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長寧帝軍>第二十三章 還湊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 還湊合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其他小說

庄雍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那個傢伙說服,只因為那一句給先生買好茶?

想想沈小松當年是何等的生活,現在為了這兩個孩子日子過的拮据起來,甚至要給后廚送菜雖然明面上是因為茶兒要見沈冷,可暗藏著的何嘗不是因為他們確實沒什麼錢了。

庄雍擺了擺手:「你繼續去考核吧,這件事稍後再說。」

沈冷捂的緊緊的手終於鬆開了些,俯身一拜:「謝將軍。」

庄雍心說在你眼裡我還是個將軍?

他搖頭不語,沈冷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離開了觀禮台。

庄雍是昨夜裡連夜趕回來的,從安陽船塢到水師大營來回一百多里,他就是擔心沐筱風會趁著他不在做出什麼齷齪事來,杜威名家裡條件一般,自然不可能有金錠,督察隊那些眼睛毒辣的人看到之後立刻上報給楊七寶,楊七寶立刻上報給他,他就知道終究還是要出事的。

可是這事,真的不好處置,沐筱風是沐昭桐的獨子,如今陛下正是需要沐昭桐表態的時候,自己這個位置又那麼特殊,未來水師的動向極有可能因為沈冷和沐筱風之間的矛盾而出現變故。

沐昭桐若是堅決反對水師南下,朝廷里以他為首的那些文官就會不遺餘力的阻止,陛下縱然是陛下,也不能對所有文官的態度不為所動。

所以庄雍必須極小心的處理這件事,他縱然萬般不想,可心裡也會忍不住生出一個念頭來,為了水師,為了陛下,若是若是真的只能讓沈冷受些委屈,那就受吧。

杜威名那邊被監考官纏住好一會兒,最終不得不被拉著稱重才得以脫身,然後算作沈冷的成績,毫無疑問在石鎖這一項上沈冷的成績無人可及了。

杜威名找到沈冷的時候,那個傢伙正在準備參加五米軟梯速爬的考核,這是水師每一個士兵都必須訓練的項目,長度當然要比真正懸挂在戰船上的軟梯多了一些,懸挂在一堵特意修建出來的高牆上。

杜威名看到沈冷就沖了上去,沈冷看到杜威名直接就跑,兩個人一個追一個跑,結果沈冷又拿了個五米軟梯第一名,杜威名第二

監考官看著時間激動的差點落淚:「破紀錄了啊,破紀錄了啊1

石鎖那邊的監考官微微一笑:「你那算個屁」

就在這你追我趕的過程之中,沈冷順便就把體能考核所有的項目都過了一遍,到了中午的時候沈冷還是被杜威名堵住,伸手跟他要那金錠。

沈冷一臉的鄙夷:「賭不起?」

杜威名臉紅脖子粗:「那是那是我賣命換來的1

或許是真的急了,這句話脫口而出后杜威名就後悔了,心裡說了一聲不好,伸出去的手在半空之中有些顫抖。

沒有想到的是,沈冷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用命換來的,我就再給你一條命好了。」

杜威名愣在那沒懂沈冷什麼意思,而那傢伙已經衝進了食堂去打飯了。

與此同時,在軍營外面,茶爺一臉嫌棄的看著沈先生:「蠢不蠢?」

沈先生搖頭嘆息,看著自己那一車菜:「他就說五天,誰想到考核還要三天?所以我就覺得這些領兵的人說話不靠譜,什麼六十萬人號稱一百萬大軍的事就是他們乾的,只是庄雍把八天號稱五天確實扯淡了。」

兩個人已經在軍營外面停了半天,沈先生實在不好意思去找庄雍,畢竟這麼蠢的事會被嘲笑,他要臉。

於是兩個人商量了一下,就在軍營外面不遠處擺攤賣菜,只比進價加了不到一成,買的人倒是不少,庄雍中午換了便裝出軍營本打算找沈先生商量一下關於沈冷和沐筱風的事,看到那兩個人在那生澀的吆喝著賣菜心裡就沒來由的疼了一下,轉身吩咐人把菜都買下來,直接回了軍營里,為自己之前生出來只能委屈了沈冷的想法而自責不已。

人生而分出貴賤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在這貴賤面前低頭。

下午的時候沈冷所在的營就轉去了基本功考核場地,或是因為覺得確實丟人了些,所以杜威名倒也沒有立刻纏著他,又或者,杜威名想著的是,那金子給了你就給了你吧,就當是我買了你的命。

在進入第二個考場之前沈冷得到了自己在體能考核全項破紀錄的消息,似乎也沒什麼值得開心的,在沈冷看來之前的那些記錄實在是低的有些不像話。

楊七寶比沈冷還要開心,得到消息之後第一時間跑來找沈冷,激動的樣子像個小孩子,沈冷想著要不要晚上自己請他吃個飯?在食堂

基本功考核要比體能考核更重要,用沈冷的話來說就是體能考核只能證明你是不是一個合格的男人,而比如弓箭,刀術之類的考核,證明的是你是不是一個合格的士兵。

第一項是弓箭,合格成績是四十米十箭中六,對於每天都保持大量訓練的戰兵來說這根本不算什麼,但對於新兵來說就有些難度了,畢竟在進入新兵營之前他們根本接觸不到弓箭這種東西,在大寧,弓箭屬於嚴格管控的武器。

按照序號沈冷進入場地,擺在面前的有三種彎弓選擇,一石半,兩石,兩石半三石以上的硬弓不是隨隨便便誰都能拉滿的。

杜威名再次找到沈冷:「還賭不賭?」

沈冷問:「你錢還夠嗎?」

杜威名哼了一聲:「就不能不賭錢?」

沈冷:「那是對賭博的不尊重。」

杜威名無言以對,也沒有辦法,他確實沒有多少錢了,新兵營的軍餉並不多,雖然在軍營里花不到什麼錢,可是誰在休假的那幾天不約上三兩個好友出去喝個小酒?

