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抓鬼小農民>第三十七章 高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 高少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女生小說

黃小龍隻身從天子大酒店走出,來到停車場,鑽進比亞迪f3,然後拿出手機一看,崔東已經把地址發過來了。

「崔氏集團大廈」

倒是離天子大酒店不遠,就在附近的一個商區。

黃小龍車技嫻熟,沒幾分鐘就把車開到了目的地。

停好車,下來一看。

嘖嘖,眼前的崔氏大廈平地拔起,是這片商區最高的一棟,也是最氣派的一棟,簡直就是鶴立雞群。

黃小龍數了一下,大廈高約四十幾層,26層以下是傳統的長方形,不過從27層開始,不規則的呈梯形並逐漸收窄,以至於最高一層尖尖的。整棟大廈上尖下直,打個比方,就好像是一支用剩的鉛筆。

微微一看,黃小龍便明白其中緣由。

從風水學上講,大廈的下部長方形屬土,上部分尖形屬火,土火相生,形成了旺樓的格局。

而掌控這棟大廈的,便是濱海市一位美麗的公主,女神!

此時正值下午四點多,還沒到下班時間,天氣燠熱,大廈周邊顯得有些冷清。

「這麼高一棟樓,可真是太華麗了礙」黃小龍一臉驚呆的走入大廈。

「站住!你誰呢?」還沒走進大門,幾個保安就斜刺里沖了出來。

看著黃小龍一身民工打扮,竟然徑直就要往大廈里走,這也太扯了吧?要知道,在這裡出入的,可都是高端商務人士和白領啊!

「喂喂喂,小農民,你跑這兒幹嘛來了?我們公司不招民工。」一名胖乎乎的中年保安,輕蔑的掃了黃小龍一眼。

「啊?大叔,我不是來找工作的。我是來找人的。」黃小龍趕緊說道。

「找人?你找誰?」胖保安狐疑不定。

「我找飛煙啊,是崔老伯讓我過來的。」黃小龍笑嘻嘻的道。

「額~~~~董事長讓你過來找崔總?」

幾個保安都懵逼了。

尼瑪,你一個小農民,和崔總這種女神,又會有什麼關係呢?

保安們自然不會輕易放行,這個時候,從大廈內走出來一名神色匆匆的中年男子,一身商務人士打扮,微胖,臉上和和氣氣的,但雙目中卻透著一股子精明。

「您…您就是黃…黃少嗎?」中年男子走出來打量著黃小龍。

這位中年男子是崔氏集團綜合部的花部長,剛才崔東親自打電話過來,讓他到公司門口等一個人。

一個二十齣頭,穿著打扮很樸素,背著個帆布包包的小夥子,姓黃。

這花部長揣摩著崔東的語氣,竟然發現,崔東對姓黃的小夥子非常重視,簡直可以說是有一些尊敬的成分在裡面,花部長不敢怠慢,趕緊從辦公室小跑下來等人。

見了面,花部長臉上展覽出近乎諂媚的笑容,心裡也在不斷推敲黃小龍的身份。那點頭哈腰的樣子,把幾個保安的臉都嚇青了。

「哦,我是姓黃,但我不是什麼少爺,我就是一個小農民,崔老伯讓我來找飛煙的。」黃小龍露齒一笑。

「是是是,黃少,我明白,請,請跟我來。」花部長側身把黃小龍迎了進去。

大廈內。

冷氣開得恰到好處,各種裝飾和擺設,簡直就是富麗堂皇,高雅大方,金碧輝煌讓人目不暇給。

這還不止,黃小龍還看到不少衣冠楚楚的俊男靚女,或是拿著文件夾,或是捧著列印資料,走來走去。

特別是女的,一個比一個年輕,一個比一個漂亮,包臀裙,黑絲襪,養眼極了。

『天礙好多漂亮的小姐姐…飛煙這個公司,是看臉招人的么?城裡的姑娘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啊,怎麼都這麼好看礙』黃小龍可以說是大飽眼福了。

花部長不動聲色的在旁邊陪著,觀察著黃小龍的一舉一動,每一個表情,他發現黃小龍就跟個土農民似的東張西望,看見漂亮的女職員,激動得臉都發紅,他心裡更是吃不準黃小龍的身份和背景了。

「黃少,崔總在四十五層的休息間,我現在帶您上去。」花部長把黃小龍帶到了電梯口。

「好的。」黃小龍一臉笑意的走進電梯。

四十五層。

地面鋪著名貴的手工地毯,一間間辦公室緊閉著門。

花部長把黃小龍帶到一間掛著「休息間」牌子的門前。

休息間內。

布置得如同五星級酒店總統套房的休息間,崔飛煙坐在一張紅木書桌後面。

今天的崔飛煙,穿著略微有些奇怪,她居然穿了一條黑色緊身皮褲,將修長豐腴的大長腿盡數包裹,勾勒出完美無缺的誘人曲線。

秀髮披肩,柳葉眉,臉上有一種空山靈雨的氣質,美到了極致!

