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抓鬼小農民>第227章 未來老丈人被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7章 未來老丈人被打!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女生小說

「切~~~男人都是花心的。小龍你也是。」宋雨茹啐了一口,臉蛋兒嬌紅,也不知道咋回事兒,黃小龍隨隨便便哄她幾句,她就開心得不行,樂不可支,心裡啥煩惱和埋怨都沒有了。

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負數,這還真是對的。

「大老婆,等會放學了,你陪我去買點新衣服埃」黃小龍笑道。「今天我們逛商場,燭光晚餐,看電影…好不好?聽說你們城裡人都是這麼談戀愛的。」

「噗~~~我不知道,我沒談過戀愛。」宋雨茹噗嗤一笑。

「然後看完電影,我們去開房。」黃小龍繼續說道。

「打住!打住!壞小龍!原來逛商場,燭光晚餐,看電影,都是鋪墊,你的最終目的,是要去開房礙…」宋雨茹假裝嗔怒道。「我才不要和你去開房呢。」

「大老婆,你上次不是答應過我的嗎?」黃小龍一臉委屈。

「才不呢!除非,你去見我爸媽…如果他們認可你,我就…恩…就和你那啥……」宋雨茹嬌羞道。「人家可是很傳統的乖寶寶。」

「哦…大老婆你放心吧,老丈人和丈母娘一定會很喜歡我的。」黃小龍「恬不知恥」的道。「他們一定會同意你和我去開房的。」

兩人聊著聊著,上課鈴聲響起。

這節課是楚婷婷的。

美女老師一進教室就驚艷全場,一件ol職業裝,身材火辣至極,腰肢纖細如柳,盈盈堪握,面容美麗異常,丹鳳眼,柳葉眉,渾身上下散發著成熟迷人的風情。

楚婷婷站在講台上,不經意的,目光卻是看向了黃小龍。

黃小龍大大方方的與楚婷婷對視。

楚婷婷似乎是想到了那天晚上,她和黃小龍孤男寡女同處一室的曖昧經歷,最後還答應了要陪黃小龍去約會,因此她的嬌臉,卻是驟然一紅,趕緊躲開黃小龍的目光,心跳加速。

「對了,小龍,你上次不是說,幫楚婷婷老師驅邪…具體是啥情況啊?」宋雨茹好奇問道。

「哦…小問題埃」黃小龍也不會說太多,人皮娃娃的事兒,太駭人聽聞了,恐怕會把宋雨茹嚇壞掉。

就在宋雨茹準備繼續說話的時候,她的手機來電鈴聲響起。

「額…」宋雨茹從包包里拿出手機,一看,然後神色微微一變,立馬接聽電話。「媽,你打電話給我幹嘛啊?我正在上課呢…啊?什麼?媽!你…你…你別嚇我!你…媽!你慢點說……」

宋雨茹的神情,驟然變得蒼白如紙,眼眶裡,迅速凝結出淚水,奪眶而出!

一邊接聽電話,宋雨茹一邊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赫然,她的身體,搖晃了幾下,就好像要昏厥過去!

黃小龍眼疾手快,也是站了起來,輕輕攙住宋雨茹,「大老婆,出什麼事了?」

「宋雨茹同學,你怎麼了?」講台上的楚婷婷,也是一臉擔心的問道。

全班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失態的宋雨茹身上。

這時,宋雨茹掛了電話,哇的一下就大哭了起來,然後本能的抱住黃小龍,梨花帶雨的道。「小龍,我家裡出事兒了…今天早上,我爸開計程車,好像是因為什麼交通事故,撞了別人的車,然後…然後就被打了…現在人被送到醫院,正在搶救,還沒脫離危險期…我媽剛才打電話給我……哇~~~~~小龍,怎麼辦啊?我爸…我爸在搶救……」

一聽這話,黃小龍是明白了。

心頭卻是一股怒火沖了起來。

大老婆的爸,那不就是黃小龍未來的老丈人嗎!

老丈人被人打進醫院了!

貌似被打的原因,只是因為一起交通事故而已。

媽蛋!開車,不小心發生點事故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犯得著打人嗎?

還被打進醫院搶救,連危險期都沒有脫離!

太欺負人了!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大老婆,你別哭啊,你難道忘了,我醫術很厲害的…快快快,我們立刻去醫院,我和你一起去,我去把未來老丈人治好。」黃小龍快速說道。「大老婆!不準哭了!我告訴你,我連死人都能救活!未來老丈人肯定沒事兒的1

「額~~~」一聽這話,宋雨茹立刻止住哭泣。

她淚眼婆娑的看著黃小龍,然後重重的點了點頭。

剛才是關心則亂,沒想到這茬,現在被黃小龍一說,她立馬醒過味來。

對於黃小龍的醫術,她是有百分之一百,百分之一千的信心!

「走,小龍,我們一起去醫院……」宋雨茹找到了主心骨,心裡也沒那麼慌了,直接拉著黃小龍的手,就朝教室外跑去。

「美女老師,我們請個假……」在跑出教室之前,黃小龍還不忘回頭和楚婷婷打個招呼。

未來老丈人,恰好是在第一人民醫院搶救,黃小龍馬不停蹄的開著比亞迪f3,火速趕往第一人民醫院。

……

第一人民醫院。

重症監護室。

宋雨茹的父親,已經從搶救室里出來了,此刻,只見他面容憔悴,臉色枯黃,躺在病床上,身上C滿了各種管子,還戴著吸氧器,昏迷不醒。

從旁邊的儀器上看,他的各項生命指標,已經非常低了。

整個人就好像風中殘燭,隨時有可能咽氣。

在病床邊,有一個清秀的婦女,穿著簡單樸素,此刻,急得滿臉淚水,完全失去了方寸。她,便是宋雨茹的母親。

「鄭主任,您是第一人民醫院最權威的腦科醫生,您…您一定要救救我男人啊1宋母用祈求的目光,看著重症監護室里的一個穿白大褂,戴金邊眼鏡的三十許歲男子。

這男子是第一人民醫院,腦外科的權威,主任醫師,鄭主任。

此時,鄭主任沒有搭理宋母,他正在翻看一本病歷表。

幾分鐘之後,才抬頭道。「情況很不樂觀埃病人的頭部遭到鈍器擊打,造成顱內出血,淤血壓迫了神經,從醫學角度上講,大腦是人身上最神秘的一個器官,病人的狀況,是必須要儘早做開顱手術的。可是,即便是開顱,也有可能無法順利清除淤血,手術成功大概率,不足12%……而且,開顱手術的費用,這個…恐怕也不是你們這種家庭能夠承擔得起的…至少需要50萬左右吧。」

一聽這話,宋母簡直絕望了!崩潰了!感覺天塌了地陷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