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長寧帝軍>第十一章 帶手絹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 帶手絹了嗎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其他小說

當年百里屠還在的時候,二當家宋泰生一直都過的謹小慎微,因為他知道百里屠有多狠,他也知道作為一群水匪的大當家不夠狠下場是什麼樣。

所以當他成為大當家之後一直是按照百里屠那一套來做的,而且比百里屠做的更好,他心思更細,心腸更狠。

看到沈冷殺進來的那一刻他的第一反應是逃走,當年百里屠是怎麼死的他還不敢忘記,然後他發現這個殺進來的年輕人比當初那個沈老闆可要差遠了。

「殺了他。」

宋泰生冷冷的吩咐了一句。

手下十餘個水匪揮舞著刀子朝沈冷沖了過去,沈冷腦子裡一閃而過的都是大寧戰兵五人隊十人隊配合向前的畫面,和這些水匪向前的畫面對比之後他發現這些傢伙根本沒有配合,陣型漏洞百出。

大寧的戰兵有一套戰場上歷練總結出來的陣法,攻,退,守皆有章法。

眼睛里都是破綻,於是殺人便很輕易。

沈冷沒有向前迎過去,就算他實力再強,被十餘個水匪圍著亂打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因為他們下手可沒有什麼套路可言,無法預判。

但是對付這樣的人,沈冷在這三年來學習了千百遍。

他向一側衝出去,將連弩從腰畔摘了下來,連弩是大寧的制式連弩,可以裝填擊發八支弩箭,沈冷一邊跑一邊扣動機括,大概一尺長的弩箭連珠而出,追著沈冷最前面的那四五個水匪立刻就倒了下去,脖子上,心口上,瞄的都是致命處。

倒下去四五個人,後面的人追擊步伐就不敢太快,沈冷連弩射空之後殺了四五人,將連弩掛回腰畔上,左手將長鞭抖開……啪的一聲,長鞭甩出來一聲脆響,鞭子的前端綁了一串周圍磨鋒利了的銅錢,距離三米外的那個水匪脖子上炸開一條血線,緊跟著血瀑布一樣噴洒出來。

沈冷的手腕一抖,長鞭從死屍的脖子上繞開,向後一拉再往前一甩,鞭子啪的一聲在另外一個水匪的心口上掃出來一條血口,觸目驚心。

另外一個水匪過來雙手抓住沈冷的長鞭,沈冷一抖手長鞭扯回來,銅錢在那水匪的雙手裡穿過,整整齊齊的切下來六七根手指。

鞭子一甩掃在那水匪的脖子上,沈冷向後一拉,銅錢圍著水匪的脖子轉了一圈,血液環形噴洒出去。

宋泰生覺得事情不對勁了,那個人年紀看起來不大,下手卻為什麼那麼狠?

就好像他和自己手下有殺父之仇似的,沒有一擊是虛招,招招致命。

他又怎麼會知道,沈冷一直覺得自己的父母是被水匪殺死的,所以才會把他丟棄,這當然就是殺父母之仇。

「兄弟1

宋泰生忽然喊了一句:「你是求財還是別的?如果是求財,這裡的財物我分你一份,足夠你後半輩子享受不盡的,若是求別的,咱們這裡幾百號人,你未必就能成功。」

沈冷手一松,被他勒死的水匪軟軟的倒在地上。

「想買命?」

沈冷笑著問:「那你說說,你打算用多少銀子買自己的命?」

宋泰生寒著臉說道:「二百兩銀子,夠不夠?」

沈冷哼了一聲:「當年你跟著百里屠的時候就沒少害人,一條肥魚被你抓了就能要回來萬把兩銀子的贖金,而人質你們照樣沉屍大江,如今買自己的命卻只肯花二百兩?」

「你到底是誰?1

宋泰生暴喝一聲。

「我?」

沈冷把臉上的黑巾摘下來:「還認得這張臉嗎?」

「傻冷子1

宋泰生的臉色頓時變了,白的嚇人。

沈冷的模樣其實沒有多大改變,比十二歲的時候壯碩了些,臉型成熟了些,但才三年能有多大變化,宋泰生認不出來才怪,孟老闆的乾兒子,卻被孟老闆當牲口一樣使喚的傻冷子,如今怎麼成了這樣?

「這個稱呼從你嘴裡喊出來一點兒都不親切埃」

沈冷搖頭:「現在還想買命嗎?」

「你一個人來的?」

宋泰生嗓音發顫:「當年帶走你的那個人呢。」

「家裡睡懶覺呢。」

沈冷活動了一下手腕,握緊了刀鞘:「他可懶了,說以後殺水匪的事全都交給我了,若是我殺的不夠多就不給我飯吃,所以在飯和你的命相比的情況下,當然是飯重要。」

宋泰生忽然將身邊的一個水匪抓起來朝著沈冷一扔,然後轉身就跑,他才不相信沈冷是一個人來的。

沈冷在那水匪飛過來的瞬間出手,刀鞘懟在那人咽喉上,那人嗓子里嚓一聲,掉在地上的時候人已經不行了。

沈冷向前追擊,剩下的三四個水匪掉頭就跑,大當家都跑了,他們不跑還等著什麼?水匪土匪這些做惡之人其實都有一個通性,人人都狠的時候像是一群野獸,一旦開始怕了,馬上就變成一盤散沙。

