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一世纏綿:軍少放肆寵>第280章 霍淵,我恨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0章 霍淵,我恨你

小說:一世纏綿:軍少放肆寵| 作者:檸十九| 類別:

只見天上的雲彩,似乎變了一個顏色,霍淵快一步轉過身,扣動扳機,就在那個狙擊手重新探頭準備開槍的時候,一顆黑洞,直接打在了他的腦門上,他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身子一翻,從三樓摔了下來。

血濺了一地。

霍淵不在猶豫,跟著桐雅白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他的腳步很快,幾乎是在急速奔跑。

因為他知道,桐雅白之所以逃得這麼快,一定是背後有人接應。

要是讓她找到接應她的人,今天就不能了斷了。

奔跑中的霍淵,一手執強,一隻手清掃著路上的障礙,很快他追上正在喘氣的桐雅白,遠遠地看見她就要從一個小花園穿過。

霍淵的身形站穩,幾乎沒有任何思考,他手起搶落,黑色的子彈直接釘在了桐雅白的小腿上,只見她身子一晃,直接摔在了地上。

痛苦的呻吟著。

霍淵像是死神降臨一樣走了過去,俯視著這個像死狗一樣痛苦呻吟的桐雅白。

「想要嘗試死亡的滋味嗎?」霍淵沒有任何溫度的聲音低低的傳入桐雅白的耳朵裡面。

她不由得渾身打了一個寒顫。

桐雅白看著霍淵的眼神是憎恨的,她靜靜地咬著自己的后牙槽:「霍淵,你有必要這樣趕盡殺絕嗎?」

霍淵聞言,輕笑一聲,卻是沒有語言,要他和這樣一個螻蟻解釋?

豈不是自己看不起自己。

「陸琛言已經在地獄等你,我現在送你下去?」他揚起自己手中的槍,拿起來吹了一口氣,這傢伙,是他最喜歡的,說實話,用這把槍殺了桐雅白。

他還嫌臟呢。

不過現在自己那群蠢笨的手下沒有過來,他只能讓桐雅白享受一下自己手中這把槍的殊榮了。

就在剛剛槍口要落下的時候,桐雅白冷笑猛地一白:「等等,我死了,蘇錦笙也不會好過。」

她突然口出狂言。

霍淵挑眉:「哦?看來你不想死的這樣乾脆。」

說話間,後面響起一陣嘈雜的腳步聲,是霍淵的部隊來了。

他朝後面輕輕掃了一眼,冷冷的將自己的槍械收了起來。

這時候一個滿臉煞氣的男子將一個黑色的小布包拿到了霍淵面前,一臉平靜的說到:「老大,這是在這個女人房間裡面找到的,是病毒,她似乎剛剛吸食過。」

聞言,霍淵眸光一亮,點點頭:「將這個東西收好,等下德國警方過來,就說我們是虞城過來逮捕毒裊的,現在已經抓獲逃犯,在德國街頭造成的損失,我們一律承擔。」

手下人聽聞,鄭重其事的點點頭,然後對著後面的人揮揮手:「來人,將這個毒販抓起來,臉上蒙上黑罩,不要丟人現眼來了。」

桐雅白聞言,一雙怨毒的眼眸,變成了死灰一樣的顏色。她朝著後面看了一眼,那些人只是答應自己,在岸邊等自己,她想要站起來,發現自己小腿源源不斷的有鮮血流出來,十分的難受,根本站不起來。

眼睜睜看著這些人朝自己走過來,她嚷嚷的大叫:「霍淵我恨你,你不得好死,你和蘇錦笙那個賤人都不得好死,你們都會像那個糟老頭子一樣死去,哈哈哈。」

聞言,霍淵的目光倏的變了冷了三分,像是從地獄來的撒旦,手下人見狀,一腳踹在桐雅白的心窩子上。

「這個時候,居然還出言不遜。」作為霍淵最得力的手下,自然是懂得如何察言觀色。

桐雅白是心腸惡毒,身體素質和普通女子差不多,被這樣踹了一腳,一下子就吐出了一口心頭血。

樣子狼狽至極,比一條狗還不如。

這些人是絲毫不會憐香惜玉的,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一個塑料袋,直接朝她的頭上一套,然後就將人捆了起來,推搡著朝機場走去。

