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抓鬼小農民>第397章 孫家危機!(第五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7章 孫家危機!(第五更)

小說:抓鬼小農民|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類別:女生小說

還得說孫薇這種富家女會享受。

她老馬識途的帶著黃小龍,來到了這家高端法國餐廳,最貴的一個至尊包間。

單單包間費,就要花8888塊,弄得黃小龍直咂舌。

兩人吃著燭光晚餐,喝著紅酒,包間內有樂師在拉奏小提琴,那舒緩而優雅的音樂,真是讓人無比陶醉。

孫薇吃著牛排,時不時抬眼偷偷看黃小龍一下,腦子裡閃過的,全部都是黃小龍無敵的身姿。

「小龍,你真的好厲害~~天神下凡1孫薇無比心饋!澳翹焱砩希四大家族慈善拍賣晚宴,你真的是吊打一切啊!什麼濱海四少,跟你比起來,簡直就是渣渣嘛1

「嘻嘻,白虎妹妹,我說過,我是最厲害的。那天晚上,你當眾說了什麼來著?」黃小龍似笑非笑的道。

孫薇噗嗤一笑,然後拿起自己的叉子,親手餵了一塊牛排給黃小龍。「我說…要做你的小女人1

黃小龍一口把送到嘴邊的牛排嚼了。「對了,白虎妹妹,你要去江南市做什麼啊?」

「打拳埃」孫薇笑道。

「打拳?你要和人打架?」黃小龍心頭微微一沉。

雖然孫薇從小習武,天賦不差,又從自己這兒拿到了完整版的孫臏拳,拳術中的破綻也盡數修補。

可是,打一般的武夫沒問題,和真正的高手較量,准得吃虧啊!

黃小龍可不想看著自己的老婆吃癟。

「噗~~小龍,你緊張我啊?」孫薇柔情似水的看著黃小龍。「你緊張我,我好開心啊,心裡甜蜜蜜的。」

「說正經的,白虎妹妹你到底去江南市做什麼?」黃小龍追問道。

「真是打拳。不過,我可能不會出手。」孫薇給黃小龍來了個竹筒倒豆子。

原來啊,孫家作為一個古武家族,每一年都會去江南市,與來自全國的其他古武家族,打上幾場拳。

在華夏,武林是一直存在著的。

以前有,現在也有。

自古以來,武林糾紛,不論對錯,統統都是在擂台上一決勝負。

如今,每一年在江南市舉行的拳賽,不但是全國各大古武家族,解決糾紛的比賽,更將確定各家在全國開辦武館的份額。

譬如,孫家如今在全國,開設的武館,大概有一百多家。

這些武館,每年都能夠為孫家,帶來不菲的經濟收入。

不過呢,這不代表,孫家就一直能夠把武館開下去。這其中,存在著慘烈的競爭!

華夏藏龍虎,諸如孫家這一類傳承了古武拳術的家族,並不少見。

大家都想開武館,廣收門徒,揚威名,賺大錢。那必然出現競爭。

為了規範行業競爭,每一年,這些古武家族,便會匯聚於江南市,在擂台上一比高下,決定市場份額。

譬如,一場拳賽,便會決出,是哪一家有資格在某市或某區,開設武館。

「哦,原來是這樣埃」黃小龍恍然大悟。「白虎妹妹,你們孫家的情況怎麼樣啊?」

「不好不壞吧。」孫薇笑道。「反正這些年,在全國範圍內,總能維持住100家左右的份額。今年或許也差不多,爺爺讓我今年去江南市見見世面。其實我很想上台打的1

孫薇自小習武,雖然是女流之輩,但也極為好鬥。況且,在補全了孫臏拳之後,她自認為拳術大進,更是摩拳擦掌,想要找人過招。

「小龍!爺爺說了,你把我們家的孫臏拳補齊了,我們孫家的人,苦練一年,在明年的擂台賽上,一定會大放異彩,說不定會多拿一些市場份額!到時候,在全國每個地方,都有我們孫家的武館了1孫薇神色激動的道。「小龍,爺爺很感激你呢…噗~~~他還不知道,真正的高手,就是你!爺爺一直以為,你背後,還有一個神秘的師父呢1

在孫薇的忽悠下,孫家上下,都以為黃小龍只是「那位前輩」的真傳弟子。

「那啥,白虎妹妹,我看你就別上台打了。」黃小龍蹙眉道。「這種擂台賽,會打死人的嗎?」

「打死人很正常的。」孫薇如是說道。「每年都會打死人的…上台打拳的人,事先都會簽生死狀。拳腳無眼又無腦,特別是實力在伯仲之間的人,誰留手,就是誰死。」

黃小龍心說,這不就和打黑拳性質差不多麼?

