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長寧帝軍>第十六章 入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入營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其他小說

下午的時候沈冷一如既往的練功,一如既往的讀書,似乎看不出來一丁點情緒上的變化,可是沈先生很清楚,沈冷比沈茶顏還要不好過。

沈茶顏爭論的時候說這事又不是沒有別的解決辦法,三個人馬上就走,難道天南海北沐筱風的人都能找到?

沈冷說了一句終究要從軍的,沈茶顏便不知道如何反駁了。

其實沈冷還想說,遇到一些事就逃,那麼錘鍊不出來男子漢應有的性子。

快天黑的時候沈冷開始準備晚飯,沈茶顏整個下午都在自己屋子裡沒有出來過,沈先生坐在院子里不時往她屋子那邊看一眼,卻始終沒有說什麼。

下午的時候沈先生又出去了一趟,沈冷知道他又去找了庄將軍,似乎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

就在這時候沈茶顏忽然從屋子裡衝出來,臉上居然帶著笑:「快看看,這樣行不行?」

那愛美的少女,也不知道從地上抹了多少灰塵在臉上,看起來黑乎乎的,她興奮的掐著腰站在那期望得到認可:「像不像個男人?」

沈先生搖頭:「你不能去。」

沈茶顏像是一下子被激怒了的鬥雞,頭髮似乎都炸了起來:「為什麼1

「你是女人。」

沈先生認真的說道:「縱然你把自己打扮的再丑,哪怕你更狠把自己臉割破了,你也是女人,在軍營里女人諸多不便,你想不到的麻煩會很多很多,沈冷難不成整天都想著該如何保護你?」

「我自己可以保護我自己。」

沈茶顏寸步不讓。

「那也不許去。」

沈先生聲音開始發冷:「若你執意,今日連夜我帶你回懷遠城,若你不去,還能在這道觀里守著,水師每個月都有幾天時間可以告假回家,我下午問過,和各地戰兵不同,因為水師中多數是從本地漁民之中招募來的,所以有這特殊的待遇。」

沈茶顏依然掐著腰站在那,胸口劇烈的起伏著,眼淚順著臉頰流下來,衝掉了泥灰看起來更不漂亮了。

沈先生道:「你就盼著冷兒爬的快些,到了正五品將軍銜就可帶家眷……」

後面的話他沒說出來,實在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也自認為是德高望重品行端正的長者……

沈茶顏楞了一下,啐了一口,扭頭跑回自己房間。

沈冷走到沈先生身邊壓低聲音道:「我今夜就走。」

沈先生似乎早就料到了這樣,點頭:「我送你。」

沈茶顏沒有吃晚飯,兩個人叫了幾次就放棄了,夜深之後沈先生去了一眼見沈茶顏趴在床上睡著了,兩個人隨即離開了道觀。

在門關上的那一刻沈茶顏猛的坐起來,眼淚依然在流。

原來,自己是如此的不堅強,她從來都不願意承認自己不如男人,可這一刻卻發現沈冷比自己心狠多了。

半路上,背著包裹的沈冷一邊走一邊說道:「她其實睡不著的吧。」

沈先生點了點頭:「我知道,一直就沒睡。」

「她沒阻攔。」

沈冷的語氣之中似乎有些失望,又有幾分慶幸,很矛盾。

「她懂事。」

沈先生的回答很簡單,卻刺痛了沈冷的心。

「被在乎的女人,可以不懂事,對不對先生?」

「是。」

沈先生停了一下,拍了拍沈冷的肩膀:「前提條件是,你得擁有讓她肆無忌憚不懂事的能力。」

沈冷點頭:「我記住了。」

沈先生從來都沒有阻攔什麼,也沒有干涉什麼,這兩個傢伙也從來就沒有過什麼甜言蜜語,一個欺負人一個被欺負樂此不疲,可該發生的都會發生,自然而然。

沈先生不阻止甚至默認,是因為他覺得普天之下除了冷兒誰配得上小茶?普天之下除了小茶誰又配得上冷兒?

「回去吧先生,我怕她出事。」

沈冷站在江邊:「天亮才有渡船。」

沈先生哦了一聲轉身就走,走出去幾步之後回頭:「若忍無可忍,殺一個血流成河也無所謂,我會帶你出來,咱們遠走高飛。」

沈冷笑起來:「怎麼可能,我也懂事。」

沈先生心裡一疼,不敢多停留,加快腳步離開。

回到道觀的時候發現廚房的燈亮著,沈先生快步進去,見沈茶顏已經把他的藏酒快喝光了,少女坐在地上斜靠著牆壁,看到沈先生后傻笑起來:「先生,不……爹,我心裡好難受啊,嘿嘿嘿嘿……」

天一亮沈冷就坐渡船到了南平江對岸,他們住在南平江南岸,水師大營在北岸,到了對岸還要走至少一個時辰,沈冷在半路吃了些東西,想著不能出意外,還找了個草叢蹲了會兒……

到水師大營門外的時候,沈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打算去找守在營門外的士兵打聽一下,他有些緊張,畢竟軍營是個莊嚴肅穆的地方,但緊張不是怕。