剛剛走出這條小巷子,便衝過來一群警察。

霍淵的手下紛紛後退一步,手裡面的傢伙已經全部收了起來,只不過面上看著還是凶神惡煞了一些。

德國警察腳步一頓,直接開口訓斥,為什麼在街頭聚眾鬧事。

霍淵舉步上前,對著對面點點頭,隨即出口的是一口流利的德文,簡單的將剛剛這件事解釋了一下,隨即表示,這些損失,會全部賠償。

那樣子十分恭敬,德國警察找不出毛病,就在他們投過來懷疑的目光的時候,霍淵的手下將一包病毒遞了過去,還一把將桐雅白扯了出來,將她的袖子一把擼起來。

果然,上面密密麻麻都是針孔。

人證物證具在,德國警察點點頭,便放行了。

毒品被扣押。

這種禍害人的東西,是不能上飛機的。

這一場激烈的戰鬥就此結束。

霍淵的手心都是一陣心驚肉跳,要是在來晚一點,哪怕是晚了半個時辰,這個女人,可能就逃之夭夭了。

還是他們老大神機妙算,千鈞一髮之際發現了目標。

他們看見自家老大三槍解決了樓上的狙擊手,心中的佩服,又多了幾分。

一行人壓著桐雅白回國。

在快要進去機場的時候,霍淵接到了霍震天的電話。

說是美國那邊這兩天舉行爺爺的喪事,問他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霍淵看了一眼像是一條死狗的桐雅白,眯了眯眼:「先準備吧,我會參加。」

說完,沒有任何解釋,他掛掉了電話。

對著自己身邊的人低聲吩咐:「將桐雅白壓回去,派人嚴加看守,為了防止她詭計多端,回國之後,立馬廢了她的兩條腿,我去一趟美國。」

「老大放心,這件事我一定處理妥當。」為首的男子點頭。

於是,一行人壓著桐雅白回了虞城,霍淵獨自一人去了美國。

虞城醫院。

一覺剛剛醒來的蘇錦笙,揉了揉自己有些發酸的手臂,她竟然不知不覺得睡著了。

「嫂子,你醒了,我熬了一點紅棗枸杞湯,你喝一點點。」屋中頓時響起溫柔的聲音。

蘇錦笙揉著自己手臂的手頓了一下,眼角的餘光掃了一眼窗外,發現現在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她伸手就要將湯接過來,溫柔卻是不贊同:「嫂子,你身子骨還沒有好,我喂你吧。」

蘇錦笙聞言,笑了。

「柔柔,你看我一把年紀了,還要你這個小姑娘喂著吃飯,多不好意思,我的手還是能活動的,我自己來吧,你這樣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呢。」說話間,她將湯接了過來。

看著裡面還有一些銀耳和桂圓,真是大補呢。

她喝了一勺:「恩恩,味道很棒,這是去哪家店買的呀?」

蘇錦笙表示很喜歡吃。

溫柔淡淡一笑:「這個湯,全天下獨此一家,是溫柔招字牌產品,先前阿姨不是給我打電話呀,說是回美國安葬爺爺,要我好好照顧嫂子你,我就想做點什麼什麼好吃的,嫂子你喜歡吃就好。」

她的臉上帶著淡淡的靦腆。

蘇錦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好像在溫柔的臉上看到了一絲得逞。

難道留在這裡,就真的能得到霍淵嗎?她心中不由覺得好笑,看她的臉蛋,她想這個溫柔應該是有足夠的自信,能從自己手中將霍淵奪過去吧。

蘇錦笙不由得在自己心中嘆息一聲,找了一個優秀的男人,還真是隨時都有危機感呢。

想想心中倘過一抹莫名的情緒,她臉上裝作什麼都沒有察覺一般,揚起淺淺的笑容:「柔柔的手藝真不錯,這絕對是我喝的最好喝的粥。」

她忍不住多喝了幾口。

其實不去看人,單純的品嘗這碗粥的話,還真是找不到任何瑕疵。

溫柔雙手托著自己的下巴,臉上泛著淡淡的漣漪:「嫂子,不瞞你說,我大學的時候,就喜歡自己做點東西吃,作為一個吃貨本質,後來學校外面有個廚師培訓班,是做那種特色小吃的,我下課了,就喜歡去哪裡學一些東西。廚藝應該比我自己倒弄的強一點點吧。」

「哈哈哈,柔柔,是不是越優秀的人,就越謙虛呢,你吃晚飯了嗎?沒吃的話,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飯店,我打電話預定?」蘇錦笙吃著碗中的紅棗,她喝粥的時候,喜歡將湯先全部喝掉,然後吃那些紅棗和枸杞,總感覺煮出來的,比干吃好吃。

溫柔搖搖頭:「嫂子,不用你這樣麻煩呢,哎,護士小姐姐來了,嫂子你有什麼需要就給護士小姐姐說一下,我出去吃個飯就回來。」

說著,她站起來將位置給護士讓了出來,提著自己的包包就要出去吃飯。

蘇錦笙點點頭:「好的,那你出去的時候小心點。」

「沒事的,嫂子不要擔心。」溫柔揮揮手走了出去。

護士見狀,忍不住感嘆:「蘇小姐,您的妹妹還真是懂禮貌呢。」

蘇錦笙點點頭:「是啊,一個很懂禮貌的妹子,你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吧,我正在喝粥,沒有什麼事情要麻煩的,不好意思啊,打擾你了。」

聽著護士誇讚溫柔,她只是笑笑,也跟著附和幾句,就是不知道這個妹妹能乖巧到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