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抓鬼小農民>第七十六章 親自泡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 親自泡茶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女生小說

「額…小龍,你真要去找我們學校領導鬧事?」宋雨茹有些怕怕的表情。

「大老婆你放心,我是講道理的人,我不會蠻幹的。」黃小龍一把摟住宋雨茹,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我是去講道理的。」

「大清早的,又占我便宜…」宋雨茹嬌嗔道。「那你和我一起去學校吧。」

兩人離開賓館,在樓下吃了早餐,打了輛車,直奔學校。

濱海大學分校區。

薄薄的晨霧,如輕紗籠罩著校園,雄偉壯觀的教學樓,隱沒在淡淡的晨霧中…

整個校園的早晨是那麼溫馨而美麗,學生們的歡聲笑語打破了校園的靜寂,驚動了樹上的鳥雀,吵醒了沉睡的樹木。

宋雨茹和黃小龍,肩並肩走進校門。

應宋雨茹的強烈要求,黃小龍沒有在學校里牽她的手摟她的腰,不過黃小龍和她靠得很近,讓人不難看出,兩人之間,親密的關係。

宋雨茹在濱海大學,也是風雲人物,畢竟四朵校花之一嘛。

這個時候,有許多學生,看到宋雨茹和一個小農民很是親熱的走在一起,頓時大跌眼鏡——

「不是吧?我們的校花宋雨茹,怎麼和一個小農民膩在一起?」

「我看到他們一起從學校外面走進來的,尼瑪,宋雨茹不是住校生么?拿到昨晚上,她和這個小農民一起去開房了?細思恐極啊1

「蒼天啊!大地啊!我的女神,怎麼淪落到,去和一個小農民開房的地步了?為什麼啊?」

「宋雨茹的眼界不是很高嗎?平時那麼多優秀的男生追她,她從來不假辭色的,她怎麼可能看上一個農村人?料想,其中必然有詐啊1

「真想直接衝過去把那個小農民從我們校花身邊推開,然後大喊一聲,禽獸,離開她,讓我來1

……

聽到四周有不少流言蜚語的聲音,其中大多數對黃小龍的評價都不高,反而在譏諷挖苦黃小龍,宋雨茹心頭不忿,暗道,你們哪裡知道我家小龍的厲害!一群短視的白痴!

「小龍,我直接帶你去校長辦公室吧。」宋雨茹道。

教學大樓,校長辦公室。

周悅汶站在窗前,看著樓下那朝氣蓬勃的校園,眼中浮現出一抹欣慰的表情。

十年前,他只是這個分校區的一名普通教師,後來被調到其他校區教書,經過不斷的進步,獲得了學生和領導的認可。如今,他又被調回到這個分校區,擔任校長兼黨委書記,一把手。

而且,如果不出意外,幾個月之後,周悅汶就會上調到濱海市教育局,擔任職務。

扶搖直上啊!

可以說,這十年間,一路走來,周悅汶的仕途,是非常順利的。

但不管怎麼說,周悅汶的教育事業,是從這個分校區起步,他對這個分校區,還是很有感情的,他決定在上調之前,要站好最後一班崗!

咚~~咚咚~~~咚咚咚~~~~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周悅汶拉上窗帘,坐回辦公桌後面,「請進。」

門開。

周悅汶抬頭一看,就看到學校里出了名的校花宋雨茹,帶著一個……額,小農民打扮的傢伙,走了進來。

『這是怎麼回事兒?這個小農民是誰?』

周悅汶狐疑不定。

不過,對於宋雨茹,周悅汶還是很有好感的。

這女孩子人漂亮,氣質好,但學習很刻苦,不像某些女生那樣,貪慕虛榮,還沒走出校園就長了一雙勢利眼。

「宋雨茹同學,你有什麼事嗎?」周悅汶笑著問道。

「校長,那個……」宋雨茹開口道,不過一句話還沒說話,黃小龍就拉了拉她的衣服,笑道。「大老婆,讓我來說。」

「暈!別這樣叫…」宋雨茹有點肝顫,這可是當著校長的面的,你這樣叫,很尷尬埃

「大老婆?」周悅汶有點駭然。

難不成,這個小農民,居然是校花宋雨茹的老公?

