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抓鬼小農民>第236章 喪盡天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6章 喪盡天良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其他小說

「哎~~~雨茹,去世的…是你大奎哥…」宋母擦著眼淚道。「哎…造孽啊,年紀輕輕一個小夥子,得了肝癌晚期,上個月才檢查出來,今天…今天人就走了……」

「雨茹,我和你大奎哥的父親,算是發小了…」宋父也有些哽咽了,「你大奎哥的父親,這才過世不到一年,沒想到…哎…這就是禍不單行了。生命無常啊,生命無常……雨茹,去給你大奎哥上幾根香。」

「好,爸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宋雨茹的心情,也很沉重,眼角有晶瑩的淚光在閃爍。

「小龍,大奎哥小時候挺照顧我的,算是我們家的一個遠房親戚,你陪我過去給大奎哥上柱香吧。」宋雨茹淚眼婆娑的看著黃小龍。

「哦,好的,大老婆。」黃小龍點頭,他不動聲色的看了看宋父身旁。

赫然!

只見宋父的身旁,站著一個中年男人的魂體,正在流著眼淚,它的情緒,格外激動,臉龐猙獰扭曲成一團,渾身顫抖,目光中充斥滿了仇恨。

看來,今天死的人,也就是那個大奎,與它,有著莫大的關係!

很奇怪的是,宋父走兩步,這中年男人的魂體,也如跗骨之蛆般跟著移動兩步,像是跟定了他!

黃小龍將身上的氣息,盡數的收斂了起來,這樣便不會讓小區內的魂體驚嚇逃走。

『哦…怪不得未來老丈人印堂發黑,眉宇間有黑氣繚繞,原來啊,是這樣一個中年男人的魂體,老是跟著他…』黃小龍微微點頭。

這時,宋雨茹帶著黃小龍,來到靈堂前。

她從案台上拿起三根香,點燃,然後朝著死者的遺像拜了三拜,將香C進爐里。

忽然,黃小龍看到,爐子里同時燃燒的三根香,左右兩根燃燒得極快,而中間的一根卻是燃燒得非常緩慢。

「恩?」宋雨茹也發現了這種異常的狀況,「小龍…這個香的質量有問題嗎?」

「這個…兩短一長…」黃小龍一邊把宋雨茹拉開,一邊低聲解釋道。「大老婆,人怕三長兩短,香怕兩短一長,如果你在給死者上香的時候,出現了兩短一長的情況,說明死者冤屈,死得極為不甘,無法瞑目。」

宋雨茹倒抽一口涼氣,驚駭道。「小龍,你是說大奎哥死得冤枉?是被人害死的?」

「恩,可以這麼說吧。」黃小龍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

回到宋父宋母身邊,黃小龍再看那個中年男子魂體的樣貌,與從遺像上看到的死者樣貌,有著幾分相似。

黃小龍頓時明白了,這個中年男子,應該便是死者父親的魂體。

它之所以跟著宋父,是因為它是宋父的發小,關係很鐵。倒也不是要害宋父的意思。

「雨茹,小龍,我們回家吧。」宋父嘆了口氣。

四人離開小區,往宋雨茹家走去。

中年男人的魂體,亦步亦趨的緊隨其後。

這時,天色已黑,城中村亮起路燈,各種魂體在半空中飄來盪去,Y風一陣一陣的讓人背脊骨發涼。

宋雨茹家,倒不是什麼小區,而是一棟兩層樓房,下面還有一個小小的菜園子,幾張石凳,一個鞦韆,別有一番情趣。

「雨茹,進廚房幫忙…」宋母招呼道。「小龍,你隨便坐一會兒,阿姨弄幾個拿手菜,慶祝一下你叔叔順利出院。這次啊,還虧得你,要不然…」

「別說這些晦氣的。」宋父瞪了宋母一眼,然後笑著掏出一支煙遞給黃小龍。「小龍,抽煙不?」

「謝謝叔叔。」黃小龍接過香煙,宋父替他點燃火。

「小龍,外面涼快,你就在外面坐一會兒,我們晚飯就在壩子里吃。」宋父交待了一句,然後隨著宋雨茹母女倆進來廚房。

那中年男人的魂體,也想跟著宋父一起進廚房。

「那啥…你先等等,我們聊一會兒。」黃小龍吐了個煙圈,淡笑道。

「這~~~~~」中年男人的魂體,直接顫抖了一下,緩緩的回過頭,用那充滿了Y毒與仇恨的鬼眼,看著黃小龍。「你…你能看到我?你…你是誰?」

「來來來,這邊坐。」黃小龍叼著煙,直接用手攬住中年男人魂體的肩膀。笑嘻嘻的道。「你老是跟著我未來老丈人幹嘛?雖然你沒有害他的意思,但你是Y人,自然而然,會吸收我未來老丈人的陽氣。他本來就已經很倒霉了,你再這樣一搞,他會生病住院的…我好像記得他說過,前段時間,一個小感冒,吃藥不管用,還去醫院打針輸Y,折騰了好些天才好…這些都是你害的……」

「未來老丈人?」中年男人的魂體一愣,旋即咧嘴一笑,顯得有幾分詭異。「你是我雨茹侄女兒的男朋友?我宋元大哥的女婿?」

黃小龍點了點頭,領著中年男人的魂體,坐在壩子里的石凳上。「以後別跟著我未來老丈人了。」

「我可沒有想過要害宋元大哥,他可是我的發小,我們從小一起玩到大的…」中年男人的魂體辯解道,它對黃小龍身上的彌散出來的氣息,極為的忌憚,不敢有絲毫反抗。

「那啥,我看你怨氣有點重,是咋回事兒啊?今天死的,是你兒子吧?」黃小龍問道。

這時,中年男人的魂體,變得極為暴怒,額頭上青筋暴起,整個臉龐十分猙獰恐怖,仿若一隻最為兇殘的厲鬼!

「哎~~再這麼下去,你就要開始害人,變成真正的厲鬼了。」黃小龍微微搖頭。

「我!我兒子死得冤枉啊!胡家!喪盡天良!禽獸不如1中年男人的魂體,喉嚨中迸發出刀片刮在金屬上的刺耳聲。

「半年前,胡家把祖墳遷到了後山…胡老闆,這個道貌岸然的傢伙,他…他是個畜生!他是個魔鬼!他…他在後山墳地上,布置了陣法,把方圓十公里內,所有Y宅的好運,全部吸走了!他胡家倒是飛黃騰達,事事順心如意,無論做什麼生意都發財!連買彩票都中500萬!而我們的子子孫孫都要倒霉!我的兒子,身體那麼好,以前有算命先生,說我兒子命格很好,是長壽的人,還會發財,結果呢?就是因為胡家的畜生,把城中村的好運,都掠奪了!我兒子無緣無故,肝癌晚期…啊~~~~~~!!!1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