只是她的臉色有些蒼白,明媚的大眼睛中,竟是有著一些血絲,眼神中,偶爾還會閃現出一抹痛苦之色。

額…從昨晚到現在,崔飛煙是非常非常倒霉的。

昨晚做噩夢,竟然夢遊了,把傭人保姆嚇了個半死,她自己醒來后,也是瑟瑟發抖的流淚慟哭了。

然後今天早上一起床,尼瑪大姨媽就來了。

不但來了,而且來勢洶洶,並伴隨著強烈的痛經。

怎麼個來勢洶洶法?量大啊!不誇張的說,就好像血崩一樣,一個小時不到,就得去洗手間換一張衛生巾。

痛經也是她有史以來最痛的一次,肚子里像是有無數把小刀在絞殺似的。

可以說,崔飛煙是靠著強大的意志力,才堅持著來公司上班的。

裙子她是不敢穿了,只好套了條漆黑的皮褲過來,以免出糗。

好不容易忙完了今天的工作,卻是有不速之客登門。

在休息間內,除了崔飛煙之外,還有兩個男人,一老一少。

年輕的大概二十六,七歲,白白凈凈的,坐在沙發上,竟是有一種很沉穩的氣勢。

年老的,站在沙發後面,淵渟岳峙,又予人一種猛虎假寐,不動則已,一動就要傷人的危險感覺。這倒是和崔東的貼身保鏢福伯,有著幾分異曲同工。

「飛煙,我已經約了你好多次了,就這麼不給我面子?」年輕人的聲音很柔和,但看著崔飛煙的目光卻很強勢,充滿了毫不掩飾的佔有慾。「今晚,陪我去看音樂會吧,我已經讓人包場了,就我們兩個人。」

「夠了,高少,我說過,我不會和你一起單獨出去的,我不想惹來什麼誤會。」崔飛煙柳眉緊鎖,眼中逸出厭煩之色。

這個時候,敲門聲響起,花部長在門外道。「崔總。」

「進來吧。」崔飛煙回應道。

門開。

花部長沒進門,黃小龍倒是大踏步走了進來。

「飛煙,我來了1黃小龍看也沒看沙發上坐的「高少」,他一臉和崔飛煙很熟稔的表情,直接走到了崔飛煙的身旁。

「嗯。」崔飛煙點了點頭,緊蹙的眉頭自然而然的鬆弛了,眼中浮現出一抹奇怪的表情。

崔東已經通知過她,會讓黃小龍過來替她驅邪治玻

原本,崔飛煙是想再觀察幾天,盡量不和黃小龍再有什麼交集,結果沒想到,昨天晚上,噩夢升級,把她嚇得丟了魂似的。

因此,崔飛煙也不敢再執拗了,也同意了讓黃小龍出手。

一見黃小龍,不知道為什麼,崔飛煙慌亂無助的心中,頓時感覺到了一種安全感,很踏實。

「我的天!飛煙,你今天耳廓赤紅,月事兇猛,還有眉眼間的黑氣越來越濃了…你的情況很不妙啊!我必須馬上幫你搞定這些事情,你現在一定很難受吧?不過別怕,有我在,很快就會好的。」一見面,黃小龍略微看了崔飛煙一眼,就滿臉擔心的說道。

「額……」崔飛煙還沒跟任何男人當面討論過月事之類的,又是慍怒,又是羞赧,那蒼白無血色的臉上,竟是浮起紅雲,「別嚷嚷。」

或許是今天流血太多,所以崔飛煙說話中氣不足,這句話有氣無力的,聽起來倒像是在撒嬌似的。

沙發上,那高少臉上頓時掠過一抹陰鬱的神色,很明顯,崔飛煙對這個小農民的態度,竟然比對自己好了很多!

高少審視著黃小龍,眼中有著一絲鋒芒!

「哦,對,還有外人在呢…」黃小龍似乎反應了過來,然後看向高少,「你們先出去吧,我要給飛煙治病了。」

「哦?你,讓我,出去?」高少慢騰騰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你再說一遍試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