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抓鬼小農民>第七十七章 你家裡出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 你家裡出事了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其他小說

周悅汶泡好了茶,規規矩矩的遞給黃小龍,黃小龍也不客氣,隨意接了過來,然後站起來把茶水交給宋雨茹,「大老婆,你口渴了吧?給,你先喝。」

「額~~~」宋雨茹隨手接過,心裡有點怪怪的,這可是校長親自泡的茶啊!

不多時,周悅汶就把分校區領導班子成員,都給叫了過來。

黨委副書記,教務處主任,保安部主任,副校長……

就臨時在校長辦公室,召開一個緊急會議。

「周校長,您這是?」黨委副書記是個微胖的中年婦女,算是這個分校區的二把手,她對周悅汶的舉動,表示了一些不解。

尤其是,看到黃小龍和宋雨茹在場,更是狐疑。

「那個…大家都到齊了。」周悅汶神色有些驚悸,他強行鎮定下來,飛快整理了下措辭,「請大家聽清楚了,508宿舍…那個…死灰復燃了。」

這句話一說,領導班子成員都駭然了。

要知道,當年508宿舍鬧鬼的事,那可是沸沸揚揚的,在整個濱海教育界,都造成了地震般的轟動,直到這個分校區封印了整整兩年,事情才漸漸被人淡忘。

而如今?死灰復燃?

「周校長,這可是大事啊,建議不要捕風捉影,否則,會對我們濱海大學,造成難以估算的負面影響。」黨委副書記的表情,非常的嚴峻,目光冷然。即便是校長,她也絲毫不給面子。

也對,這件事好不容易壓下來,如果舊事重提,那這個分校區都將無法使用,先不說名譽了,就經濟上的損失,都是非常恐怖的。

「周校長,作為一個高知識分子,我認為呢…咱們也不應該太過封建迷信了。」一名副校長笑呵呵的道,但語氣中,對周悅汶的大驚小怪,還是有些不以為然。

「對,我們都是唯物主義者,不應該吹捧鬼神之說,可是…幾年前,請大師到這個分校區做法事,那可是上級有關領導批准的。」周悅汶反駁道。

「呵呵,周校長,做法事,真正的目的,無非就是為了尋求一種心理上的安慰,走走形式罷了,只有這樣,才能堵住社會上的悠悠之口。難道你還當真了?」黨委副書記搖了搖頭。「我們搞學問的,還是腳踏實地為好。鬼神這種東西,我們最好不要相信,那都是無聊的閑人編造出來的,如果相信了,會心神不安,會影響生活,甚至會生箔…」

「對啊,周校長。」保安部主任也說道。「假設鬼神之說是成立的,那我們這個分校區,已經封印過兩年了,有鬼神,也早都被超度了。所以說,擺在我們面前的當務之急,是搞好教育工作,為國家多培養一些人才。」

學校領導班子的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竟是沒有一個人站在周悅汶這邊,統統都是唱反調的,這讓周悅汶又是尷尬,又有些無計可施。

就在這時……

「哈哈哈~~一群無知的人。」一把懶懶散散,充斥著些許嘲諷之意,不緊不慢的道。「你們不懂或沒有見過的東西,都是封建迷信?呵呵,有意思。」

「恩?」

眾人循聲望去。

只見一個標準農村娃打扮的傢伙,翹著二郎腿,大馬金刀的坐著,口出譏諷之言。

宋雨茹低著頭紅著臉坐在她旁邊,有些緊張。

說話的,自然就是黃小龍了。

『看來,今天不展示一下手段,這些老頑固是不會相信508宿舍有鬼的事兒了。』

黃小龍暗自思量。

「你是誰?你在這兒大言不慚的幹嘛?」黨委副書記第一個發飆。

「周校長,我們開會,你叫一個小農民過來做什麼?他究竟是什麼人?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一名副校長甚至質問道。

「這個…這個…大家先不要激動,這位小師父,很有本事。」周悅汶連忙道。「在驅鬼鎮邪方面,可以說,這位小師父,有一些獨到之處。」

神棍?!!!!

在座的人都清楚了,尼瑪,這個小農民,原來是個神棍!

「荒唐1黨委副書記滿面怒容,然後痛心疾首的道。「老周啊,一直以來,在工作業務上,我們都是很欽佩你的,可今天,你怎麼出昏招啊,你是被這個小農民給忽悠了吧?」

「小師父,還是,還是你來說吧。」周悅汶擦了把汗水,把皮球踢給黃小龍了。

黃小龍實話實說道。「簡單的說吧,十年前,發生在508宿舍的分屍案,一直懸而未破,兇手並沒有落網,因此死者怨氣不散,不願去投胎,最終化為了厲鬼。十年後的今天,它的怨氣已經很強烈了,如果再不消滅它…嘿嘿,這個分校區,將會成為一個陰靈巢穴,屍橫遍野1

「還有,幾年前在這個分校區做法事的所謂大師,都是騙子,封印兩年之說,也是欺人之談。」黃小龍咧嘴一笑。

在場的,除了宋雨茹之外,也就是周悅汶相信黃小龍了,畢竟黃小龍給他看相,那叫一個準。

「各位,請務必相信這位小師父說的話,這種事,本來就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假如,真像小師父所說一樣,咱們這分校區變成了陰靈巢穴,那…那想要亡羊補牢都來不及了啊1周悅汶幾乎是用一種懇求的語氣,對領導班子成員道。

「陰靈巢穴?」黨委副書記冷笑不已。「小夥子,你還真能胡編亂造啊,張嘴就來!陰靈巢穴?屍橫遍野?你是寫靈異小說的吧1

「大部分學校以前都是亂葬崗,陰氣很重,508宿舍的厲鬼,在這種環境中,自然得到滋養,加上它又害死過人…」黃小龍估算了一下。「恩,三個月,如果三個月之內,再不解決掉它,那這個分校區就會陸陸續續開始死人了。」

「夠了!我不想在這兒聽你胡說八道了1黨委副書記滿面怒容,拍桌而起。「我自幼做學問,讀書讀到了博士,難不成,你這個小農民,還想蠱惑我不成?你也太高看自己了1

「哦…」黃小龍眼睛微微一眯,凝神看著眼前這個中年婦女,幾秒鐘之後。「大嬸,你脾氣不要這麼暴躁嘛…坐下來,先坐下來。剛才我給你看過面相了,如果我沒有看錯,你家裡…出了事。而這件事,也讓你煩躁不堪,以至於,提前好幾年就絕經了,脾氣也是一天比一天大。」

此言一出,那正準備氣沖沖離開的黨委副書記,神色一僵,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看著黃小龍。「你…你…你怎麼知道?」

「哈哈哈哈~~大嬸,你先坐下來嘛。」黃小龍微微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