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抓鬼小農民>第295章 我殺你,如屠豬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5章 我殺你,如屠豬狗!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其他小說

面對黃小龍那咄咄逼人的言辭,任大師又羞又怒又急,臉色驟然變得鐵青。「小子,得饒人處且饒人,做人留一線最好。」

「放屁1黃小龍還沒答話,林子聰卻是怒不可遏道。「你和我老師說好了對賭,現在你完敗,還想賴賬不成?嘿嘿,這裡是濱海,可不是港島!來了濱海,在我林家的地界,是條龍,你得盤著,是頭虎,你得蹲著1

林子聰顯現出來了惡少的本質。

林家之人,無不幸災樂禍的看著任大師。

任大師是理虧,縱然臉皮再厚,此時也無法再保持那份理直氣壯了,他嘴唇囁嚅,眼中儘是陰毒,「那件法器,是我師父賜給我的,如果…如果輸給你…我…我無法回去向師父交差1

任大師的確有一件風水法器,被他視為珍寶,甚至看得比性命還重。這次從港島千里迢迢而來,不但沒賺到一分錢,還被黃小龍幾次三番的羞辱,如今卻連視如己出的「命~~根~~子」都要輸出去,他自然是極為怨毒不甘的!

「趕緊把你的法器拿出來吧。」黃小龍戲謔一笑。「我想,就你這種不入流的角色,也拿不出什麼好的法器,不過呢,既然是你輸了,就應該願賭服輸才對。我這個人不喜歡佔便宜,不過規矩不能壞了。」

「好!好!好!既然你要,我就給你!不過,倒你有沒有福氣消受了1此時,任大師臉上,布滿了凶煞之氣,目光一轉,惡向膽邊生!

下一秒!

任大師從包中,直接取出一物!

這是一把弓!

一把通體暗黑之色,造型古樸的弓,弓臂上刻畫了不少蝌蚪一般的符文篆字!

「桀桀~~~你能接住這一箭,我的『陰煞弓』,自然給你1任大師獰笑了一下,直接拉動弓弦。

~~~~~~

弓弦之上,並沒有搭箭,任大師竟是朝黃小龍空射~~了一下。

旁邊的人,自然是看不出什麼門道來,不過,在黃小龍看來,任大師是將四周的一些風水磁場之力,凝聚成了一支無形有質的箭矢,射~~了過來。

看來,這件風水法器的奇特之處在於,可以凝聚風水磁場力量為箭矢,勉勉強強,算是有一些攻擊力吧。

不過,這等雕蟲小技,在黃小龍看來,便著實有些無趣了。

黃小龍嘴唇翕張,一個「定」字吐出口,那無形風水箭矢,在距離黃小龍尚有數寸距離的時候,驟然凝固不動。

接下來,黃小龍從隨身帆布包包里,取出一張『雷齏符』,隨手一抖,符篆自燃!

下一秒!

轟!!!!

虛空之中,一道閃電如龍蛇一般,直接竄了下來,被黃小龍握在手中!

他手握雷電,狀如天神,四面八方的人,嚇得屁滾尿流!

黃小龍咧嘴一笑,輕輕一放手,那一束閃電如離弦之箭般炸出!

砰!砰!砰!砰!

閃電在任大師周遭爆炸開來,那春雷一般的巨響,簡直震得任大師心膽俱裂,他噗通一下跪伏在地面,面容扭曲,驚駭狂叫。「上仙饒命!上仙饒命!上仙饒命1

雷聲過後,閃電消弭,在任大師周圍,土地被轟得坑坑窪窪,就好像是手雷爆炸所產生的恐怖效果。

若是,剛才黃小龍將一束閃電,拋准了,在任大師身上爆開,恐怕,此時任大師已然是粉身碎骨,屍骨無存了!

「不入流的東西,還敢在我面前蹦躂1黃小龍冷聲一笑。「我要殺你,如屠豬狗1

「是,是,上仙…我…我錯了…我錯了…」任大師已經被剛才的雷電轟鳴聲,震碎了膽子,此刻絕對不敢有絲毫反抗,只懂磕頭求饒,褲襠裡面,已然潮濕一片,連尿都被嚇出來了。

黃小龍也是不想當眾殺人而已,再說了,一個港島來的半吊子風水大師,根本不值得他去抹殺!

四周的林劍鋒與林子聰等人,現在也是心神巨震,背脊涼。

只覺得黃小龍此刻的風采,簡直就是常人不能及!驅邪弄鬼,符篆殺人,手段如妖,層出不窮!

而此時此刻那種睥睨天下,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雄霸姿態,更是在眾人心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烙印!

林劍鋒喃喃自語,「從今以後,在濱海,我林家得罪誰都可以,卻萬萬不能得罪這一位…」

林靜看向黃小龍的目光,也是極為複雜。

「留下法器,跪好了,學一百聲狗叫,然後滾1黃小龍怒斥道。

任大師哪敢有絲毫討價還價,當下,捏著喉嚨「汪汪汪~~~」的叫了起來,極為滑稽,狼狽到了極點。

1聲狗叫之後,任大師屁滾尿流的跑了,連頭也不敢回一下。

黃小龍臉上,也是恢復了一如往常的玩世不恭,慵懶笑意。

他走過去,將任大師留下的弓撿了起來,翻來覆去的看了幾眼,然後走到林靜身邊,笑嘻嘻的道。「靜姐,這個弓是一件風水法器,可以用來布置『一箭穿心煞』這種風水陣法,無形之間,令人心臟絞痛,早晚嘔血,最終暴斃。還可以凝聚風水磁場力量為箭矢,有一定的攻擊力,不過呢,殺傷力還是比不了槍械子彈的,估摸著,被射一箭,人會倒霉,大病一場,如果是身體本就有隱疾的,也會因此喪命的。」

「哦…原來是一件害人的法器。」林靜恍然點頭。

「靜姐,這個就送給你玩了。」黃小龍隨手將『陰煞弓』交給林靜。

林靜連忙道。「小龍,這怎麼可以?」

黃小龍卻是將『陰煞弓』硬塞給林靜。「姐,你拿著吧,反正這種玩意兒,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用處呢。」

林劍鋒在一旁乾咳了一聲,頗有深意的看著林靜。「閨女,小龍送給你的東西,你就拿著吧。」

林子聰看了看父親,又看了看黃小龍,心裡尋思著,「爸的意思,難道是說,這是老師送給姐的訂婚彩禮?嘖嘖…難不成,過段時間,我要改口,稱老師為『姐夫』了…」

就連楊凱在一旁,都看出些許端倪,在林子聰耳邊低聲道。「林少,你和小龍大師,快成親戚了。」

林靜紅著臉把『陰煞弓』收了,她現,自己和黃小龍在一起的時候,紅臉的次數就非常多耶~~~

「小龍,現在差不多也是晚飯時間了…要不,我設個宴席,也算是感謝你今天的仗義相助。替我林家解決了一個很大的難題。」林劍鋒熱情洋溢道。

「這個不用了…」黃小龍搖了搖頭。「我還得回家呢。是回我今天才買的別墅里。它們還在等著我呢。」

其他人或許並不知道,黃小龍口說所說的『它們』為何物。

林子聰和楊凱,卻是忍不住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