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抓鬼小農民>第271章 餓死鬼附身!(第十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1章 餓死鬼附身!(第十四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其他小說

喝完之後,黃小龍臉不紅心不跳。見狀,包間里的人嘖嘖稱奇。

「小龍…你…你慢點喝不行啊!快,快吃點菜,別燒著胃了1楚婷婷很是心疼黃小龍的樣子,趕緊給黃小龍夾了一筷子菜,親手餵給黃小龍,而且,在桌子下面,下意識的伸手把黃小龍的手握住了,俏麗的臉頰上,布滿了濃濃的歉意。「都怪我…都怪我……」

黃小龍老實不客氣的把楚婷婷送到嘴邊的菜給吃了,然後嘻嘻笑道。「婷婷,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我真的是千杯不醉礙」

說著,黃小龍還在桌下用手指在楚婷婷掌心輕輕颳了幾下。

「額~~~~~」楚婷婷看到黃小龍那黑白分明的眸子甚是靈動,精力瀰漫,哪有半點醉意?又感覺黃小龍握著她的手使壞,她頓時鬆了口氣,啐道,「小龍…你,你壞1

說著,楚婷婷便要將玉手從黃小龍手中抽回來,但黃小龍忽然握緊,讓她無法掙脫…

楚婷婷略帶風情的白了黃小龍一眼,也就任由黃小龍握著她的柔荑了。

不過,楚婷婷還是很好奇。「對了,小龍,剛才聽你描述,楊凱應該是得了暴食症,正常人哪有越吃越餓的?就算是貪吃的豬也不可能這樣吧?但你又說他沒生病,這個…這個我就有點弄不明白了,究竟是咋回事兒啊?」

「額…婷婷,你確定想知道?」黃小龍用一種妖魅的目光,看了看楊凱。

「我當然想知道啦。」楚婷婷重重的點了點頭。

「那…我告訴你…你別嚷嚷……」黃小龍將嘴湊到楚婷婷耳邊,吐了一口熱氣進她耳朵里,讓得她全身酥軟,微微戰慄了起來。

「這個傢伙啊,被鬼附身了…」黃小龍壓低嗓音說道。

「額!!!1楚婷婷駭然一驚,但她很快就伸手捂住嘴巴,沒有尖叫出來,眼睛,一瞬不瞬的盯住了楊凱!

「他是被一隻餓死鬼附身了。餓死鬼是一種很兇的鬼,時時刻刻,都處於一種極度的飢餓狀態,非常喜歡吃生人的腦漿,以及生人的靈魂!它們在吃人之前,往往會附身受害者,讓受害者產生極度飢餓的錯覺,然後拚命的進食,並不挑食…到最後,活生生的被撐死。死後的三魂七魄,就會被餓死鬼吞掉。一般人遭遇餓死鬼,必死無疑1黃小龍低聲笑道。「這個矮胖的傢伙,他已經被餓死鬼附身了一個星期,這一個星期,他就好像一頭豬一樣,不停的吃吃吃,嗯,如果我估計得不錯,三天,頂多再吃三天,他就要被活活撐死了。」

黃小龍的話,嚇得楚婷婷嬌軀都抖了一抖。

其他人是看不到附身在楊凱身體內的餓死鬼,但黃小龍卻是看了個一清二楚……

此時此刻,在楊凱的身體內部,有一隻身穿紅衣的厲鬼,怨氣極重!此鬼整個四肢,包括頭顱,都是極為瘦小的,就好像非洲難民一樣,但肚子卻是極大,嘴巴也是血盆大口。

這,便是餓死鬼了。

「裝神弄鬼的1楊凱陰狠的瞪了黃小龍一眼,旋即,立馬開始掃蕩起桌上的菜肴來,只見他直接將一頭烤乳豬轉到他的面前,迫不及待的開始撕吃起來,那吃相,就好像是幾輩子沒吃過飽飯似的。「喏~~大家開動吧…這豬肉好吃,太好吃了…」

同學們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楊凱。

「咳咳…那啥…楊凱,要不,我給你介紹兩個好的醫生?看看中醫也行,你這…你這恐怕是有些問題。」鄧子翰蹙眉看向正在狼吞虎咽的楊凱。

好嘛,一整頭烤乳豬,已經在極短的時間內,被楊凱消滅了足足四分之一!

楊凱埋頭狂吃,已經顧不上說話了,也忘記要整黃小龍的事兒了。

鄧子翰卻是從楊凱手中,接過了接力棒,他揶揄的看著黃小龍,尖細的眼睛里,似乎是在醞釀什麼陰謀詭計。

這時,楚婷婷忽然開口道。「咦?鍾慧呢?前幾天她不是還打電話給我,讓我今天一定要來參加這個同學會,她怎麼不見人呢?」

楚婷婷所謂的鐘慧,就是她在讀大學時,玩得很好的一個室友兼同學,幾乎可以說是無話不談的閨蜜。

畢業后,鍾慧去了外地發展,半個月前才回到濱海。

幾天前,鍾慧就連連打了好幾個電話給楚婷婷,讓她務必要來參加今晚的同學會。

說實話,楚婷婷今天之所以過來,還大一部分原因,是給好姐妹鍾慧的面子。

可楚婷婷來了,卻沒有看到鍾慧,這就有點扯了。

「哦…」飯桌上,一個平頭男同學,是鍾慧的鄰居,他趕緊解釋起來。「楚校花,鍾慧生病了。就前幾天,突然人就昏迷不醒了,送去醫院檢查了,醫生也說不出什麼門道,看癥狀,貌似…貌似很像植物人…」

植物人?

