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長寧帝軍>第二十四章 打個賭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打個賭唄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其他小說

箭術考核之後有親兵過來對庄雍說客人來訪,因為沈先生來過兩次那親兵都認識了,知道是將軍好友,所以連忙過來稟報。

庄雍回到自己書房裡發現沈先生已經自己泡了茶,一點兒都不客氣。

「你是來謝謝我派人買了你的菜?」

庄雍坐下來之後示意沈先生給自己也倒一杯,沈先生居然表現出一種捨不得的樣子,讓庄雍懷疑那茶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我猜到是你了。」

沈先生抿了一口茶,舒服的靠在椅子上:「雖然買菜的人換了便裝,不過他說要把菜都買下來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你安排的。」

庄雍道:「哪怕是敷衍一下,你也應該說謝謝。」

沈先生:「謝謝,這都是你應該做的,希望再接再厲。」

庄雍:「」

沈先生問:「冷子的考核怎麼樣?」

庄雍嘆道:「我就知道若僅僅是為了說一聲謝謝,你是不會專門來找我的,沈冷上午的考核全過了,而且全部破了我水師的考核記錄,下午考核第一場的箭術用了四箭連珠,十箭穿透靶心,你教出來一個好孩子。」

沈先生:「哦那還湊合。」

庄雍一臉問號:「還湊合?」

沈先生點了點頭:「不然呢?」

庄雍:「這麼優秀的孩子,你的評價居然是還湊合。」

沈先生道:「說的多了,我怕你驕傲。」

「你的孩子,我驕傲什麼?」

「你的兵了。」

這四個字讓庄雍心裡一震。

沈先生過去為庄雍把茶再次填上:「我忽然有些後悔了,現在能不能把冷子帶回去。」

「憑什麼1

庄雍下意識的低呼一聲。

「不憑什麼,就是不想讓他在水師了,我帶回去抓魚賣菜也挺好,今天賣菜賺了差不多二兩銀子,本來到不了那麼多,你的人來買的時候我加了些價」

「我水師是你想讓他來就來,想讓他走就走的地方?」

「總比送命好。」

沈先生忽然抬起頭,眼睛直直的看著庄雍:「今天你的人來買走菜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為什麼你會讓人買走我的菜?因為我們算是朋友,說的淺白些就是人情想到了人情兩個字,我就想到了沐昭桐,想到了陛下,沐昭桐若是支持陛下的話,陛下就得還他一個人情。」

庄雍臉色開始發白:「你說了,冷子是我的兵,我作為將軍知道怎麼保護自己的兵。」

沈先生沉默。

庄雍覺得嗓子里有些發乾,雖然沈先生沒有再直視他的眼睛,可他卻覺得自己想過的一切都被對方看的清清楚楚了。

「沒錯,我想過這件事,也知道最正確的解決辦法是什麼,可我不打算那樣做。」

庄雍認真的說道:「你若是信我,就把冷子留在水師。」

沈先生站起來,抓了茶葉罐往外走:「信你。」

只兩個字。

庄雍心裡很感動,眼睛微微發紅,然後醒悟過來,這個傢伙又順走了自己一罐茶葉,為什麼自己還對他有所感激?

這是什麼道理!

沈先生離開之後庄雍坐了好一會兒,腦子裡想的都是沈先生之前說的那些話,若沐昭桐全力支持陛下,陛下是要還個人情的如果這個人情是給沐筱風的,那麼沈冷怎麼辦?

雖然自己是水師提督,可是將來真的能保護的了沈冷嗎?

就在這時候楊七寶從外面快步跑過來,到了書房外面立正喊了一聲,庄雍被打亂了思緒,搖了搖頭讓自己暫時不要去想這些,然後把楊七寶叫了進來。

「什麼事?」

「將軍沈冷出事了。」

「嗯?1

庄雍猛的站起來:「沐筱風怎麼了?」

楊七寶愣住了:「將軍,不是沐筱風,是沈冷。」

「哦」

庄雍心裡苦笑,自己這是怎麼了他當然聽到了楊七寶說的是沈冷,但沈冷出事了這五個字,讓他立刻想到了沐筱風是不是忍不住了。

「刀術比試,沈冷在最短時間內完成考核,成績目前排在第一。」

楊七寶氣喘吁吁的說道。

庄雍鬆了口氣:「哦這樣埃」

楊七寶道:「可是沒完呢,按照咱們新兵考核的規矩,刀術考核之後算是前兩個大項的考核都結束了,全部通過的新兵就可以轉為戰兵,刀術考核后新兵就可以去旁邊的刀庫選一把橫刀作為自己的戰刀,沈冷進去之後已經掰斷了六七把精鋼橫刀,被刀庫的人給圍住了。」

「他要做什麼?」

庄雍臉色微微一變,大步走出書房。

刀術考核場地就在兵器庫不遠處,橫刀是大寧戰兵的制式佩刀,刀身平直,都是精鋼打造,極為鋒利。

不管是騎兵,重甲,還是狼猿,他們擅長用什麼兵器都可以,可橫刀是標配,每個戰兵都要有的,這是戰兵身份的象徵,沈冷接連掰斷了五六柄橫刀,這是犯了軍紀的。

不過話說回來,有幾個人可以隨隨便便把橫刀掰斷?

