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抓鬼小農民>第259章 胡一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9章 胡一泉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片墓地的大小規模,布局,幾乎與胡家布置在後山的那個墓地,如出一轍。

牆壁上,除了貼滿大量的符篆之外,還畫滿了壁畫。

壁畫的內容,都是一些羽化升仙的願景藍圖。

墓地里還點著許許多多的長明燈。

黃小龍和宋雨茹走進墓地。

宋雨茹蹙眉道。「小龍,你看這些壁畫,好奇怪礙」

「沒什麼好奇怪的。畫的是飛升,胡家的後人,希望祖先能夠飛升,羽化成仙,不過都是瞎扯淡。」黃小龍鄙夷的笑了笑。「大老婆,我確定了,這裡就是胡家真正的祖墳,而且是『九陰聚財穴』的核心陣眼所在。把這裡毀掉,胡家就完蛋了。他們將償還掠奪自城中村千家萬戶的氣運,而且會遭到反噬,家破人亡,滿門死絕。」

「胡家是應該受到懲罰!小龍,我們開始挖吧!不過沒工具耶~~~」宋雨茹將袖子擼了起來,像是個女漢子似的。

「哈哈哈哈~~~~大老婆,你真可愛。好了,你看我的。」黃小龍笑了笑,然後帶著宋雨茹走出墓地。

宋雨茹正自狐疑不定,只見黃小龍正面對著墓地,神色一正,默念一段咒語。

下一刻!

轟~~~~~~~~~~~~

只見黃小龍口裡噴出火來,鼻子里濃煙迸出,雙眼火焰齊生,火光從瞳孔中噴涌而出!

這火焰成琉璃色,凈無瑕穢,狂風一般捲入胡家墓地,頃刻間,便是燒成一片!

「我勒個去…」宋雨茹在一旁直接看傻眼了。

黃小龍口鼻眼中,噴出來的火焰,乃是道家的三昧真火。

此火非同凡火,從眼,鼻,口中噴將出來,乃是精,氣,神煉成三昧,就算是下雨天,也是照燒不誤,甚至可以將一條河都燒成枯地。

不多時,黃小龍收了三昧真火,胡家的祖墳,已經被燒成了焦土,再也不復存在。

今天又是引動神血,又是放三昧真火,也是讓黃小龍累得夠嗆,臉上也是堆砌起來一層濃濃的倦怠之色。

「哎~~大老婆,大功告成了,你怎麼不親我一下埃」黃小龍轉頭對著宋雨茹一笑。

「額~~小龍,剛才那個火是?」宋雨茹還沒醒過味來。

「三昧真火。」黃小龍隨口道。

「紅孩兒用來燒孫猴子的三昧真火?」宋雨茹嘴巴張大,能夠塞進一根黃瓜。

「恩。」黃小龍點頭。

「小龍…你…你到底是人還是神仙?」宋雨茹一臉呆萌。

「我礙我是——」黃小龍眼中閃過一抹狡獪之意,下一刻,突然搶前一步,摟住宋雨茹,用大嘴堵住了她的櫻桃小口…

足足十分鐘之後…

「小龍…我的舌頭都麻了…你…你下次不要這麼用力好不好?討厭1宋雨茹一臉嬌羞。

在這一刻,她不再去關心黃小龍的背景,她只知道,這個男人,和自己是鴛鴦蝴蝶命,和自己相愛,這就足夠了!

兩人手牽著手,沿著原路返回。

回到了地鐵站,黃小龍牽著宋雨茹跳進隧道,沿著鐵軌走。

往回走一站,就是城中村站,因此,差不多也就是步行了20分鐘左右,便從城中村站的出站口走了出來。

宋雨茹家,離開地鐵站,也就是十來分鐘的腳程。

「啊啊啊,大老婆,好累啊,好睏啊,我好想睡覺埃」黃小龍一邊走一邊嚷嚷道。

「噗~~~~小龍,你別叫了,好啦,馬上就到家了,馬上就能睡覺了。我也好睏的。」宋雨茹嫣笑道。

「大老婆,今晚,總該能抱著你睡覺了吧?」黃小龍眼中浮現出一抹曖昧的笑意。

宋雨茹耳根微紅,貝齒輕咬下唇,然後輕輕的點了點頭,用細不可聞的聲音道。「恩。」

兩人回到家門口,只見白天被黃小龍施了定身咒的胡陽等人,卻已經不見蹤影。

估摸著,是被人抬走了吧。

黃小龍不管那麼多,摟著宋雨茹就回家睡覺了。

……

城中村。

一棟修建得好像皇宮的別墅。

這一棟別墅,修建在城中村最核心的位置,位於半山腰,名副其實的半山別墅,風水寶地。

別墅的主人,便是城中村首富——胡家!

此時,別墅的一些房間,還亮著燈,在周邊,有著不少持槍的保鏢,在巡邏著。

書房。

一名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盤膝坐在一個蒲團上,案台上擺放著香爐,裊裊檀香,讓得整個書房,沐浴在一片祥和的氛圍之中。

不過,在書房四壁懸挂的畫像,畫的並不是什麼菩薩,道祖,而是一些青面獠牙,形象猙獰,宛如厲鬼妖魔的存在!

這些恐怖的畫像,也是讓得這間書房,顯得有些不倫不類,有些像是某部恐怖片的片常

「老闆…少爺他…」一名身穿黑色襯衣的中年男子,此刻也是站在書房中。

「哼1那中年男子冷哼一聲,整個書房的溫度,都是驟然下降了好幾度,只見他額頭上青筋暴凸,臉龐變得十分猙獰恐怖。「我胡家三代單傳!居然敢動我的心肝寶貝兒子!好!很好!我看,是外面來的人吧?我發誓!一定要將他打得魂飛魄散!他的家人,統統都要陪葬!我還要玩弄他家所有的女性!玩弄她們的靈魂!將他全家的靈魂,都煉成鬼傀儡!讓他全家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沒有!永生永世,被我驅策玩弄1

這中年男人,便是城中村名副其實的首富,皇帝一般的人物,胡陽的親生父親「胡一泉」。

今天下午,他得知自己的兒子,以及手下的爪牙,居然被人施了定身術,而且,他兒子的十根手指,都被硬生生的掰斷了,這讓胡一泉暴怒發狂!

他發誓要替兒子討回公道,即便,對方是會念定身咒的道士!

在胡一泉看來,無論對方是什麼背景,擁有什麼手段,只要是觸怒了他,都要死!

「是…老闆,請您別激動,少爺只不過是皮外傷而已…現在已經睡著了。」那保鏢恭敬說道。不過,眼中卻是劃過一抹獰惡凶戾之色。

「好了,你下去吧。」胡一泉朝保鏢揮了揮手。

「老闆,我先出去了。」保鏢畢恭畢敬的退出書房,旋即,他臉上的猙獰之色更濃,整個人都有些激動發顫了!

保鏢直接朝胡陽的房間走去!

書房內。

胡一泉正在努力平復著暴躁的情緒,然而,就在這時!

赫然!

桌案上的一張符篆,竟然無端端的自燃起來,眨眼就化為灰燼!

「額~~~~~~~~~」

胡一泉的雙目,驟然瞪大!瞪得比牛卵子還大!

然後,他的身軀,都開始不停的顫抖起來。

下一秒——

「啊~~~~~!!!1

胡一泉目呲欲裂,爆發出來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這叫聲,簡直就是杜鵑啼血猿哀鳴,是在泣血!

「是誰?是誰?是誰?誰把我胡家的祖墳挖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