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抓鬼小農民>第六十六章 大老婆的求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 大老婆的求助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玄幻魔法

濱海市。淺水區。

這是濱海市真正的富人區,無論是房價還是物價,在濱海都是首屈一指,可以說,能夠住在淺水區,就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一片風水極好的別墅區。

這個別墅區,巍峨矗立著十幾棟獨棟別墅,以及不少聯排別墅,大量的安保人員,牽著狼狗,在別墅區里神色冷峻地巡邏。

這就是高家的別墅區。

也就是說,這裡的所有別墅,都是屬於高家的。

住在這裡的,全是高家的直系和旁系支脈成員。

其中一棟別墅。

一間房外的走廊上。

一名穿著唐裝,額頭寬廣,樣貌極為威嚴的老者,杵著一支龍頭拐杖,站在房門外,臉上,布滿了陰霾之色。

這老者,便是高家當代的掌舵人,高老爺子!

此人,在濱海,屬於真正的大人物,屈指可數!

高家,不但是一個資產數百億的商業財閥,更是一個古老而神秘的家族!在海外,都有極大的影響力!

房門打開。

一個斯斯文文,戴著金絲邊眼鏡的中年男子,輕手輕腳的走了出來。

「左醫生,我孫子怎麼樣了?」高老爺子陰沉著臉問道。

「高老爺子,您別擔心,天翔少爺只是皮外傷。」中年男子戰戰兢兢的道。「看似傷得不輕,可…可毆打天翔少爺的兇徒,下手很有分寸,再加上天翔少爺的身體素質,比特種兵還出色,因此,沒有傷到內臟和經脈,休養一段時間就可以了。只是…滿口牙齒…當然,這個修補好了,也不會有什麼影響……」

「嗯~~~~」高老爺子鬆了口氣,「好,這就好,有勞左醫生了。」

就在這時!

「啊~~~~~~~~!!!1

房間里,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

是高天翔的聲音,這叫聲,極為的猙獰,恐怖,似乎是遭到了重創!

「怎麼回事?」高老爺子眉頭一跳,直接推門沖了進去。

左醫生心驚肉跳的跟隨在後面。

房間里,高天翔痛得從床上跳了起來,兩個妖嬈的護士正手忙腳亂,不知所措。

「爺爺!我的蛋!我的蛋…好疼!疼死我的!我的蛋要爆炸了…啊~~~!!!1高天翔滿臉虛汗,五官扭曲,握著褲襠,渾身都在痙攣,發顫。

下一刻……

「啊!!!!我的心臟,我的心臟,疼!疼死我了!好像…好像被針扎一樣疼~~爺爺,救命啊!快救救我1

「左醫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1高老爺子聲色俱厲的咆哮道。

「我…我也不知道,天翔少爺的情況,明明…明明是很穩定的…我…我不知道……」左醫生滿頭大汗。「快!快給天翔少爺打止痛針和鎮定劑!快1

……

黃小龍家。

「哇~~~小龍,好神奇耶,為什麼扎這個稻草人,它還會叫?」蘇小曼有點害怕,但更多的是好奇,她小心翼翼的用銀針在稻草人的額頭上扎了一下。

「啊~~~!!!1稻草人叫了一聲。

「真的會叫耶1蘇小曼驚道。「小龍,好像…好像是挺好玩的。」

「小曼姐,我沒騙你吧?好玩吧?」黃小龍專扎稻草人的小jj。「我扎!我扎!我再扎1

兩人玩得不亦樂乎。

其實黃小龍這個銀針扎稻草人,只是咒草人術中,比較溫和的一種咒法,用被施術者的頭髮和生辰八字就能搞定。譬如,較為兇猛陰毒的咒法,還需要被施術者的手指甲和腳趾甲,甚至眼淚什麼的。

要破掉黃小龍這個針扎草人的咒法,其實也是很簡單的,要麼在半個月之內,找到稻草人,要麼被施術者從今往後,吃齋念佛,禁男女房,事,這個咒術就會自然失靈。

兩人玩了一會兒,時間也不早了,已經快凌晨12點了,黃小龍打了個哈欠,「小曼姐,我們去睡覺吧,雖然今天不能做那個事情,可我要抱著你睡,我還要親你。」

「嗯~~~」蘇小曼柔情似水的答應道。

豈料,正準備去睡覺,黃小龍的手機鈴聲響起。

「這麼晚了,誰還打電話給我礙」黃小龍有些不悅的拿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

「大老婆」

「大老婆打電話給我?難道是想我想到失眠了?」黃小龍心頭一動,被蘇小曼撩撥起來的火苗,又開始死灰復燃了!

今天蘇小曼親戚來了,沒辦法完成偉大的破@chu大計,但是……大老婆主動打電話來了啊!

黃小龍心頭一熱,趕緊接電話。「大老婆,你想我了嗎?」

聽到黃小龍接起電話,稱對方為『大老婆』,蘇小曼沒有吭聲,但心頭還是有些酸酸的。

不過嘛,談不上生氣,她愛黃小龍,但這種愛,並不是完全佔有的愛,而是一種奉獻,一種心甘情願,靈與肉的奉獻。

哪怕被黃小龍拋棄,她也會義無反顧的付出一切。

「小龍…嗚嗚嗚嗚~~~~~~」電話里,宋雨茹的聲音很是驚恐。「小龍,我出事兒了,你能不能馬上過來一趟礙」

「出事兒了?」聽聞此言,黃小龍一腔綺念,頓時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擔心。

難道,是高天翔這個狗畜生,又在搞鬼?他要報復我身邊的人,於是,對大老婆動手了?

黃小龍心頭怒火中燒。「大老婆,你究竟遇到什麼事了?是不是有人要開車撞你?」

「額?開車撞我?這倒不是…」宋雨茹愣了一下,然後繼續梨花帶雨的道。「小龍,我…我宿舍里,好像…好像有髒東西…剛才,我洗澡的時候,從…從鏡子里看到…我…我身後,好像…好像有人…我都快嚇死了,回過頭去,卻發現什麼也沒有…小龍,我現在跑到了學校大門口,我一個人,好害怕,你能不能過來礙嗚嗚嗚嗚~~~~」

一聽並不是來自高天翔的報復,黃小龍倒是鬆了口氣。

「髒東西嗎?我最喜歡髒東西了1黃小龍反而來了興緻,「大老婆你別怕,不管是什麼髒東西,我都能對付!哼!敢嚇唬我大老婆,我要它魂飛魄散!大老婆,你站在原地別動,我馬上開車過來,很快的。你把地址發到我微信上。」

掛了電話,黃小龍挎上帆布包包,就準備出門。

「小龍,你要出去啊?」蘇小曼一臉擔心的道。「都這麼晚了,還有,什麼髒東西啊?」

「小曼姐,沒事兒的,你別擔心我,髒東西嘛,就是一些很容易對付的東西。上次在天子大酒店,你不也見過?沒什麼大不了的…」黃小龍露出陽光般的笑容,然後從帆布包包里,拿出一張護身符,折成千紙鶴,交給蘇小曼。「小曼姐,你把這個也隨身攜帶著,有了它,你就會平平安安的,沒有誰可以傷害到你。」

「嗯。」蘇小曼珍而重之的接過千紙鶴。

「小曼姐,你先睡覺,我出去了。」黃小龍出了門。

『髒東西什麼的,根本不算個事兒嘛…嘿,今晚,破@chu有門兒/黃小龍有些興奮的搓著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