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抓鬼小農民>第194章 潑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4章 潑墨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女生小說

「大管家,剛剛這位先生說,他會報一個手機號碼,憑藉這個手機號碼入抄」迎賓的旗袍裝妹子,囁嚅說道。

「哦?手機號碼?」舒管家看向了黃小龍。

他老而彌堅,倒是沒有因為黃小龍的穿著打扮,而露出鄙夷之色。

「對,我這裡有一個私人的手機號碼。」說著,黃小龍直接將自己的手機拿出,打開通訊錄,找到了林靜的私人手機號碼。

林靜給黃小龍的,是私人手機號碼,而知道這個手機號碼的,在整個濱海,都沒有幾個。

有資格知道林靜私人手機號碼的,在濱海,絕對是金字塔頂端的一小撮人!

「這1當舒管家看到那個手機號碼時,瞳孔驟然一縮!

兩秒鐘之後,舒管家的表情,恢復如常,點頭道。「請二位進入宴會廳。我代表舒家,歡迎二位參加今晚的慈善拍賣晚宴,希望二位有一次愉快的經歷。」

舒管家甚至直接向黃小龍和崔飛煙,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

「額……」崔飛煙懵了!她有一種做夢般不真實的感覺!

黃小龍還真是光明正大的帶著她進了宴會廳!

她真的可以參加今晚盛大的晚宴了!

黃小龍卻是一臉笑嘻嘻的把手機給收了起來,心說,我家靜姐的面子,還真是好使啊!

此時,孫楓和柳燕,卻也是呆若木雞!

「舒管家!他們沒有邀請函啊!不能放他們進去啊1柳燕几乎都是有些氣急敗壞了。

「燕燕,別激動。」孫楓趕緊拉住柳燕。他已是從舒大管家剛才的表情變化中,看出一些端倪!

「呵,柳小姐,這些事情,就不用你來操心了。好了,我先失陪了。」說完,舒管家又朝黃小龍和崔飛煙,友好的點了點頭,這才返申宴會廳。

「呵呵呵呵,我說過,你會被打臉的。」黃小龍嬉皮笑臉的看著柳燕。

「你!你們…你們不要得意1柳燕那還算漂亮的臉蛋兒上,此刻,卻儘是凶戾之色。眼睛裡面,也是在醞釀著一些陰險的計劃。

進入宴會廳,需要簽到。

其實,這次黃小龍主要是陪崔飛煙一起過來的,因此,簽到的事情,就讓崔飛煙去。

黃小龍就站在遠遠的,等著崔飛煙簽到。

簽到處。

簽到用的是毛筆。

崔飛煙蘸了墨汁,開始在簽到簿寫上自己的名字。

這個時候,柳燕不動聲色的靠了上來,她的眼中,掠過一抹陰毒之色。

下一刻!

柳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抓起簽到台上的一瓶墨水,往崔飛煙背上一潑!

「你幹嘛1崔飛煙猛然往旁邊一躲,可是呢,潔白的裙子,背部,已然是被漆黑的墨汁,染黑了巴掌大的一塊,極為的顯眼。

「呀!不好意思!飛煙妹妹,真的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潑到你了…哎…最近我的手,老是莫名其妙的抽搐…哎…不好意思,飛煙妹妹,你別生氣……」柳燕用極為惡毒的眼神,看著崔飛煙。

「你太過分了1崔飛煙氣得直跺腳。

今天她穿的裙子,是潔白的,白色染上黑墨水,那真的太打眼了,直接就把她的裙子給毀了。

參加這麼隆重的晚宴,穿一件被潑了墨水的白裙子進場,真的,非常的丟人,會成為濱海上流圈子裡的一個笑話!天大的笑話!

而距離晚宴開始,已經不足十分鐘了,崔飛煙也是來不及再去換衣服了。

「媽的1黃小龍勃然大怒,直接沖了上去,就要暴打柳燕一頓。

「滾開1孫楓一閃身,直接護住柳燕,冷厲道。「小農民,你還想動我孫楓的女人?給我滾!不管你有什麼背景,信不信今天我直接廢了你1

「動你的女人?哈哈哈~~今天,你們兩個,我都要打1黃小龍的眼中,也是閃過了凶光。

「小龍,先…先別管他們…我…我這裙子,現在怎麼辦?」崔飛煙一把拉住黃小龍,急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她能參加這次晚宴,真的已經歷經千辛萬苦了。

沒想到,還沒進入宴會廳,裙子就毀了,這讓她忽然有些黯然傷神。

「哦…飛煙,你別急。小問題,我會給你處理的。」黃小龍深深的看了柳燕和孫楓一眼,眼中掠過一抹戾氣,然後轉身去看崔飛煙的裙子。「沒事兒,沒事兒,別哭,飛煙你別哭,我給你處理。」

「燕燕,我們進去。」孫楓冷笑了一下,摟著柳燕的小蠻腰,便是高視闊步的邁入宴會廳。

「咯咯咯~~~真以為自己能參加晚宴了?我就是要讓你丟人現眼1柳燕留下了一串惡毒的嘲笑。

孫楓和柳燕,揚長而去,留下了泫然欲涕的崔飛煙。

這時,崔飛煙的心情,已然是跌落到了谷底。

「算了…小龍…」崔飛煙眼眸之中,淚光閃爍,「我們…我們不去了…我…這這樣,會很丟人的……而且,還有幾分鐘,晚宴就開始了…來不及了…都來不及了……」

簽到處的迎賓小姐們,臉上都是流露出來了極為遺憾的表情。

「額…」黃小龍忍不住輕輕抱了楚楚可憐的崔飛煙一小下,然後咧嘴一笑。「飛煙,你不要哭鼻子啊,你羞不羞啊?這麼點小事,你別慌礙那個,你看我的…呵,有我在,不會讓你光著身子進去的。」

黃小龍眼珠子咕嚕一轉,然後直接拿起簽到台上的一瓶墨水。

旁邊的保鏢和迎賓小姐,以及崔飛煙本人,都不知道黃小龍要幹什麼。

下一刻——

噗!!!!

黃小龍直接一潑,竟然又在崔飛煙那潔白的晚禮裙背面,澆上了幾團墨跡!

這樣一樣,崔飛煙的裙子背面,本來只有一塊墨水痕,而現在,卻是髒得不成樣子了。

「啊?小龍你幹嘛啊1崔飛煙急得直跺腳。

旁邊的人也傻了,用一種匪夷所思的眼神,看著黃小龍。

不是吧?

大哥,你這樣搞?

你特么也太會玩了!

你這是什麼心態?難道說,多潑點墨水,這裙子就能繼續穿了?這是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黃小龍卻是沒有多說,他抓緊時間,迅速拿起簽到台上的毛筆,眼神變得極為的專註,犀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