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長寧帝軍>第三章 大當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 大當家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其他小說

沈冷覺得自己應該救孟長安,又忍不住的想到,孟長安是在長安城裡的書院習武,應該很厲害的才對,怎麼會被抓住?

「臭小子1一個水匪在孟長安的腦袋上敲了一下:「小小年紀殺人那麼凶,幾個兄弟都被你幹掉了,雖然說少了幾個人,分錢的時候又可以多分一些,但是你這樣很他媽的招人恨,要不是你」「閉嘴1

另外一個人瞪了他一眼:「把他先關在這,一會兒再說。」

那幾個人推搡著孟長安進來,然後轉身出去了。

孟長安跌倒在地上,因為被捆的結實想站起來都不行,沈冷從貨堆後面跳出去,用自己沒開鋒的小獵刀將孟長安身上的繩索費力的割開:「噓。」

孟長安看到他的時候楞了一下:「怎麼是你。」

沈冷咧開嘴笑了笑,那潔白的牙齒笑起來特別有親和力,還稍稍有些傻。

「別笑1

孟長安瞪了他一眼:「知道有多危險嗎?還沒心沒肺的笑。」

「哦。」

沈冷不笑了,把孟長安扶起來:「你怎麼會被抓住的,水匪襲擊的是沈先生的船。」

「你先告訴我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是來救沈先生的。」

沈冷如實回答:「沈先生待我很好,還送我禮物,這小獵刀就是他送的。」

孟長安一把將小獵刀搶過來看了看:「沒開鋒,西瓜都不好切開,可是當下湊合用吧。」

他把小獵刀放進自己懷裡,沈冷看的愣了:「我我的。」

「我先用用,在你手裡屁用沒有。」

孟長安貓著腰走到窗口位置往外看了看,然後回來坐在那大口喘息:「這群混賬東西,在我家鄉做惡,我早晚把他們斬盡殺絕!對了,傻冷子,你知道這是哪兒嗎?我瞧著有些眼熟」

沈冷爬起來跑到窗口看了一眼,又快速的跑回來:「我知道,這是咱們家庫房後邊一座廢棄的宅子,我在這家門口撒過尿,都說這戶人家惹了髒東西,家裡鬧鬼搬走了,後來有膽子大的進來過,第二天一早被人發現死在宅子外面,就再也沒人敢進來了。」

「這群水匪真他媽的膽大包天,居然把庫房就放在我家庫房後邊,狗屁的鬧鬼,還不是怕人發現故意弄出來的噱頭,既然這地方離我家很近,一會兒你跟著我出去,出了院子直接往家裡跑。」

「我不回去,我得救沈先生。」

「你有病埃」

孟長安瞪了一眼,雖然他和沈冷一樣大,可是比沈冷成熟的多,個頭比沈冷也要高一些,壯一些,模樣也俊美一些。

他出身還好,家財萬貫,又在長安城的書院里讀書習武,所以這就造成了兩個人極大的差距自信的氣質。

孟長安看起來果斷,強硬,而沈冷看起來很普通。

孟長安道:「你是不是覺得自己這樣做像個英雄。」

沈冷:「我不是英雄,我是阿冷。」

「白痴1

孟長安哼了一聲,忽然想起來什麼:「還有啊,你他媽的給我記住,以後和我說話的時候別咱家咱家的,你不是我家人,我爹收養你,只是收養你。」

「哦。」

沈冷又哦了一聲。

孟長安看著他就來氣,兇巴巴的說道:「給我老老實實在這蹲著一會兒我想辦法把人引開,你立刻衝出去跑回咱家,見到我爹讓他立刻去織造府衙門報官,別去鎮衙門,鎮衙門裡那幾個三腳貓功夫的捕快根本不是對手,況且,水匪敢在魚鱗鎮里放個庫房,說不定和鎮衙門裡那些王八蛋是一丘之貉。」

「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

「你說的那一什麼丘什麼是什麼意思?」

「你閉嘴1

孟長安眼珠子一瞪:「記住我的話了沒有,你要是誤了事,我就把你趕出家門。」

沈冷:「你剛才說咱家了。」

孟長安:「你有病啊,我能說你不能說1

「哦。」

孟長安直起身子,舒展了一下四肢:「記住了,我出去,把人引開,你立刻跑回家找我爹,讓他去織造府衙門報官,記住了嗎?1

「記住了1

沈冷嗯了一聲,指了指孟長安懷裡的小獵刀:「我我的。」

孟長安抬起手在沈冷腦殼上敲了一下,還挺疼。

「我在乎你這個破東西?!用完了就還給你,不我不還了1

沈冷:「哦那你用的時候小心點,別弄壞了。」

「你1

孟長安抬起手要打:「你就能不能爺們兒點?能不能別什麼都可以,你的東西,你搶回去行不行?1

沈冷:「你先用吧,反正是我的。」

孟長安:「你是想氣死我,然後繼承我爹的家產吧。」

沈冷:「我給自己找了個姓,沈沈冷,沈先生的沈,你姓孟,那家產是你的。」

「放你大爺的屁!你他媽的是我孟家的人,怎麼可以姓冷?1

沈冷小聲提醒:「沈不是冷。」

孟長安氣的來迴轉圈:「我告訴你,你生是我孟家的人,死是我孟家的鬼,別跟我再說什麼沈先生的冷,呸!我去你大爺的,別再跟我說什麼沈先生的沈,我回去就找我爹,讓他給你正經取個名字。我孟家的人,胳膊肘往外拐,欠打1