「怎麼會這樣?1楚婷婷都完全懵逼了,眼眶中,頓時就閃爍起來晶瑩的淚花。「前幾天,鍾慧才給我打了電話…不可能的!這不是真的1

那平頭男同學,無奈的聳了聳肩。「真的,楚校花,我沒騙你,也不可能拿同學的身體健康來開玩笑。我家就住鍾慧隔壁,我很清楚她的情況…的確,和植物人差不多…哎,醫院也…也表示束手無策。」

鍾慧在學校,可是出了名的老好人,班上的同學,與她的關係,都相當不錯。

如今,驚聞噩耗,包間里的同學,都沉默了,心頭掠過了一片陰霾。

楚婷婷也是抽噎了起來,拿起桌長的紙巾,不停的擦拭著眼淚。

「婷婷,你不要哭礙」黃小龍趕緊安慰道。「不要哭,不要傷心,沒什麼的,要不,我給你同學看看玻」

「你?」楚婷婷抬起淚眼,看著黃小龍。

「嗯,我的醫術很厲害的,就算是真的植物人,我也能治好。」黃小龍的眼神很是清澈,一本正經的樣子。

楚婷婷心中一動!

雖然她不知道,黃小龍醫術通神,但她絲毫不懷疑,黃小龍是個身懷絕技的存在。

說不定…黃小龍還真能幫上忙!

「那好!太好了!小龍,等會,吃完飯,我們就去鍾慧家,好嗎?」楚婷婷激動的道,就好像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好吧。」黃小龍笑著點了點頭。

「呵~~~牛就不要吹了。」這時,那鄧子翰卻是玩味的看著黃小龍,笑了笑。「好了,還是繼續喝酒吧。朋友,我們這是初次見面,賞個臉,喝幾杯吧。」

「哦,你想怎麼喝?」黃小龍無所謂的道。

黃小龍知道這傢伙是想要把自己灌醉,讓自己出糗。但他有恃無恐,不要說一個鄧子翰了,就算是這個包間里,所有人,一起來灌黃小龍,最後醉倒的,都只會是他們。

「這樣,朋友,我們先單獨喝,」鄧子翰舉起杯子,「不過呢,我的胃不是太好,平時基本上都是不喝酒的,今天,同學聚會,我這是破例。就這麼著吧…我喝半杯,你喝一杯。」

這話一說,包間里的人,都有些無語了。

鄧子翰這是找黃小龍拼酒。酒桌上,拼酒很正常,但是,你講明了,自己喝半杯,人家喝一杯,這不是欺負人嗎?

「為什麼你喝半杯,我非得喝一杯呢?」黃小龍也是一臉茫然,「好像不公平埃」

鄧子翰的臉色,瞬間就是陰了下去。「不公平?呵呵呵呵~~我都說過了,平時我不喝酒,今天是破例。我就這麼說吧,我出去喝業務酒,或者朋友之間聚會,都是別人幹了,我隨意。今天你喝一杯,我陪你半杯,這已經是很給你面子了,你知道嗎?」

在我國,酒桌上,的確也存在一些不成文的規矩。

譬如說,官場上,一般下級給領導敬酒,只能是下級幹了,領導隨意。下級不可能去要求領導也幹了,因為領導肯隨意,已經是很給你面子了。畢竟你級別比不上人家。

又譬如,在社會上,人家是大佬,人家比你牛逼,你去敬酒,你也只有乾杯的份兒,牛逼的人隨意。

再譬如,你去找人辦事,請客吃飯,你也只能賠笑臉乾杯。

鄧子翰是派出所副所長,手頭上有些權力,出去吃飯應酬,也的確是巴結他的人多,他聽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鄧所長,您隨意,這杯酒我幹了。」

久而久之,鄧子翰就養成了一種在酒桌上倨傲撒潑,擺架子的臭習慣。

可是今天在這兒,不合適啊!

黃小龍既不是他的下屬,又沒有求他辦事,自然不可能著臉去巴結鄧子翰。更何況,以黃小龍的身份來說,這個世界上,也找不到值得他去巴結的人物埃

「你想找我喝酒,那可以,但不能占我便宜。」黃小龍理所當然的道。「你喝多少,我喝多少。」

砰!!!!

鄧子翰直接把酒杯往桌上重重一頓,「我聽說你還是個大學生,而且是從農村出來的,還沒有正式踏入社會…你懂不懂社會上的規矩?我願意和你喝酒,願意陪你半杯,已經是看在楚大校花的份上,給足你面子了!怎麼?你現在還裝逼了?」

鄧子翰對著楚婷婷嘲弄的笑了笑。「楚大校花,你找這個男朋友,很不上道啊!以後到了社會上,肯定是處處碰壁!還特么我喝多少你喝多少,你特么算個什麼東西?給臉不要臉1

「其實…你恰好說反了…」黃小龍嗤笑了一下,「我肯和你喝酒,是我給你面子。你的面子,值幾個錢?」

靜!

包間里頓時安靜了下來!

只剩下楊凱呼嚕呼嚕胡吃海喝的聲音,在這樣的氛圍中,顯得格外詭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