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長寧帝軍>第二十六章 我還得帶個人【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我還得帶個人【求收藏

小說:長寧帝軍| 作者:知白| 類別:其他小說

沈冷起床之後圍著新兵營跑了三圈然後洗漱換上那身昨天就領了的戰兵軍服,看起來確實顯得霸氣多了,新兵軍服不管是做工還是用料都一般,顏色也不如戰兵這一身純黑的看起來精神。

戰兵一共有三種軍服,一套純黑色的,一套深藍色的,還有一套是參加慶典之類的大型活動才會穿的黑甲紅披風,當然只是輕薄的棉甲而不是皮甲,看著漂亮卻並不實用。

為了和其他戰兵有所區分,水師的軍服左胸口位置著一個紅色的鐵錨圖案。

早飯七分飽,沈冷吃過之後休息了一會兒,隨著隊伍朝比武場那邊開過去,隊伍行進的時候除了腳步聲之外沒有任何雜音,只是這般走著便有一種無以言表的肅穆。

杜威名就跟在沈冷後邊,眼神複雜,縱然已經下了決心可又怎麼會不忐忑不害怕?軍中比武場上殺人,這可是大寧立國以來都不曾有人做的事。

他一路走著都在以十年後我便是將軍這樣的話來安慰自己,不斷的深呼吸,可是手還是忍不住在微微顫抖。

杜威名想著其實自己和沈冷也沒有什麼個人仇恨,一會兒殺他之前要不然先說一聲對不起?

便這樣吧。

接下來的兩天都是武藝比試,一半已經被選入戰兵的人不打算參加,不是他們胸無大志而是對自己有清醒的認識,他們知道自己就算上去了也不過是別人出彩的墊腳石而已。

而近日呼聲最高的依然是杜威名,縱然昨天沈冷有那般驚世駭俗的表現,可實戰和考核完全不一樣,杜威名從小習武,什麼實力新兵營的人都是心知肚明。

當然,正因為沈冷有昨天那樣的表現,所以很多人都開始覺得這兩個人真打起來的話應該在五五開。

杜威名一邊走一邊小聲的嘀咕著,來來回回都是對不起三個字,聲音極小,不是練習也不是真的多愧疚,更多的是安慰自己。

第一天的比試為單兵比試,第二天為五人隊和十人隊的對抗,大部分新兵都沒有報名,所以估計著明天也不會特別熱鬧精彩。

庄雍依然坐在觀禮台正中,下意識的在人群里尋找著沈冷。

「將軍,我看沈冷果然是良才埃」

他的副將萬山敵感慨了一句。

「你又看出來什麼了?」

「將軍你看,所有人走過的時候都沒有什麼特別的,唯有沈冷向前行走的時候右手一直放在心口,那應該是對他身上那身戰兵軍服最大的尊重了,在這種時候,軍禮是多莊重的一件事。」

「唔是吧。」

庄雍看了沈冷一眼,心說那塊金錠你真的有必要時時刻刻捂著?

所有自願參加武藝比試的新晉戰兵都排隊到一側登記,大概有一百多人,登記的速度很快,登記的名單有一半做成紙卷扔進箱子里,另外一半每個人在箱子里抽出自己的對手。

抽籤的人喊出自己對手的名字后就可以直接去比試了,比武場上一共有十二塊擂台,長八米寬六米。

沈冷自然而然的被分到了等待別人喊出自己名字的那一隊,而杜威名在另外一邊,沈冷知道沐筱風有的是辦法讓杜威名找上自己昨夜裡從酒樓回來的時候他確實以為沐筱風已經暫時放棄了報復自己,可是當他注意到今天杜威名的反應之後就知道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了。

杜威名實在不是一個好演員,正常人又怎麼會不緊張?尤其是他嘴裡來來回回嘀咕的那三個字,讓沈冷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判斷。

那邊剛剛排好隊杜威名就被人塞進手裡一個紙卷,紙卷上寫的自然是沈冷的名字。

庄雍坐在台上似乎沒有發現什麼,談笑如常。

按照慣例,武藝只比拳腳,不可傷人性命,哪怕就是木刀木劍也不能用,而且這比試雖重要但更大的意義在於給將軍留下個印象,畢竟到了戰兵那邊他們依然是新兵,不可能直接分派多高的職位。

前面的比試杜威名根本就沒有去看,兩隻手緊緊的握著那張紙條快被他揉碎了。

他嘴裡還在嘀咕著對不起三個字,其實真的不是他覺得有多對不起沈冷,而是他在給自己鼓勁又或者只是失神了,連自己在嘟囔什麼都不知道。

觀禮台上,楊七寶快步到了庄雍身邊壓低身子說了幾句什麼,庄雍點了點頭,手張開又握了一下,也不知道什麼意思。

楊七寶隨即離開觀禮台,在觀禮台後邊,六十名督軍隊的士兵已經嚴陣以待。

「下一個1

擂台上的監考官大聲喊了一句,下面卻沒有人上來,監考官微微一怔,看向站在那臉色發白的杜威名:「下一個1

還是杜威名後面的人推了他一下他才反應過來,連忙跑上去,也沒看手裡的紙卷直接喊了一聲:「沈冷1

沈冷嘴角微微一勾,認真的拉伸了腿和胳膊,做著舒展動作上了擂台。

「規矩都知道了嗎?」

監考官大聲問。

「知道。」

沈冷回答。

「知知道。」

杜威名回答。

杜威名的右拳一直都在袖口裡,那是因為他袖口裡握著一把匕首,他都不知道是誰給他的,在台下排隊的時候手裡被人塞進了東西,抬起頭看的時候身邊的人沒有一個看著他的,他完全不知道是哪個人塞進他手裡的。

嘴裡念叨了無數次對不起,可是在監考官大聲喊了一句開始的時候,他腦子裡一股血衝上去,臉色立刻猙獰起來,脫口而出三個字是去死吧

然而那三個字只出來一個字,右手握著的匕首還沒有來得及刺出去,就聽到沈冷說了一聲對不起。

對不起?

