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抓鬼小農民>第248章 你們還不配取我的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8章 你們還不配取我的命!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

這一巴掌,極為的清脆!響亮!

不僅僅將胡陽抽懵逼了,就連四周圍觀的人,也彷彿被打了一巴掌般……全特么傻了!

胡陽被抽得暴退了好幾步。

「你應該感到很慶幸。」黃小龍咧嘴一笑。「今天我只是打算教訓你,而沒有打算殺你。我來到城裡后,見過很多囂張的人,你呢,勉勉強強,算是其中一個比較狂的。不過…我教訓過比你更狂的存在…」

「草!還愣著幹嘛!弄死他1胡陽身後的馬仔,一個個的怒火衝天,然後各自從腰間拔出匕首,朝黃小龍沖了上來!

「媽的!敢打本少!!!!反了天了!抓住他!本少要親自剝他的皮!抽他的筋1胡陽爆發出來了杜鵑啼血猿哀鳴的凄厲叫聲。

下一秒!

定!定!定!定!定!

黃小龍瞬發定身咒,竟是將四面八方湧上來的馬仔,統統定住了!

「額?」胡陽捂著臉往後面一瞧。「快給本少上啊1

「呵呵~~~」黃小龍輕描淡寫的笑了笑,然後走上一步,輕輕抓住了胡陽的左手手掌。「好了,不要叫了,他們不行的,我們來玩一個遊戲,遊戲的名字,叫做……掰手指。」

「你…你…你想幹什麼?放開本少1胡陽臉色陰沉如水,眉宇間全部都是濃濃的厲色!

「我想幹什麼?玩遊戲埃」黃小龍笑了笑,然後,握住了胡陽左手的小拇指,一掰!

擦!!!!

一聲脆響!

胡陽的左手小拇指,應聲而斷!

「啊~~~~~~~!!!1胡陽爆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俗話說,十指連心,那潮水般的痛楚,已然是讓他全身冷汗都竄了出來。

「怎麼樣?這個掰手指的遊戲好玩嗎?」黃小龍若無其事的笑了笑。

「快放開老子!我爸要是知道了,一定會把你的魂魄都打散的!畜生!放開老子1雖是斷了一指,但胡陽的氣焰,卻是一點也沒有消弱。

「哦…看來你很喜歡玩這個遊戲,那麼,我們繼續吧。」黃小龍愉快的笑了笑。

他抓住了胡陽的左手中指。

一掰!

擦!!!!

中指斷了!

「啊~~~~~~!!!!我爸一定會讓你永世不能超生的!我爸會宰了你1胡陽面容之上,一道道青筋如蚯蚓般鼓凸而出!神色凶戾得可怕!

「繼續。」黃小龍樂滋滋的又掰斷了胡陽的左手食指。

「啊~~~!!!!你全家都會死光光的1連斷三指,胡陽依舊像是一條得了狂犬病的瘋狗一般,死死的盯著黃小龍,咆哮著,似乎是恨不得衝上去狠狠咬黃小龍幾口似的。

「繼續咯~~」黃小龍愉快的笑了笑。

擦!!!!

胡陽的大拇指斷了!

擦!!!

胡楊左手的無名指斷了!

……

終於,胡陽叫不出聲了,他痛得彎下腰,全身不停的痙攣著。

旁邊的人,親眼目睹了這慘絕人寰的一幕,簡直心臟都快要承受不住,直接爆炸了似的。

城中村首富之子,左手五指被活生生的掰斷!

這尼瑪太殘忍了!

這可是皇帝的兒子,太子啊!

而更令人驚駭欲死的是,黃小龍在掰斷了胡陽的左手五指后,臉上的表情,居然依舊是笑嘻嘻的,玩世不恭的樣子。

就好像,他剛才掰斷的,不是人的手指,而是五根麻桿糖!

你若深入解讀黃小龍這種人畜無害的笑容,那麼,你就會從這個笑容後面,品讀出來一種讓你全身如墜冰窖的寒意——

一個人,是該有多麼的殘酷,多麼的冷血,多麼的狠辣,多麼的無法無天,多麼的漠視生命,才能夠在掰斷同類的手指后,還一臉笑容面不改色從容淡定啊!

「嘿嘿嘿,好玩不?」黃小龍笑著鬆開了胡陽的左手,只見,在五指盡數折斷後,胡陽那細皮嫩肉的左手掌,已然是怪異的扭曲成為了一個畸形雞爪子的滑稽模樣…

黃小龍又把胡陽的右手握在手裡,並抓住了他的右手大拇指。

「你剛才對我說的話,好臟,額…你滿嘴口臭,我想,是不是你平時吃屎吃多了啊?」黃小龍樂滋滋的道。

「你…你…你……」這個時候的胡陽,嗓子都因為痛苦的嘶叫而沙啞了,他抬起眼睛看著黃小龍。

他的目光,此時也不再凶戾狠毒了,而是浮現痛楚混淆著一絲絲懼怕。

這位在城中村「我就是天王老子」一般的狠人,卻也是對黃小龍的恐怖手段,產生了心理陰影,以及本能的恐懼,他囁嚅著道。「聽我說…你…你住手…我…我的父親,你,你是個狠人,可是,我給你一個忠告,我的父親…他…他絕對不是你能夠招惹的…我父親神通廣大,他說要你死,你真的會死的…現在你收手,我可以…我可以保證,讓我父親,不…不殺你…」

擦~~~~~~

回應胡陽的,是一聲清脆的骨爆!

他的右手大拇指,被黃小龍硬生生掰斷了!

「啊~~~!!!你…啊~~~變態~~~~~」胡陽全身間歇性抽搐起來,兩眼翻白,似乎連靈魂都在遭受鞭撻,痛不欲生。

「你的父親?嘿嘿嘿~~~」黃小龍咧嘴一笑。「我的命呢,除了天,現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能夠取走…你算什麼東西?你父親算什麼東西?都是些螻蟻罷了1

下一刻!

擦~~

擦~~

擦~~

擦~~

……

胡陽的右手五指,也是被黃小龍盡數折斷了!

那些被定身咒炮製,定住身形無法移動的胡陽馬仔,此刻一個個又驚又怒又怕,他們拚命的想掙脫束縛,去營救胡陽,卻是連動也不能動一寸半寸的,只能夠打嘴仗,不斷的咒罵威脅恐嚇黃小龍。

十指盡斷,十指連心!

此時的胡陽,已是昏死在了地上。

「呼~~~好了,這算是一某頭0傘!被菩×笑了笑,目光看向了泥塑木雕般站立的胡陽馬仔們。

驚!

怕!

震撼!

被黃小龍的目光一掃,這些馬仔們,立刻像是霜打的茄子,焉癟了!不敢再出聲了!連大氣都不敢再吐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