沈冷速度更快,追上去連殺三人,宋泰生卻已經從屋子後窗跳出去跑了,沈冷掠出去追擊,然後就看到宋泰生站在那忽然不敢動了。

沈冷歪著頭往前看了看,就看到宋泰生前邊站著的沈茶顏,左手一個右手一個拎著倆已經被打暈了的水匪。

「你怎麼來了?」

沈冷看到沈茶顏就忍不住嘴角勾起來:「還拎回來兩個,累不累?」

沈茶顏哼了一聲:「只是看看你為什麼這麼慢。」

沈冷卻依然看著那倆傢伙:「不敢殺?」

沈茶顏一昂下頜:「我不敢殺?我比你早好幾年跟著先生,你學過的我早就學過,而且肯定比你更熟練1

「所以呢?」

「所以……確實不敢殺。」

沈茶顏把手裡那倆傢伙丟在地上:「血糊糊,想想就噁心。」

宋泰生夾在兩個人之間,不但害怕,還有些尷尬。

「你們倆說完沒有?1

他害怕說以說話的聲音很大:「給我讓開1

沈茶顏側著頭看沈冷:「這誰啊,這麼囂張。」

沈冷:「這位就是這裡的大當家。」

沈茶顏:「大當家礙…當年那條漏網之魚?」

沈冷點頭:「對對對。」

宋泰生感覺自己快要炸了,這兩個傢伙真的完全沒把他放在眼裡礙…他發了狂的往前沖,卻被那個看起來很美很美的女孩子直接放翻,她出手的方式與眾不同,也不知道怎麼就被她捏住手腕,一轉一扭,人就被扣住了。

沈冷過去捏著宋泰生的脖子把他押著往前走,才轉過前邊那排房子就不得不站住了,房子前邊,至少有二三百人堵在那,男女老少,拿著木棍,鐵叉,菜刀,一切可以殺人的東西。

這不是那些水匪,而是那些水匪的家人,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女人和老人,孩子小的才兩三歲,大的十四五歲,可每個人臉上都有一種讓人不寒而慄的殺氣。

「把人放下1

一個舉著菜刀的女人嘶吼:「你們別想活著出去。」

沈冷看著那些人的臉似曾相識,那不就是原來在魚鱗鎮里隨處可見的笑容慈善的大爺大嬸嗎?可是一旦家人成了水匪,他們的人性也變了。

「怎麼辦?」

沈茶顏有些緊張,她這個時候才明白沈冷動手之前的擔憂,這是一些老人女人孩子,真的要當著他們的面殺人?或是……殺了她們?

「看看他們的樣子,已經不是人了。」

沈冷卻絲毫不害怕不緊張,就如那年他追上水匪的戰船時候一樣,越是這種情況他越是冷靜,他抬起手指那些人的臉:「看看吧,就是這樣的醜陋。」

沈茶顏:「咳咳……我是問你怎麼辦。」

沈冷道:「我來辦。」

然後他上前一步,將手裡捏著脖子的宋泰生往前一推,宋泰生站不穩往前撲倒,立刻掙紮起來要往前跑,結果卻被沈冷在後面一腳踹翻。

沈冷一隻腳踩著宋泰生的後背,右手向後伸出去將背後一直沒有動過的直刀抽了出來:「把人留下?好1

刀出鞘,聲如龍吟,光如匹練。

刀落,人頭落。

沈冷一刀把宋泰生的腦袋剁了下來,然後刀子一挑把人頭舉起來:「我不想跟你們說什麼將心比心之類的話,因為從你們殺第一個人開始這些話對你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我只想告訴你們,我沈冷在一天,南平江上的水匪就別想過安生日子,有一個,我殺一個。」

他將人頭甩到對面那些人腳下:「人還給你們了,拿起來啊1

所有人都嚇得往後退了幾步,人頭沒人敢去撿起來。

可就在這時候一艘戰船靠在了棧橋那邊,剛剛出去劫掠的一群水匪回來了,他們從船上跳下來,氣勢洶洶。

沈茶顏過來站在沈冷身邊,抽刀:「似乎麻煩了。」

沈冷側頭對她笑了笑,牙齒是那麼白:「你去那邊屋子裡等我就好了,你剛才說血糊糊的不喜歡,接下來可能會有很多血糊糊。」

他俯身從死屍身上撕下來一條布把直刀綁在自己手裡,深吸一口氣:「先生說,殺人的事,女孩子還是不要沾的好。」

沈茶顏居然傻乎乎的問了一句:「先生說?那你覺得呢?」

沈冷大步向前:「我覺得……我覺得先生說的對。」

他回頭朝她微笑:「帶手絹了嗎?」

「帶了,怎麼了?」

「一會兒我可能會出一頭汗水,幫我擦擦。」

沈冷回過頭,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嘴角上勾起來的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