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抓鬼小農民>第五十一章 龍鳳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 龍鳳湯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其他小說

黃小龍開始忙活起來。

他把那口大鍋架在一棵樹下,然後鍋里倒了水,下面添柴火,開始燒起水來。

「不是吧?小龍,說好了要證明清菡的清白,你這又是鬧哪樣?」宋雨茹一臉迷惘。

趁著燒水的空隙,黃小龍跑到舒清菡跟前。「清菡,我現在就要幫你治病,證明你是無辜的,純潔的,你願意配合我嗎?」

看著黃小龍那清澈明亮的大眼睛,舒清菡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小龍,我願意配合你。」

剛才,黃小龍和冷凱等人嗆上了,還打了賭,完全就是為了維護舒清菡。

舒清菡並不是那種不知好歹的女人,可以說,她現在已經把黃小龍視為了一個值得信賴的人。

「清菡,等會,你可要吃些苦頭,你願意么?」黃小龍一臉認真的道。

「小龍你放心,吃苦我不怕的。」舒清菡明眸中充滿了堅定。「只要能證明我的清白,讓我死,我都願意1

「那好,清菡,從現在開始,你聽我的。」黃小龍道。「我會證明你的清白。」

「嗯。」舒清菡點頭。

「來,到我背上來。」黃小龍忽然轉過身,微微一蹲。

「額……」舒清菡愣了一下,但她絕對服從黃小龍的安排,順勢就趴在黃小龍背上,並伸出潔白藕臂,攬住黃小龍的脖子。

「搞什麼鬼埃」宋雨茹越來越看不懂黃小龍在做什麼了。

冷凱和宋劍等人,更是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黃小龍背著舒清菡,朝一棵大樹走去。

這個時候,黃小龍就感覺到,兩團碩大的豐腴,在自己背上摩擦著,暖呼呼的,充滿了彈性。

『額…真的好大…』黃小龍心裡一笑。

舒清菡也羞羞的,蘿莉般可愛的面容,也是泛起了旖旎紅霞,她可從來沒有和同齡的男人,這樣肌膚相親過,雖然隔著衣服布料,但對於一向循規蹈矩的乖乖女舒清菡來說,尺度已經相當大了。

從黃小龍身上傳來的男人氣息,更是熏得舒清菡有些迷醉。

這個寬厚的肩背,讓舒清菡很踏實,很安心,很有安全感…

黃小龍背著舒清菡來到樹下,手腳並用,竟然……開始爬樹!

「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冷凱有些不耐煩,但也是很好奇。「難道…他是個神經病?」

黃小龍背著舒清菡上了樹,找了一根粗大的枝丫坐好。

「清菡,給你這個…」黃小龍從隨身的帆布包包里,取出一個瓶子,反手遞給背上的舒清菡。

舒清菡接過來一看,「額…金龍魚芝麻油?」

沒錯,黃小龍遞給舒清菡的,是剛才從農家樂買來的芝麻油。

「清菡,把這瓶麻油喝了。一整瓶都喝光掉,別剩下。」黃小龍的語氣,絕對不像是在開玩笑。

納尼?喝麻油?

「喝…喝光一瓶麻油?」舒清菡可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像喝水一樣直接喝麻油的。

出於對黃小龍的信任,舒清菡也只是愣神幾秒鐘,然後就打開瓶塞,一咬牙,咕咚咕咚的把一整瓶麻油喝光了。

喝完,舒清菡乾嘔了幾下,連忙用手遮住嘴巴,以免腸胃裡翻滾的麻油倒灌出來。

在下面,宋雨茹都搞不清楚黃小龍到底是在給舒清菡治病,還是在整蠱她了。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黃小龍從隨身帆布包包里,取出一條晶瑩剔透的蠶絲繩,然後——他把舒清菡的雙腿給綁了,倒吊在樹枝上!

舒清菡看起來,就好像是一隻蝙蝠,頭下腳上的倒掛在樹枝上!

