幾年前拜了濱海房地產大亨為義父,改名邱軒。」紙人開始說話了!

這聲音極為尖厲,令人不寒而慄,但依稀可以聽出來,是邱軒的聲音。

包間里的人,更是全身戰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那你和你義母是怎麼回事兒?」黃小龍又問道。

「我一年前和乾媽勾搭成奸,每次乾爹去其他省市洽談生意的時候,我都會和乾媽盡享魚水之歡。乾媽說,乾爹年紀大了,那方面無法滿足他…乾媽特別喜歡我,迷戀我,我們商量著,以後乾爹老了,就平分乾爹的家產,乾爹膝下無兒無女,正好便宜了我和乾媽……」

包間里,紙人的話,一字不漏的落入眾人耳中。

到後來,人人都是一臉義憤填膺的表情,咬牙切齒,用陰森森的目光,看向了邱軒和美艷少婦。

「畜生!這一對狗男女!應該拉去浸豬籠!死不足惜1終於,有人破口大罵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