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抓鬼小農民>第253章 擅闖者,死!(第七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3章 擅闖者,死!(第七更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歷史穿越

石梯極為陡峭,筆直向下,在黃小龍身上散發的火光照射之下,可以看到許多肉眼可見的黑色怨氣,煞氣,在不停的翻滾,擴散。

不過,這些怨氣和煞氣,一觸碰到火光,便會煙消雲散。

另外,在石壁的兩側,還懸挂著一幅幅畫像。

這些畫像的內容,都極為的詭異,血腥,殘暴。

有的畫像內容是殺人砍頭,有的是掏腸,有的是剝皮,有的是車裂,有的是宮刑,有的是縊首……

要是一般人,看到這些畫像,一定會被嚇破膽,甚至直接嚇死!

因為畫中那些受刑的人,神情無比的恐怖,猙獰,絕望…這一切,都太逼真了,看著畫像,就彷彿身臨其境,親眼看到有罪人在慘遭酷刑。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呢…」黃小龍倒是一臉歡笑的欣賞著這些畫像,還對宋雨茹講解起來。「大老婆,你看,這幅畫上,描述的內容是炮烙。這個你應該不陌生吧?炮烙是商朝的酷刑。即在銅柱上加上油脂,銅柱下燃起木炭,令有罪者在柱上走,因銅柱既滑又熱,可使有罪者從銅柱上掉下,落人木炭中燒死。相傳商紂王是為了博妲己一笑而使用此刑罰手段處罰罪犯。」

「大老婆。你看,這一幅畫的內容是『脯』,也是商紂王時的一種酷刑,即把人殺死晾成肉乾……」

「嘔~~~~~~」宋雨茹乾嘔了一下,哭喪著臉道。「小龍!你別說了!我…我都毛骨悚然了,你還說這些…你太壞了!你是想故意嚇死我是不是?」

「哦…大老婆,既然你不喜歡聽,那我就不說了。」黃小龍無奈道。

「我當然不會喜歡聽這些變態的東西啦1宋雨茹抗議道。

終於…

兩人走到了石階的盡頭。

前面,出現了一扇古舊斑駁的木質大門。

木門緊閉著,內門滲透出來了一絲絲深邃的戾氣,讓人不寒而慄。

赫然!只見在木門邊,散落著一些死人的骸骨。

有些早就腐爛成為了枯骨。

有的正在腐爛。

最新鮮的一具屍骸,應該是剛死幾天的樣子,還能辨認出模樣。只見其是個年輕男子,年齡和黃小龍,宋雨茹也差不多,穿著一身紅色的阿迪達斯運動服,乾涸而呈現出紫青色的臉上,布滿了驚恐欲絕的神色…很顯然,在臨死之前,這個年輕男子,遭到過無法描述的恐嚇。

「好~~好噁心…好嚇人…」宋雨茹飛快的看了那些死人骨頭一眼,然後趕緊蒙上雙眼,不過,她很快又忍不住拿開手,仔仔細細的看了那具新鮮的屍骸一眼,然後尖叫道。「是…是穆東!這個…這個還沒腐爛的屍體…是…是穆東1

「咦?大老婆,你還認識這個死人?」黃小龍奇道。

「我…我是認識…穆東是我們學校體育系的,和孫薇一個班。是個靈異愛好者,還經常直播靈異探險,什麼鬼屋啊,通靈啊,碟仙啊,筆仙啊,他都直播過,據說還是個人氣主播…但是,在一個星期前,他突然失蹤了。」宋雨茹心悸的敘述起來。「在…在他失蹤的當天晚上,有人在他的朋友圈,看到一組照片,是在他在地鐵上自拍的…沒…沒想到,他居然…他居然和我們一樣,搭乘了這一班到達胡家村的地鐵…哎~~穆東還這麼年輕,就,就糊裡糊塗的死在了這裡……」

「哦…搭乘給鬼坐的這趟地鐵?應該不是…估摸著是沿著隧道或者站台,直接步行走過來的吧。」黃小龍咕噥了一句。

「哦,原來是白虎妹妹的同班同學埃」黃小龍點了點頭,然後有些無奈的道。「大老婆,你說的這個什麼穆東,膽子也太大了,一點本事都沒有,就到處探索靈異事件…就算他這次不死,下次也在劫難逃…好了,咱們別管這些了。」

這時,黃小龍發現,木門上,還寫著字。

是殷紅之字,像是用血液寫成,觸目驚心。

「哦,寫了字,大老婆,你給我念念,木門上寫的是啥埃」黃小龍嘻嘻一笑。

「暈死了!你不認識字嗎?」宋雨茹嗔道,不過她很聽黃小龍的話,一邊看,一邊一個字一個字,很是清晰明了的念了出來。「胡家歷代祖宗安息之地,非胡家子孫,不得入內!擅闖者,死!擅入者,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切記!切記1

念到後來,宋雨茹的聲音,也是發顫,「小龍…這是…這是詛咒…這是胡家的人,用鮮血寫出來的詛咒…」

「哈哈哈~~詛咒?我只知道,這扇門後面,就是胡家的祖墳了!不得擅闖擅入?哈哈哈~~我要刨你家祖墳,你還不讓我進去了?這還講不講道理了?哈哈哈哈~~~~~」

黃小龍大笑一聲,旋即,一腳將木門踢開!

隨著這古舊斑駁的木門,被黃小龍勢大力沉的一腳,轟得爆碎。

與之同時!

甬道兩側的畫像,竟然開始動了起來!

準確的說,是這些演繹著不同恐怖內容的畫像,裡面那些慘遭酷刑的人,竟然像是活過來了一般,不但在動,而且還爆發出來了妖魔一般的吼叫聲和咆哮聲!

它們開始從畫里掙扎蠕動,要爬出來一般!

…………

下一刻,那些恐怖的畫像中,遭受各種酷刑的人,紛紛掙脫了畫像的束縛,嘶吼戾叫了爬的出來,一個個青面獠牙,滿身血肉模糊,像是瘋狗一樣朝黃小龍和宋雨茹撲了上來。

頃刻間,這一整條甬道,立刻充斥遊盪起來了無邊的邪氣,溫度驟然下降,無比陰寒。

「小龍!!!1宋雨茹嚇得脫口尖叫而出。

黃小龍的嘴角,卻是扯出一抹譏誚的笑意。

「大老婆,別怕,這個是很拙劣的小把戲。呵呵呵呵,鬼遮眼而已。」黃小龍對懷中瑟瑟顫抖的宋雨茹柔聲安慰道,然後,直接一口唾沫噴了出去。

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