既然如此,黃小龍就更加不放心孫薇上擂台和人打拳了。

『既然我要去江南市滅陳家,白虎妹妹也要去江南市。我不如和她一起去。』黃小龍心念電轉。「還有…每年一度,全國古武家族風雲際會,蜂擁前往江南市,作為江南市第一家族的陳家,不可能不參與…而且,燕翩翩所說的十大古武家族,什麼古武太子軒轅霸,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哇!好刺激啊1

……

孫家!

孫家那佔地上千畝的祖屋!

一個祠堂中。

此時,祠堂中,站立著數十人,以孫老爺子為首,盡數都是孫家當代的基石棟樑人物!

空氣很沉悶!就好像要滴出水來!

孫老爺子,手中握著一封信件,正攤開了讀著,他的雙手,不停的發顫,額頭之上,冷汗涔涔。

「父親…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孫楓之父,孫家第二代中的得力幹將孫虎,此時神情惱怒不已。

在場的孫家其他人,也個個都義憤填膺。

只見,祠堂中擺放的一個銅鼎,已然是被人破壞掉了。

銅鼎一分為二,像是被什麼利器剖開,切口處光滑平整,連一點毛刺都沒有!

「來了…終於…終於還是來了……」孫老爺子顫聲不已,目光看向了倒塌在地上的銅鼎,眼神之中,浮現出來了一抹恐懼之色!

這世上,能夠讓孫老爺子,產生恐懼的事情,並不多見!

「父親,究竟是怎麼回事?」孫家另一名第二代人物,連忙問道。

孫老爺子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心頭的惶恐,足足沉默了一分鐘,才開口說道。「四十年前,我正值壯年,血氣方剛,在一年一度的江南市擂台賽上,我…我在台上,與一名對手交鋒,那人非常強,實力竟然比我高出一線…纏鬥了上百招,我靠著運氣,將其擊斃…說來慚愧,那等較量,我根本難以做到收放自如,不得已,將對手打死在擂台上。當時的情況,十分兇險,我若不殺他,必然被他所殺……」

「後來…後來他的族人,後代,當眾跪地,對天發誓,要…要滅我孫家滿門…直到今日,我仍然忘不了,他…他的兒子,以及族人們,那種怨毒的眼神…」

孫老爺子滿臉心悸,眼角肌肉,不停的抽搐。「上台之前,我們都簽了生死狀,又有大人物主持全局,他的族人,倒不至於當場尋仇。後來…這個家族,竟然神秘的消失了,有人說,整個家族都遷徙到了海外…」

「往後的日子,也不見這個家族的族人現身…如今,四十年過去了…他們回來了…這是挑戰書…」孫老爺子,揚起了手中的信件。「在今年的江南市擂台賽上…他們要…要…要滅我孫家滿門…報當年之仇…」

一聽此言,就有孫家的人吼叫起來。「擂台之上,各安天命,說什麼報仇?況且,我們孫家未必就怕了1

「你們懂什麼?」孫老爺子顫聲道。「這封信件,今天傍晚,出現在祠堂內…要知道,我們孫家祖屋,戒備森嚴,外人難以進入…這信件是怎麼來的?」

此言一出,祠堂內的孫家族人,盡數都沉默了。

祖屋區域居住的,都是孫家的族人,還有多年忠心耿耿的僕人,忠誠度方面,都不會出現問題。

那麼,這封信件,不可能是內奸放在祠堂里的。

一定就是仇家,偷偷潛入,放好了信件。

但是,普天之下,能夠越過孫家祖屋,重重哨卡,潛入祠堂,放好信件,然後又飄然離去的,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我…我已經盤問過了,沒有誰發現,有人潛入祠堂…」孫老爺子雙手抖動更加遽烈。「你們…你們看…這個銅鼎,被從中剖開…是…是用的什麼武器?」

銅鼎高接近2米,要對半剖開,不但需要巨大的力量,還需要趁手的武器。

可是,無論是刀還是劍,都很難做到這一點。

「父親,您的意思是…」孫虎的聲音,也是開始顫抖不停。

「真氣…」孫老爺子,全身發軟。「仇家…仇家…仇家中,有人…有人凝練出了真氣…砍金碎鐵…隔空…隔空殺人……」

一種極為恐懼的感覺,攀爬上了在場每一人的心頭…

「父親…每年一度的江南市擂台拳賽,我們不可能缺席…而仇家,揚言要在擂台賽上…滅我孫家…如果,仇家有古武宗師級別的強者…的確,的確能夠在彈指間,滅掉我孫家…」孫虎口唇乾燥。「不過…如果…如果我們,請來那位前輩…也許可以,化險為夷。」

「那位前輩?」孫老爺子的眼睛,亮了起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