沈冷:「打過了,前天。」

孟長安臉色一變:「又打你了?憑什麼又打你1

他快步過來抓著沈冷的肩膀轉了一圈:「打哪兒了?我看看1

沈冷:「屁屁股。」

孟長安伸手去扒沈冷的屁股,沈冷連忙躲開:「你幹嘛」

孟長安反應過來,哼了一聲:「我只是想看看我爹打的夠不夠重,打的不夠重我再打一頓1

沈冷往後躲了躲:「重,挺重了,兩根木棍打斷了。」

孟長安一扭頭,不讓沈冷看自己的臉色:「你蹲在這吧,我爹打你也是為了你好,你這個人不打不行,打是打是疼。對,打你疼了是疼你。咳咳我我以前是不是也狠狠欺負過你來著?那也是疼你這次回來之前先生說,人人生而平等,我忽然間明白我並不比你高貴多少,啊不,我還是比你高貴一點的。大不了,大不了以後我少欺負你就好了。先生的話我還是要聽的」

「你爹的話你都不聽,為什麼你會那麼聽你那個教書先生的話?」

「廢話,你爹捨得真打你嗎?」

「捨得埃」

「你能好好說話嗎是,爹捨得打你,但是爹捨不得打我啊,可是先生打人我操,我告訴你,你挨的揍那真是太兒戲了。若是有朝一日你能去長安,一定讓你見識一下先生打人。」

孟長安心有餘悸,忘記了剛才自己眼圈微微發紅。

「那個什麼,我以前欺負你算是我不那麼對,你以後也長點記性,我欺負你的時候你就不能反抗?我打你,你也打我啊,我搶你東西,你搶回去埃」

「哦。」

沈冷點頭,伸手:「小獵刀,我的。」

孟長安:「你有病啊,我讓你搶」

沈冷站在那,咧開嘴笑,牙齒潔白。

「我不搶,反正你會還給我的。」

「不許笑1

「哦」

孟長安氣的不行,只覺得自己看到沈冷就想揍他,這個傢伙實在是有些窩囊。

可是每次想揍他的時候又忍不住想,自己若是和沈冷換個位置,自己會有沈冷那麼開朗的性格嗎?那個傢伙,明明日子過的那麼辛苦,為什麼笑起來的時候總是很溫暖?

「記住我剛才說的。」

孟長安聽到腳步聲,往下壓了壓手掌:「找機會衝出去。」

他把地上的繩索胡亂在自己身上纏繞了幾圈然後在地上坐下來,小獵刀抓在他的右手,藏在背後。

沈冷一翻身靈活的跳到了貨堆後面,屏住了呼吸。

門吱呀一聲開了,不少人的腳步聲進來。

沈冷穿過貨堆的縫隙看到了孟長安背後的手在發抖,他知道孟長安也會害怕的,一定比自己還要害怕。

所以他深吸一口氣,忽然從貨堆後面沖了出去,嗷的喊了一嗓子:「我要去織造府衙門報官!你們是一什麼丘什麼!少爺你快跑1

這一嗓子,把那些進來的人嚇了一跳,把孟長安也嚇了一跳。

「白痴1

孟長安罵了一句,趁著那些人追向沈冷的時候身子一翻滾過去,小獵刀噗的一聲戳進一個水匪的后腰。

他握著小獵刀的手來回扭了兩下,抽刀出來,身子好像裝了彈簧一樣躍起來翻到另外一個水匪的肩膀上,小獵刀從脖子左邊刺進去,右邊刺穿出來,刀子抽出來的那一瞬間,血液噴洒。

孟長安好像一頭幼年的下山虎,雖然看起來還稍顯稚嫩,但已然有一股吞天下的氣勢。

他出手非常的快,而且又狠又准,最主要的是,不知道為什麼那些水匪似乎有些投鼠忌器,居然沒人敢真的動他。

「住手1

就在這時候門外走進來一群人,為首的是一個看起來很笨拙的胖子,一隻手裡提著鳥籠子,另一隻手裡托著茶壺。

他在往日里看起來一直都很隨和的樣子,甚至有點窩囊,他是那個被老闆娘罵的時候唯唯諾諾的孟老闆,也是那個打沈冷的時候狠的像個兇徒的孟老闆。

最最主要的是,他是孟長安的爹,那個孟老闆。

一群水匪看到孟老闆進來,一起俯身抱拳:「大當家1

  • (快捷鍵:←)
  • 長寧帝軍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