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我的絕品女友>第八百一十三章 別弄髒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十三章 別弄髒手

小說:我的絕品女友| 作者:夜神歸| 類別:女生小說

「我就是所有的事情都看見了,無論是你們在大廳裡面威逼紅姐的樣子還是你們讓人包圍住泰和的樣子,我統統都看見了。」

劉峰還是嘴硬,左右他是什麼事情都看得一清二楚地,他現在根本不怕這些人的威脅,怕的還是這些人不威脅他呢。

左右他是什麼事情都看見了,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東西都是知道了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好怕的地方。

劉峰倔強地仰著頭他是已經打定了主意要一直嘴硬下去的,自然也不會被這麼簡單地一兩句話給勸退的。

「那你有沒有見過我拿著槍殺人的樣子呢?」

我低著頭,自顧自地笑了一聲,沒有直接回應劉峰的態度。

這倒是個非常有意思的人呀,自以為自己的膽子有多大呢,都能夠在我的面前說出這樣子的話來了。

我一個沒忍住又冷笑了一聲,現在的年輕人還真的是越來越可愛了,我覺得自己完全可以考慮好好磋磨一下他們的銳氣了。

「你,你這話是說得什麼意思?」

劉峰也就是話裡頭說得比較激昂慷慨罷了,實際上就不過是紙老虎一個罷了。

一見我身上變了氣勢,他立馬就連連後退了兩步,確定和我保持到了一個安全的距離,他這才停下來開始和我說話了。

他說話也變得有些吞吞吐吐的,整個人都忍不住有些瑟縮。

「什麼意思?呵呵,你很快就會明白我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我偏了偏頭,露出了一個有些不解的神色來,這小子是故意在這兒跟我裝瘋賣傻呢,還是還是真的故意在這裡裝瘋賣傻呢。

不過我可不會因為他的裝瘋賣傻就輕易原諒了他去,我是一個非常有原則的人,一旦決定好了的事情就不會輕易改變的。

也沒有顧著知會一聲這個劉峰,我伸出右手直接一把就掐住了他的咽喉處。

仗著身高還有力氣上面的優勢,我沒有費上多大的力氣就直接把劉峰從地上給提起來了。

劉峰因為被我扼住了咽喉的緣故,已經是連話都說不出來一句了,只有那雙腿還在半空中不斷地掙扎著。

可我決定好了要去做的事情那就真的是盡了全力在做的,根本就不是區區一個劉峰就能夠反抗得了的。

我就一直保持著這樣子的姿勢,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劉峰,看著他的痛苦看著他的掙扎,把他所有跳樑小丑一樣的行徑全部都收入眼底。

「洛哥,您別這樣兒,弄髒了您的手,倒顯得是兄弟我的不是了。」

只不過我的狀態還沒能維持多久呢,很快就有人站出來打斷了我的行為。

嚴格來講的話,也不能夠算是打斷了吧,只是一種勸導而已,只是這樣子自以為好心的勸導卻不是這時候的我想要聽見的。

我回頭斜睨了那人一眼,站在我身側的這個人不是阿四又是誰呢。

他的消息向來是不慢的,可他居然到了這個時候才找上門來,這是不是代表,中途又出了什麼更加棘手的事情呢。

我不願再多加猜測,只是這麼靜靜地看著阿四,一直到四周的空氣都快要凝固住了的時候,我才開口說話了。

我並不覺得我和阿四之間有什麼本質性的區別了,大家都同樣生而為人,還都是一樣高高瘦瘦的男人。

阿四是個有能力也有心機,輕易不應該把自己給放在這麼卑微的層次上才對。

「你的手我的手不都一樣是誰嗎,弄髒誰的不一樣呀。」

「這種事情還是都讓兄弟我來代勞吧,您在旁邊兒指揮著我就成了。」

可阿四就好像完全沒有聽懂我話裡頭傳遞出來的不解一樣,只是一個勁兒地在我旁邊兒感慨著。

還沒多說兩句呢,他乾脆就直接衝上來動手了,三兩步行至我的身側,已經開始模仿起來我的姿態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阿四這小子應當是在思考什麼樣子的手法才能夠讓我手裡頭的這個劉峰得到最大程度的痛楚卻又不會輕易就死去。

「那行吧,既然你執意要這麼說,那我也就不好過多地阻攔了。」

我無聲地勾了勾嘴角,也不再多說些什麼,只是隨意點了點頭,就一把把這個劉峰給拋在了地上,任憑阿四來處置。

阿四看著似乎是真的和這個劉峰有很大的仇恨了,沒怎麼掂量就直接掐住劉峰餓咽喉然後又從地上給提起來了。

阿四原本就是北方的漢子,一米九幾的大高個子,比我都還要高上小半個腦袋。

他這麼猛地一個用力之下,劉峰就在半空中掙扎著更加厲害了,只好用手勉強掰扯著阿四的手指,費了好大的勁兒才說了這麼一句話出來。

「呼……你,你們快放開我……」

「峰哥快喘不過氣了,你們快停下來吧,不然他真的會死的1

當然了,憑藉著他的這個力氣也就只能夠勉強說出這麼一句話來而已,很快就又沒有下文了。

還是先前在他旁邊兒的那個人實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硬著頭皮站出來為這個劉峰出頭了。

他原本一直想著自己還是不應該太出風頭了,可是現在事情都已經鬧到這個地步了,他要是還像之前那樣一味地躲著劉峰恐怕會連活下來的機會都沒有了。

他在旁邊兒默默地觀察了這麼長的時間,現在也算是徹底看明白了,這兩個人從頭到尾就不是什麼好惹的,他們還是應該及早順服下來才是。

「阿四,你多少也注意著一些,別一次性把人給我弄死了。」

我偏了偏頭,阿四這小子也的確應該多注意著些分寸,不好輕易把這個劉峰給弄死了。

倒也不是因為我害怕有誰會過來找麻煩,我只是想著萬一別這個劉峰就是我這趟過來想找的那個人的話,一切就有些尷尬了。

「既然他不願意開口,那活著也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阿四還是笑得滿臉邪氣,只除了嘴裡說出來的話一直都是讓人覺得不寒而慄的。

他雖然看著年歲還不算太大,可是跟著張明一起東奔西跑了這麼些年頭,不知道幫著處理了多少見不得光的事情。

仔細算下來的話,他殺人的數目不說上百也有幾十了,漸漸地對於生命這玩意兒自然也就沒有那麼多的看重了。

「凡事都不能說得這麼絕對了,說不準兒他就是那個咱們要找的人呢。」

看出阿四不是我能夠輕易勸得動的,我索性也就不再耐著性子好言好語地規勸下去了。

只是語氣平靜地和他分析了這件事情的利弊之後,我也就一個字也不願意再多說了。

我能夠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了,剩下的就只能夠看這個劉峰的造化了。

「莫非洛哥心裡頭是有什麼猜想了?」

阿四一聽我說的這話,果然立刻就來了興趣。

他雖然殺人都已經有些麻木了,可是對於自己有用的人他一般還是不會輕易動手的。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