濱海大學並沒有明文規定,禁止該校大學生談戀愛,可是宋雨茹這種乖乖女,剛上大一,從校長的角度出發,周悅汶並不希望她過早的結交男友,這樣或多或少會影響到她的學習成績。

因此,周悅汶對黃小龍,就有些不滿了。「你是誰?我看你不像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黃小龍倒是不客氣,直接就走到辦公桌前,拉出椅子坐下了,坐在了周悅汶的對面。

宋雨茹拘束的站在原地,心頭有些忐忑。

「我不是濱海大學的學生,我大老婆在這裡讀書。」黃小龍大大咧咧道。

看到黃小龍大馬金刀的坐著,一點規矩,一點教養也沒有,周悅汶更是心頭有火,冷哼道。「既然是校外的閑雜人士,那就趕緊走,我們學校不歡迎你!還有,宋雨茹同學,是個循規蹈矩的好學生,我希望你不要用社會上那套花言巧語欺騙她。」

頓了一頓,周悅汶抬頭看著宋雨茹。「宋雨茹同學,如果你有什麼委屈,什麼為難的地方,譬如遭到了某些人的脅迫,威脅,希望你大膽的說出來,學校會為你做主的。」

「啊?校長,我沒有。」宋雨茹連忙道。

「得了,你是這個學校的校長對吧?」黃小龍臉色也有些不好看。

「對,我就是這個分校區的校長兼黨委書記,你到底想說什麼?」周悅汶臉色陰沉沉的。

「我想說什麼?我告訴你,你失職了,你嚴重失職了1黃小龍絲毫不客氣。

「什麼?你說我失職了?」周悅汶勃然大怒,「你一個校外的閑雜人士,有什麼資格這樣說?」

周悅汶惱火的很,他從事教育工作這麼多年,兢兢業業,如履薄冰,自問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今天倒好,一個小農民,衝到他的辦公室,口口聲聲說他失職了…

這簡直就是胡說八道!亂彈琴!

「我告訴你,你說話,最好有根有據,這樣瞎說,潑髒水,我要告你誹謗1周悅汶怒道。

「我當然有根有據,這個分校區鬧鬼!你作為校長,在沒有徹底解決這件事之前,貿然安排我家大老婆住進那間死過人的508宿舍,你這就是失職1黃小龍一臉質問的表情。「昨天晚上,我大老婆看見鬼了!嚇得她只好和我出去開房,都不敢在宿舍里住了1

「咳咳~~小龍,說重點,不要說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宋雨茹一臉羞紅。

「什麼?1聽聞此言,周悅汶心往下一沉,身體都是遽烈的抽搐了一下。

這個分校區十年前,發生過一起惡性兇殺案,死者被殘忍分屍,而當時,周悅汶就是那位被害女生的班主任老師!

如果說,周悅汶對於自己的教育事業,有什麼遺憾的話,那麼這件事,就是他最大的遺憾!

是扎在他心頭的一根刺!

直到今天,每逢清明節,周悅汶都會去那位女生的墳前,上幾柱香,藉此減輕心中的負罪感。

周悅汶認為,如果當初,自己多多關心那位女生的業餘生活,或許就不會發生慘案了。

那位女生遇害后,這個分校區,的確是鬧過鬼,這並不是什麼秘密。

「你…」周悅汶顫聲道。「你不要亂說!對,這個分校區,是出過事,但後來,我們找過大師來做法事,超度亡魂,大師告訴我們,將這個分校區封印兩年就沒事兒了…你這是造謠!你造謠1