杜威名微微楞了一下,連一秒鐘都沒有,當然就算他沒有這詫異的不到一秒鐘也不會影響結局沈冷忽然前沖速度快到杜威名根本就反應不過來,沈冷大跨步向前,右臂抬起手肘在前,砰地一聲撞擊在杜威名的下巴上。

杜威名的身子向後一仰,沈冷伸手抓住他的衣服又給拉了回來,兩隻手抓住杜威名的胳膊交叉一別,然後往下一拉讓胳膊脫臼,然後動作極快的把杜威名的袖口給系住了,那把匕首被勒在袖口裡出不來。

沈冷摘了杜威名胳膊,左腳往前一伸肩膀一發力將杜威名撞倒在地,然後俯身一拳砸在杜威名的額頭上,杜威名的後腦砰地一聲撞在擂台上,眼睛都翻了一下。

沈冷蹲下來貼著杜威名的耳朵壓低聲音說道:「我說過了,拿你一錠金子還給你一條命,刀子千萬別露出來,不然枉費我一番好意。」

說話的時候把他袖口給解開了,也不知道杜威名能不能清醒的過來。

那監考官這才反應過來,腦子裡想到的一件事是這就完了?

杜威名是公認的新兵營第一能打的人,可是連三秒鐘都沒到怎麼就倒下去了?他以為沈冷蹲下去是還要接著打,反應過來之後要去拉沈冷,沈冷卻已經站直了身子,肅立行禮,然後直接走下了擂台。

兩個軍醫官跑上來檢查了一下,抬著杜威名就下去了,杜威名看向沈冷的時候眼神複雜,在被人抬走的半路上他見四周也沒別人於是咬著牙把胳膊垂下去,那把匕首滑落在地。

而就在沈冷走下擂台準備回自己隊列的時候,一支羽箭從天際而來,精準的朝著他的脖子飛了過來。

這一箭顯然計算好了沈冷走動的速度,若沈冷再走一步箭就會射穿他的咽喉。

庄雍猛的站了起來,臉色頓時有些發白。

可他卻似乎看到沈冷的嘴角勾了一下,那是在笑?

然後沈冷啊的叫了一聲,看起來還踮了一下腳讓肩膀抬高,那一箭就射在他的肩窩,直接射穿,箭簇從肩膀後邊扎了出來。

場面一下子就亂了,庄雍這樣的儒將都氣的眼睛血紅:「給我拿人1

早就等待著的督軍隊立刻沖了出去,而在這之前楊七寶已經帶著人往觀禮台後邊沖,觀禮台後邊五十多米外有一顆大樹,枝繁葉茂,刺客顯然很早之前就已經藏身在這棵樹上,也許在昨天就已經上來了。

一個黑衣人背著硬弓從樹上掠下來,跑起來兩隻腳好像已經離開了地面,速度快的如在飛行,他顯然計算過逃離路線,跑了百米左右後直接翻過比武場的圍牆,然後一頭扎進外面南平江的分支水道里,沒多久就不見了蹤跡。

不久之後,庄雍臉色鐵青的撩開軍帳門帘進來,沈冷已經包紮好了,這一箭只是刺穿了肩膀,居然沒有傷到骨骼筋脈,位置真是幸運的讓人感慨。

「你們都出去吧。」

庄雍走到沈冷身邊:「為什麼?」

沈冷一臉無辜:「將軍問的是什麼為什麼?」

「你能避開那一箭。」

「哦我想休個假,找不到理由」

「休假?」

庄雍皺眉:「水師有四天特假,你想休假可以直接跟我說。」

「四天怎麼夠,路有些遠埃」

沈冷低頭看了看傷,包紮的還挺好看的,軍醫官就是軍醫官,這要是茶爺給自己包紮的話可能會是個大大的蝴蝶結。

「你到底想幹什麼?1

庄雍越來越搞不清楚這個年輕人的想法了。

「將軍,我想去趟長安,我擔心有個人會出事他爹把我撿回家的時候是想讓我給他擋煞,我得盡職盡責啊,不然豈不是白吃了他家十二年饅頭?」

庄雍哼了一聲:「滾回家修養,我不管你要去做什麼,也不想知道。」

「等等等等,將軍先別走,那個我還沒說完。」

庄雍心說你怎麼能這麼不要臉:「你還想怎麼樣?」

「我得帶個人走,我一個人怕是應付不過來。」

「誰?」

「杜威名。」

沈冷笑起來:「順便救他一命。」

庄雍看著沈冷那張怎麼看都人畜無害的臉,心裡卻震撼的無以復加,這個傢伙算計了很多啊他這是在收買人心嗎?以後杜威名豈不是要對他死心塌地?