「沈冷?」

他正思考著,營門裡邊一個身穿黑色皮甲的年輕人大步走出來,這人看起來二十三四歲年紀,臉型方正,濃眉大眼,面相上就應該是個堅毅且寬厚的人,因為太強壯所以看起來稍稍有些胖,但一點也不臃腫,是那種讓人看了就知道脫掉衣服就有肌肉炸裂感的壯漢。

他走到沈冷麵前:「我是水師督軍隊的隊正楊七寶,奉將軍命令來接你進去。」

沈冷抱拳:「多謝。」

楊七寶笑了笑,壓低聲音說道:「軍中也抱拳行禮,可是和你的姿勢略有不同,你那抱拳是江湖中人的用法,回頭注意下。」

這一句話就把兩個人的距離拉近,沈冷心說自己運氣真好。

楊七寶確實是個很寬厚穩重的人,他是水師初建的時候就被招募進來的,家境貧寒,所以一直都有些自卑,如果不是水師有特招之權的話,他可能也沒辦法改變自己的命運。

原來他不在督軍隊,督軍隊的人最初都是庄雍的親兵,調任水師提督的時候帶過來的,後來為了壓住那群各地戰兵調過來眼高過頂的兵大爺,庄雍特意從這些寒門子弟之中精選六十人重組督軍隊。

還有一個原因則是……楊七寶作戰勇敢奈何當初被分配到了沐筱風手下,幾次軍功都被沐筱風霸佔,楊七寶忍氣吞聲也不敢爭什麼,沐筱風是大學士之子而他只是普通漁夫之子,怎麼去爭?

庄雍知道后怕把楊七寶這樣的勇士憋出毛病來,就直接給了他一個督軍隊隊正的職務,不入品,但也不用再看沐筱風臉色。

大寧軍制,帶一百二十人的團率為武職七品,之上是校尉,武職六品,轄三個團率所部,校尉再往上就分的細緻了些。

團率之下分十人隊五人隊,頭領皆稱隊正。

「將軍是個很寬容的人,也很斯文,你不用害怕,當初我剛進軍營的時候就怕的不行,什麼都怕,後來發現將軍公正隊伍也紀律嚴明,所以就不怕了。」

楊七寶笑起來,更顯憨厚。

沈冷覺得他和自己在魚鱗鎮的好朋友陳冉有些相似,都是好人,一眼就能看出來的那種好人,不同的是陳冉是個大大咧咧的性子,而楊七寶看起來似乎骨子裡有一種卑微感。

到了中軍大帳之後楊七寶讓沈冷在外面等著,他一個人進去稟報,片刻之後隨即出來拍了拍沈冷的肩膀壓低聲音說道:「將軍讓你進去,別怕,沒什麼可擔心的。」

沈冷感激的笑了笑,深呼吸,大步走進軍帳。

庄雍坐在桌案後邊低著頭正在書寫著什麼,也沒抬頭,用毛筆指了指大帳里的凳子:「坐下說話。」

沈冷站的筆直:「還是站著回將軍話。」

庄雍微微一笑,放下毛筆,心說這孩子懂規矩,雖然明知道自己和他那個不靠譜的先生有交情,但沒有一絲的不恭敬。

「軍營里,可能比你跟著沈小松還要苦些。」

庄雍道:「我只是沒有想到,你會這麼快就來了,是因為沐筱風?」

沈冷回答:「是。」

庄雍嗯了一聲:「要不然把你安排進督軍隊里,就跟著剛才帶你進來的楊七寶。」

「督軍隊可會直接作戰?」

「不會,除非前面的士兵死絕了。」

「那我不去。」

沈冷道:「我要去直接可以和水匪交戰的地方,每一次都是沖在最前面的隊伍。」

庄雍眯著眼睛:「沐筱風帶著的就是。」

沈冷楞了一下,回答:「去也無妨。」

「哈哈哈哈,好1

庄雍大笑起來:「有些氣勢,這才是一個當兵的人應有的樣子,很好……但是一切都還得按規矩來,你先去新兵預備營里訓練,七日之後便是預備營的人比武考核的日子,每個月一次考核,連續三次考核不通過會被逐出軍營,考核合格之後才能成為真正的水師戰兵,你可願意?」

「願意。」

沈冷的回答簡單至極,絲毫也不拖泥帶水。

庄雍擺手:「去吧,讓七寶帶你去報到,順便把被服領了。」

「是。」

沈冷轉身往外走,身子依然挺拔。

「對了,那塊鐵牌沈小松是不是給了你?」

「是,先生偷偷放在我包裹里了,但我偷偷放回去了。」

沈冷站在門口回答。

庄雍微微搖頭,也不知道想了些什麼:「你去吧。」

沈冷心說那鐵牌是可以保命的,那麼厲害的東西,當然要留給茶爺用埃

他出了中軍大帳之後跟著楊七寶往新兵營那邊走,一個那次在河邊陪沐筱風洗馬的士兵路過正好看到沈冷,他楞了一下然後轉身就跑,朝著沐筱風的營地就沖了過去。

沈冷側頭看了他一眼,認出來了,然後嘴角微微一勾。

,戰歌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