庄雍趕到刀庫的時候心裡還忍不住想著,自從這個叫沈冷的傢伙進了水師之後,自己似乎更操心了,然後腦子裡不由自主的冒出來老母雞三個字,頓時懊惱起來。

「沈冷,你想做什麼?」

庄雍沉聲問了一句,頗為嚴肅。

沈冷倒是一臉無辜,很真誠的解釋道:「監考官說我可以到刀庫來選一把自己的佩刀了,我以為是真的可以選,而不是隨隨便便拿一把就走,若早知道的話我就不選了」

庄雍這才明白過來,這個傢伙真的不是故意惹事,而是真的很認真的在選自己的佩刀。

「那你也不能把橫刀掰斷1

語氣依然嚴肅,但其中的怒意顯然是消了。

「以後要在戰場上與我生死相隨的東西,不敢隨便。」

沈冷的回答總是能讓庄雍心生感慨,這個臭小子似乎比同齡人成熟的太多太多了,而這種成熟往往都會讓人有些心疼。

「扣你半年的軍餉,算是抵扣你損毀了橫刀的賠償。」

「哦」

「你不服氣?」

「服的服的。」

沈冷連連點頭,心說嚇死我了,我以為你還惦記我那塊金子呢。

庄雍看著他那樣子就生不起氣來,擺手吩咐了一聲:「去取一柄百鍊刀來。」

大寧武庫分發下去的制式裝備中,所有的橫刀都標稱為百鍊刀,但實際上,真正的百鍊刀連百分之一都沒有。

工藝,造價,耗時,都是百鍊刀大量打造的桎梏,所以真正的百鍊刀往往都只配備給團率以上的軍官。

除此之外,分發到各軍之中的百鍊刀都會被將軍們分了,作為對立了大功的手下一種獎勵。

刀庫的人都懵了,心說這個王八蛋毀了六七把刀將軍就扣他半年軍餉?可是又不敢說什麼,只好委屈的去了刀庫最裡面的位置捧著一把百鍊刀出來。

百鍊刀和尋常的橫刀在外形上也沒有什麼差別,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分辨不出來,不過若是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刀柄纏著的細繩顏色略有不同,尋常橫刀纏刀柄的細繩是紅色的,而百鍊刀刀柄上的紅繩里有一條黑線夾雜。

所以軍中人,又稱百鍊刀為黑線刀。

「這把黑線刀你拿去用吧。」

庄雍發現自己在沈冷麵前就好像一個溺愛自己小兒子的糊塗父親,明知道不能慣著他,卻還是忍不住,溺愛小兒子的糊塗父親,顯然比老母雞這樣的稱呼好多了啊

「黑線刀埃」

沈冷樂了,沈先生當然跟他講過紅線刀和黑線刀的區別,所以他才會把那些刀都掰一下試試,看看自己是不是運氣好到能撿漏一把黑線刀,現在也算是得償所願他刷地一聲將黑線刀抽出來,然後掰了一下

「你還掰1

庄雍喊完了才發現自己嗓音都顫了,真是有失身份啊

沈冷訕訕的笑了笑,將黑線刀入鞘:「不掰就不掰了唄謝將軍賞賜,這刀我很喜歡。」

庄雍心說你喜歡你還掰?

「咳咳回營去吧,好好休息,攢足了體力應付明天的武藝比試。」

沈冷肅立行了一個軍禮然後告辭,走到刀庫門口的時候忽然又站住,回頭朝著庄雍很狡猾的笑了笑,他這一笑庄雍就知道事情不好了。

「你又想幹嘛?」

「將軍,打個賭唄?」

庄雍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可能都要被顛覆了,嗓子越來越發乾:「你在和本將軍說什麼?打打個賭?」

沈冷嗯了一聲,很嚴肅的說道:「若是武考我拿下整個新兵營的第一,那麼進入戰兵之後我想要個十人隊。」

庄雍暗暗鬆了口氣,十人隊么就算你不說,本來我也是這樣考慮的埃

「我還以為你會要個團率。」

沈冷一臉我吃虧了么的表情:「現在還能討價還價嗎?」

庄雍:「滾」

沈冷哦了一聲,抱著自己的黑線刀走了,一邊走一邊想著,若是剛才自己真的要一個團率庄將軍會給嗎?然後確定,他肯定不給

十人隊啊,看來是時候提前物色自己的手下了。

沈冷腦子裡一個一個的把自己特意觀察過的那些新兵過濾了一下,發現以自己的眼光來看的話其實沒有一個合格的,完全看不上。

「難道我這是最差的一屆?」

他自言自語。

庄雍看著沈冷的背影笑著搖頭,有些時候,領兵的將軍最喜歡的未必就是中規中矩的士兵,沈冷是一個很有性格的傢伙,庄雍覺得沈小松教導的確實很不錯了,一個道人出身的傢伙能把這塊璞玉打造的如此光彩奪目殊為不易。

可是這塊玉真的沒有瑕疵嗎?

庄雍仔細思考了一下,覺得瑕疵還是有的,要是不像沈小松似的那麼不要臉就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