她的頭,恰好對著下面那口正在燒水的鐵鍋。

幹完這一切,黃小龍對舒清菡道。「清菡,堅持一會兒就好,很快就沒事兒了。」

說完,黃小龍敏捷的從樹上跳了下來。

「小龍,你到底在幹什麼啊?又是給清菡灌麻油,又是把她吊在樹上…這樣搞,會搞出人命來的。」宋雨茹一臉擔憂的道。

「老婆你放心,我做事有分寸,我這不是正在給清菡治病么?」黃小龍嬉笑了一下。

那邊,冷凱和宋劍等人,也是疑竇叢生——

「這傢伙到底想做什麼?難道是直接給舒清菡打胎?」

「切,這麼把人吊在樹上,胎兒肯定保不住了。」

「舒家的人,都沒有讓舒清菡去打胎,目的就是為了舒清菡把孽種生下來,然後查出誰是這孩子的生父。黃小龍這農民,貿然給舒清菡打胎,那是直接得罪舒家埃」

「呵呵,這些事情,咱們管不著,不過,從明天開始,這個小農民,就得乖乖的滾回鄉下種地了。」

……

黃小龍暫時不去管倒掛在樹枝上的舒清菡,鐵鍋里的水燒沸了,他將佐料,香料,還有幾味特殊草藥,先投進鍋里,不多時,一種奇異的香味,便是散發了出來。

「老婆,你拿手機錄一下視頻,這段視頻,將會還清菡一個清白。」黃小龍神秘莫測的道。

「小龍,你能不能先給我解釋一下,你到底在幹什麼?」宋雨茹腦子都快亂成一團漿糊了。

「老婆,你就別管這麼多了,你相信我吧,我不是亂來的人埃」黃小龍笑道。

宋雨茹沒辦法,只好把手機取了出來,錄製視頻。

這時,黃小龍把洗剝乾淨的幾隻大公雞,一併扔進了鍋里。

好嘛,這是在熬雞湯了!

雞肉在沸騰的滾水中一煮,各種佐料,草藥,香料,滲入到了雞肉的肌肉纖維里。

「黃小龍,你不是答應過我們,吃烤全羊的么?怎麼,現在改吃雞湯了?省錢也不是你這麼省的吧?」宋劍在旁邊揶揄發笑。

「你們不知道,我做的這道菜,味道極為鮮美,而且,比烤羊肉好吃十倍不止,你們今天有口福了。」黃小龍笑道。

宋劍等人哄堂大笑起來。

還真別說,雞肉燉了一會兒,竟然散發出一種特別醇厚的香味兒。

這香味兒,不但有雞湯的濃香,更是夾雜著一絲絲難以言喻的葯香,香氣久久不能散去,回味悠長。

咕咚~~~

那邊,冷凱和宋劍等人,在聞到這股香氣后,肚子里發出怪異的聲響,口舌生津,不停的吞咽口水,饞蟲都被勾出來了。

「嘖嘖,看不出來啊,這個小農民,居然廚藝這麼厲害…」方若雨眼睛微眯,貪婪的享受著雞湯的香味。「香,太香了,比以往我喝過的雞湯香多了,還有點葯香味,難道是一道葯膳?」

在熬雞湯的同時,鍋里的蒸汽向上氤氳,舒清菡的頭,恰好是對著鐵鍋的,因此,白蒙蒙的蒸汽,將她的頭部,完全裹住了。

此時的舒清菡,是非常難受的,但她咬緊牙關,一聲不吭,非常堅強的硬撐著。

宋雨茹眼淚汪汪的在下面看著,似乎感同身受,但也沒忘了錄製視頻。

又過了幾分鐘。

赫然!

「哇~~~~~~~~~~~~~~」

倒掛在樹枝上的舒清菡,終於忍耐不住,嘴一張,發出嘔吐的聲音,似乎已經難受到忍無可忍。

下面的人,忍不住抬頭看了上去。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驚悚的一幕發生了!

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發生了!

舒清菡嘴巴大張,確實是在嘔吐,但她並沒有吐出什麼骯髒的污穢之物,而是……

她吐出來了一個扁平的蛇頭!!!!

對,沒有錯,是一個蛇頭!

是菜花蛇!

那蛇還是活的,從舒清菡的嘴裡鑽出來,探頭探腦的張望,下面,濃郁的雞湯香味向上揮發著。

菜花蛇似乎是對這種味道很是痴迷。也對,蛇和雞是天敵,且蛇是非常喜歡吃雞肉的。

「哇~~~~哇哇~~~~~~~~~哇哇~~~~~~」

舒清菡不停的嘔吐著。

那條菜花蛇,開始整個兒的從舒清菡嘴裡滑落而出。

因為蛇是有鱗片的,從舒清菡嘴裡鑽出來的時候,逆鱗會割傷她的喉嚨,但黃小龍事先讓她喝了一整瓶麻油,這樣一來,舒清菡的喉嚨和食道,都變得非常潤滑。

「我的媽呀!太嚇人!蛇!蛇啊1陳雙雙嚇得花容失色。

方若雨最怕蛇,直接嚇尿了,裙子都濕了一大片。

別說女人了,就連冷凱和宋劍這幾個男人,頭皮都是一陣發麻。

宋雨茹倒是不怎麼怕蛇,她隱隱約約,明白了一些什麼,一邊錄製視頻,一邊大叫道。「清菡的肚子!清菡的肚子焉癟下去了!鼓起的肚子變平坦了1

終於——

噗通!!!!

一條長約2米左右的菜花蛇,從舒清菡的嘴裡掉了出來,好似跳水隊員一樣,落到了下面沸騰的雞湯里。

剎那間,香味更加濃郁,濃得化不開,這香味讓人一嗅,便是飢腸轆轆,更是給人一種溫胃潤腸,益氣提神的味道。

所謂的龍肝鳳髓,其香味,恐怕也不過如此吧!

與之同時,舒清菡那懷胎幾月似的腹部,就好像皮球泄了氣一樣,完全的平坦了,甚至沒有一絲贅肉。

「搞定!今天我要請你們吃的,就是這道秘制龍鳳湯1黃小龍嘻嘻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