杜威名也算是了解沈冷這個人了,對於虛幻的東西他完全不感興趣,所以未來一年軍餉這樣的賭注他根本不會理,想了想又實在沒有什麼可賭的,咬著牙說了一句賭一條胳膊如何?

沈冷眯著眼睛看了看杜威名:「做決定之前,先別想對不對得起自己,想想對不對得起爹娘。」

杜威名臉色一變,想到自己答應了沐筱風的事,如果一旦沒有成功的話,自己什麼下場,爹娘什麼下場?

可是這般被沈冷鄙視他又如何能忍:「那這樣,未來如果有機會戰場上殺敵,我替你擋一刀1

沈冷沉默片刻:「好。」

杜威名心說你沒有那個機會了,殺了你之後我就會去乙子營,十年後我就是名副其實的將軍,而你的屍體都已經爛的只剩下骨頭了吧。

杜威名忍不住問了一句:「你答應之前,就沒有想過自己對不對得起爹娘?替我擋一刀的話,怕也是必死無疑。」

沈冷聳了聳肩膀:「我沒有爹娘。」

杜威名臉色一變,張了張嘴不知道說些什麼。

沈冷笑了笑:「但我有比爹娘更親近的人,所以我不會輸。」

杜威名哼了一聲,指了指前邊:「你去就是了。」

沈冷這次沒說你先,走到考核的地方站好,挑了一把兩石的硬弓拉開試了試,雖然有些輕,但四十米的距離而已,足夠了。

杜威名在他身後不屑的說道:「之前石鎖的比試是因為你不要臉在我後面出手,所以被你佔了便宜,這次我看你還怎麼贏我,我在後邊,不管你射出什麼成績我都會比你強一些。」

沈冷:「哦。」

他沒有急著射箭,而是將硬弓拿在手裡仔細檢查了一下,認真的調了調弓弦,左手握著硬弓,右手往下抓起來四支羽箭同時搭在弓弦上,看起來竟是要四箭齊射這是一種極炫技的方式,杜威名看到之後反而笑了。

四箭同射,不可能四支箭都在靶心。

這技法看起來花哨漂亮,但在實戰之中作用並沒有多大。

他才想到這些,沈冷已經出手了,出乎杜威名預料的是沈冷並沒有四箭齊射,右手五根手指夾著四支羽箭,第一箭射出去之後弓微微調整角度,第二箭第三箭第四箭也是如此杜威名以為沈冷是要炫技,哪裡知道沈冷只是懶得一次一次取箭而已。

四箭連發,四次拉滿弓弦,速度快的讓監考官嘴巴都張大了,眼睛瞪的溜圓。

連續四箭命中靶心,第一箭就把繩靶正中射穿了一個洞,第二箭第三箭第四箭從孔洞里精準的穿了過去。

沈冷卻似乎沒有任何喜悅,對他來說這樣的程度真心不算有多難,道觀里先生拎著木棒監督他射箭的時候,對面掛著的靶子是隨風飄擺的圓環,比羽箭大不了多少,一箭不能穿過圓環,後背上就會被沈先生砸上一棍。

每次這個時候,茶爺都假裝去午睡不看。

四箭命中,監考官嗷的叫了一嗓子,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份,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包括特意到這邊場地來的庄雍。

四箭幾乎是箭簇追著箭羽連成一條線過去的,在半空之中留下的微微弧度賞心悅目。

庄雍看到這一幕之後食指不由自主的動了動,若拉滿弓弦。

站在一側的副將萬山敵抱拳:「恭喜將軍,得一良才1

庄雍笑而不語,心裡卻忍不住把沈小松誇了兩遍。

沈冷四箭射完之後又抓起四支箭,連珠而出,與前面四箭毫無差別穿過靶心,後面兩支箭就顯得尋常一些了,十箭全中靶心,用的時間也就是別人的五分之一。

監考官已經站不住了,衝到觀禮台那邊向庄雍稟告,庄雍已經看的清清楚楚,故作鎮定的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知道了,可他心裡的震撼絲毫也不比那監考官輕。

杜威名已經面無血色,站在那像是一尊雕像。

沈冷往回走路過杜威名身邊的時候很隨意的說了一句:「未來戰場上我能替他擋一刀的人真的不多啊,現在我確定的只有一個,你還差了些距離,大概從安陽郡到長安城那麼遠。」

曾經在魚鱗鎮那個廢棄庫房裡,有個傢伙說讓自己先跑他去擋一陣。

不出意外的,沈冷又被庄雍叫了過去,在觀禮台上當著手下副將等人,庄雍故意以很平靜的語氣問沈冷:「做不做的到五箭連珠?」

沈冷點頭:「做的到。」

「為什麼不做?」

「沒有賭注啊,隨便應付一下就好了,況且拿五支箭有些麻煩,又何必去麻煩?」

沈冷很認真的回答,然後就發現包括庄雍在內的這些大人物們臉色都不對勁了,沈冷心說你們這些人的心理素質比先生真是差遠了,要是先生看到的話大概只會說三個字還湊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