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抓鬼小農民>第四十章 和女神去開房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和女神去開房咯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女生小說

半個小時后。

崔飛煙的辦公室。

崔飛煙補了個妝,一臉冷艷,內心卻盈滿羞恥的坐在辦公椅上,看著對面有些玩世不恭的黃小龍。

「你是故意讓我公司的職員們看到的吧?」崔飛煙恨得牙痒痒,從今以後,她在公司里,真的就有些沒臉見人了…

因為這件事兒很快就會傳遍整個公司,恐怕連保潔阿姨都會私下裡談論。

其實黃小龍還真是故意的,他是在向崔飛煙的職員們宣布——這個女人是我的,她的小屁屁上,已經被我蓋了章啦!

「嘿嘿嘿,飛煙,瞧你說的,我不是在給你治病么?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是不是精神抖擻氣貫長虹?哎…其實剛才消耗了我很多真氣呢…」黃小龍嬉皮笑臉的道。「飛煙,說到底,還是你占我便宜了,哎…」

的確,崔飛煙精神狀態如飲瓊漿玉液,爽透了,但她肯定不會場面承認事實,「閉嘴!我倒是看出來了,黃小龍你這人不但是個大流氓,而且得了便宜還賣乖…記住,這件事,你不準主動告訴任何人1

「明白…」黃小龍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飛煙,你放心吧,我會守口如瓶的。好了,現在談談給你驅鬼的事兒吧。聽說你昨晚不但做噩夢,而且還夢遊了…」

提及此事,崔飛煙臉上立刻浮現出一種心有餘悸的表情,美麗的眼睛里充滿了恐懼!

「飛煙你別怕…有我在,無論什麼厲鬼,都只有魂飛魄散的份兒!哼!居然敢在夢裡折磨飛煙,我一定會弄死它的1黃小龍怒聲道。

有黃小龍在身邊,崔飛煙心裡還是很踏實的,「那…那你一定要幫我…就今晚,我不想再做那個噩夢了…好可怕的。」

「包在我身上。」黃小龍拍了拍胸脯。「飛煙,能不能說一下,你到底做了什麼樣的噩夢嗎?」

「是…是……」崔飛煙臉上有痛苦的回憶之色。「是同一個噩夢。最近,我老是會不斷重複做同一個夢…當我每次被嚇醒之後,夢境中的一切,都記憶得非常清楚,就好像它並不是夢,而是真正發生過的事情一樣……」

「嗯,這種情況,很不正常呢。」黃小龍點了點頭。「人都會做夢的,各種奇奇怪怪的夢,但是一覺醒來,多半都會忘記。可飛煙你不但不會忘記,還老是做同一個噩夢…那就是有厲鬼進入了你的夢境,在折磨你,蹂虐你…最後,讓你香消玉殞,這實在是太可惡了1

崔飛煙膽顫心驚的繼續說道。「在那個夢境里…我會走在一條泥路上,然後,我…我會看到一個…一個牌坊…後來我在網上查過,那是古代的『貞節牌坊』…我走過牌坊,就…就是一口古井…有,有一個…一個女人,坐在…坐在井沿上…她…她穿著橙色的衣服…長發披肩,我看不見她的臉…她對我喊,『蓁蓁,蓁蓁…』,後來,我被她抓住了,她用竹條打我……一下一下的打,每次我醒來,都會好疼,就好像,真的有人打過我……」

說到這裡,崔飛煙再也沒有力氣說下去了,冷汗淋漓,我見猶憐。

「哦…原來是這樣礙」黃小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貞節牌坊,古井,蓁蓁…

看來,崔飛煙的夢,和她的生活經歷全然無關。她生在大富之家,陽春白雪的城裡姑娘,又去外國喝過洋墨水,一生之中,恐怕是沒有見過什麼貞節牌坊和古井的。

『多半是…』黃小龍微微點頭,已經瞭然於胸。

「黃小龍…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我不想再做那個夢了,不想再被那個橙衣女人打了……」崔飛煙哽咽道。

「飛煙,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黃小龍大大咧咧的笑道。「赤橙黃綠青藍紫,纏住你的,其實只是一個橙衣厲鬼,擁有入夢的特殊能力。今晚,我就進入你的夢境,讓它灰飛煙滅1

「你…你…進入我的夢境?」崔飛煙瞪大眼睛看著黃小龍,一臉不可思議。

他還能進入別人的夢裡面?

