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抓鬼小農民>第228章 氣運被奪!(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8章 氣運被奪!(第四更)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

一方面,的確,家裡是拿不出那麼多錢。宋父是開計程車的,每天起早貪黑,掙點辛苦錢,但多半都花在供養女兒宋雨茹上大學的各種費用上了。而宋母也只是在一個普通的鄉鎮企業打工。

關鍵問題是,宋父是沒有繳醫療保險的!

況且,就算是能夠籌夠手術費用,立馬開顱,成功的概率也太低了,僅僅12%!

「鄭主任!您…您…您還有其他法子么?」宋母絕望的哭嚎著。

「好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儘快去繳手術費吧,越快越好,最好,今晚就安排開顱手術。」鄭主任有些不太耐煩的說道。「現在不是我不想辦法,就算你轉院,去京城的大醫院,甚至去國外的醫院,也就只能這樣了。」

就在這時——

「媽!我爸怎麼樣了?」臉上淚痕未乾的宋雨茹,拉著黃小龍的手,風風火火的沖了進來。

那鄭主任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冷峻道。「你們是誰?這麼大大咧咧的跑進來幹什麼?這裡是重症監護室!你們以為,這是你們家啊?」

不過,當鄭主任看到活色生香,國民校花一般的宋雨茹時,眼窩深處,卻是不由竄出了一抹驚艷的光芒!

「雨茹,你終於來了…你快看,你爸…你爸他……」宋母一把拽住宋雨茹,哭得讓人斷腸。

「媽,您別急…這…這是小龍,他醫術很厲害的…他能治好爸爸的1宋雨茹倒是安慰起來宋母來。

聽聞此言,那鄭主任,嘴角卻是浮現出來一抹譏諷的笑意,淡漠的看了黃小龍一眼…尼瑪,你這身穿著打扮,你是誰?醫術很厲害?嘖嘖,看起來,這個極品美女,是請你過來治病的…我勒個去,就你這窮酸模樣,你還會治病了?你還會做開顱手術了,你咋不上天?

當初,黃小龍在第一人民醫院,吊打一切,威風八面的時候,這個鄭主任恰好去國外出差了,因此,他是不認識黃小龍的。

「小龍?」宋母擦著眼淚看著黃小龍。

「未來丈母娘…哦,不,阿姨,您別哭了。讓我看看叔叔。」黃小龍笑了笑,然後走到病床前,觀察了起來。

看著看著,黃小龍發現事情有點不對勁兒。

先不說宋父現在的傷情。

黃小龍發現,宋父的臉上,布滿了晦氣!

所謂的晦氣,就是倒霉的意思。

氣運氣運,通過望氣,是可以看出一個人的運勢好壞的。

顯然,宋父的運氣是極差的,所以才會有這一場災禍。

還有,宋父的眉宇間,還纏繞著一股若有若無的黑氣,在黃小龍看來,這就是明顯被厲鬼纏身的狀況了。

『未來老丈人運勢太差了,又被被髒東西盯上了,所以…就算這次我把他給治好了,他也一定會再倒霉,天災**,啥都有可能遇上……』

黃小龍還發現,宋父赫然是因為倒霉透頂,這才被髒東西盯上的。而非髒東西另他倒霉。

世間有十種人,是極為容易招鬼,容易被髒東西盯上的。

第一種是貧窮又有病的人。

第二種是損Y德的人。

第三種是平時傷天害理為非作歹,導致心虛,怕遭報應,心裡本來就有鬼的人。

第四種是對鬼神不敬,公然藐視或語出不敬的人。

第五種是荒~Y~~無度,好色如命的人,這種人容易招女鬼,被女鬼吸陽氣和精氣神。

第六種是酗酒吸~~毒的人,這一類人陽火衰弱。

第七種是在殯儀館或醫院太平間工作的人。

第八種是奇裝異服,行為另類者。譬如大晚上的穿一身紅衣紅褲出門走夜路,這樣的裝扮容易被惡鬼誤認為是血食。還有晚上在外面偏僻沒人的地方裝*吹口哨,也容易招鬼。

第九種是不孝敬父母的人。

第十種人,就是運勢非常差,喝水都塞牙縫的人。

顯然,未來老丈人就屬於第十種人。

可是,奇怪就奇怪在——他額圓發潤,財帛宮和官祿宮雖然一般般,但看面相絕對不應該是倒霉的人!

不說這輩子大富大貴,但至少可以平平淡淡的過完一生。

更何況,未來老丈人的疾厄宮比較豐潤,這說明他的身體應該是很健康的,也會很長壽。

那他為什麼會倒霉?臉上為什麼會密布晦氣呢?

通過仔細觀察,黃小龍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

未來老丈人倒霉,那是因為——有人或者其他什麼東西,把他的運勢給強行掠奪了!

『哦喲…未來老丈人,似乎是得罪了什麼高人礙嘿嘿嘿,有意思…可惜了,有我在…那個掠奪未來老丈人運勢的存在,可要倒霉了/

黃小龍心頭微微一笑。

看到黃小龍不語,似乎是在思索。

那鄭主任,更是冷哼一聲,忍不住嘲笑道。「裝模作樣的。」

旋即,直接對宋母說道。「來,病人家屬,你跟我出來一下,我有話對你講。」

說著,鄭主任頗有深意的看了宋雨茹一眼。

「好,好,鄭主任…您有什麼話,直說吧……」宋母一邊擦著眼淚,一邊隨鄭主任走出重症監護室。

「小龍…我爸的傷,你…你能治嗎?」宋雨茹一把拉住黃小龍,泫然欲涕,「小龍,你一定要救救我爸礙你不是說,我爸是你未來的老丈人嗎?小龍…你要想想辦法礙現在,我…我就指望你了……」

黃小龍回過神來,笑著抱了抱宋雨茹,以示安慰。「大老婆,你放心吧,未來老丈人的傷勢,在我看來,根本就一點也不嚴重,我能治的。」

而黃小龍心中卻是道。『傷是不嚴重,但氣運被掠奪了,治傷只是治標,不是治本。治本的話,首先要逆轉未來老丈人的氣運,然後把掠奪他氣運罪魁禍首找出來……』

「小龍,你說的是真話?不是安慰我的?你真能治好我爸?」宋雨茹眼淚汪汪的看著黃小龍。

「恩,能治。我馬上就動手。」黃小龍把袖子擼起來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