「我造謠?你問問我大老婆。」黃小龍輕蔑道。「不知道你們去哪兒找的大師,都是些冒牌貨吧。」

「校長,是真的,昨天晚上,我洗澡的時候,真的看見一個披頭散髮的…的…髒東西,好像是個女生的形象,模模糊糊的,但我能夠肯定,我是看到了。」宋雨茹心有餘悸的道。

「這…這…」周悅汶腦子有點亂了。

他還是比較相信宋雨茹的為人,這姑娘踏實,勤勉,不是那種信口雌黃的人。

「十年前,發生在這個分校區的分屍案,至今懸而未破,」黃小龍一臉認真的道。「一直到今天,它都一直存在著,根本就沒有走!它不肯走,因為,它死得冤1

「啊1周悅汶嚇得驚叫了出來,渾身癱軟,額頭上全部都是冷汗,「你…你…你究竟想怎麼樣?你說的,都是真的?你有什麼憑據?」

「我想怎麼樣?我不想怎麼樣礙我只不過,是想驅走那隻鬼魂罷了,它的怨氣太重了,如果不及時處理,這個分校區,會死很多很多學生和老師的……」黃小龍聳了聳肩。「畢竟我大老婆在這裡讀書,我可不想看到她發生任何意外。」

「你要驅鬼?你?」周悅汶眼睛鼓起,震驚的看著黃小龍。「就你?你會驅鬼?」

之前濱海大學請過來的和尚道士,都是年齡比較大,滿頭白髮白鬍子,德高望重的樣子,而眼前這個小農民,尼瑪,又年輕,又土鱉,他能驅鬼?

「驅鬼算什麼?」黃小龍癟嘴道。「我可是什麼都會的。」

「校長,我家…額,小龍他是很厲害的,你相信他吧。」宋雨茹在一旁道。

「那個…不是我不相信你,可是,我見過的玄學大師,沒你這樣的埃」周悅汶蹙眉道。「你才二十齣頭吧?和我們學校的學生年齡差不多…不是我質疑你…可這事兒,你真能處理?」

「哈哈哈哈~~~驅鬼的手段,不能用年齡來衡量的。」黃小龍優哉游哉的翹起二郎腿。「這樣吧,我免費給你看看相。」

「看相?」周悅汶一臉懵逼。

「對。」黃小龍目光在周悅汶臉上停留了五秒鐘,然後道。「你的官祿宮豐滿平整,如果我沒有看錯,你的仕途非常順利,平步青雲,未來將會更加如魚得水,也就是說,你有可能升遷。」

「什麼?!!!1

周悅汶震驚了!

他即將上調到教育局的事情,還沒有最終拍板,因此他從來沒有聲張過,就連他的老婆兒女,都不知道這件事!

眼前這個小農民,卻是一語道破!

神奇!

太神奇了!

簡直就是奇人!

「不過1黃小龍話鋒一轉,「此時此刻,你的官祿宮,有著一片暗色陰霾,光澤被遮住了,這說明,你遇到了一道坎,這道坎邁不過去,恐怕,你的仕途,就到此為止了。」

周悅汶驚了!

他咀嚼著黃小龍這句話的含義……

一道坎?

『難道是…這道坎是指的508宿舍?剛才他說508宿舍的怨氣已經很重了,如果不及時處理,這個分校區將會死很多學生和老師…如果他說的是真的,不要說死很多人了,哪怕是死一個學生,我這個校長,就得被問責,就得滾蛋/

細思恐極,周悅汶已然是驚出了一身冷汗!

「這個…小師父,你稍等,我給你泡杯茶,然後,我通知學校領導班子,馬上召開一個緊急會議。」周悅汶站了起來,對黃小龍的態度,簡直來了個大轉折!

他臉色非常的恭敬,親自給黃小龍泡茶去了。

黃小龍翹著個二郎腿,一臉雲淡風輕。

『哇塞,我家小龍,裝起逼來,真的好帥好帥,受不了啦~~~~~~好想小龍親我礙噗~~~宋雨茹,你淪陷了嗎?』宋雨茹在一旁,痴痴的看著黃小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