黃小龍並沒有過多解釋,他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下午五點半,已經是下班時間了。

「飛煙,現在你跟我走吧。我們找一個僻靜**的地方,到了晚上,我就入夢,幫你驅鬼。」黃小龍站了起來。

「額…那好吧…」事到如今,黃小龍就是崔飛煙的救命稻草,她只能選擇相信黃小龍。當然了,在潛意識裡,她也是相信黃小龍的。

「隱蔽的地方么?讓我想想。」崔飛煙臉露思考之色。

「不用想了啊,我們去酒店開個房間吧。」黃小龍笑嘻嘻的道。

「開…房…」崔飛煙杏眸一瞪,「你讓我和你去開房?」

「嗯嗯,找一個環境好點的,安靜點的酒店。」黃小龍笑道。「對了,房費你出。」

「我…我和你去開房,房費還,還我出?」崔飛煙感覺有些風中凌亂。「你…你究竟想幹嘛?」

「幫你驅鬼埃飛煙,你以為我想幹嘛呢?好了,別浪費時間了,趕緊的,否則到了晚上,你又該夢見那個討厭的橙衣厲鬼了。」黃小龍催促道。

崔飛煙糾結了一下下,然後打了個內線電話。

不多時,一個女人踩著高跟鞋走進辦公室。

她是崔飛煙的助理,二十三四歲,標準的白領麗人打扮,走起路來,豐滿的臀部一顫一顫的,低腰緊身鉛筆褲更是勾勒出一道妖嬈的弧線。

『哇…好性感…屁屁這麼大,這就是城裡人常常說的實戰利器吧?』黃小龍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芬妮,幫我訂一間喜馬拉雅大酒店頂層的豪華總統套房,我今晚要用。」崔飛煙淡然吩咐道。

「額…」助理芬妮神色一驚,看了看崔飛煙,又看了看黃小龍。

『不是吧?崔總…崔總要開房?難道…就…就是為了和這個小農民一起?剛才大家都在傳,崔總在辦公室里,被一個小農民給辦了…這…這才沒過多久,又…又惦記著去開房了?』

「還有,幫我推掉今晚的一切應酬,我不會接聽任何人的電話。」崔飛煙又吩咐道。

「這個…崔總,今晚不是和土地局的羅局長約好了飯局么?貿然取消的話,恐怕…恐怕是有些不妥吧…」芬妮臉上掠過一抹詫異的表情。

和土地局羅局長的飯局,是一個月之前約好的,為了這個飯局,崔飛煙也費了許多精神,是今年崔氏企業比較重要的一次會晤,對企業在房地產方面的規劃和布局,有著直接的影響。

如今,崔飛煙臨時取消了這個重要的飯局,一定是發生了極不尋常的意外!

芬妮不由的又看了黃小龍一眼,『該不會,是因為要和這個小農民去開房啪啪吧?我的天,崔總到底被灌了什麼**湯礙難道是因為,這個小農民在床上真的很強?』

「取消1崔飛煙語氣強勢的道。

「ok,崔總,我明白了。」芬妮不再嗦,「我現在就打電話過去,給您訂好酒店房間。」

說完,扭動豐臀,轉身離去。

「看夠了吧?」崔飛煙冷笑了一下,有些鄙夷的看著黃小龍。「這是我的私人助理芬妮,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當黃小龍有些色眯眯的盯著芬妮看的時候,崔飛煙心頭就有些不太高興。

「哦…這個倒是不用了。」黃小龍搖了搖頭,旋即一眨眼。「飛煙,你該不會…吃醋了吧?」

「我吃你個頭1崔飛煙臉一紅。「以後你來我公司,不許色眯眯的盯著那些女職員看!太流氓了!好了,酒店房間開好了,我們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